回首頁
回首頁
 

 

向「迦南教會」道歉!

 

B. H.

親愛的朋友,

2/26/2010, 我在兩次向一位台派先輩求証一項已在網路上和社區中流傳二十多天的傳聞之後, 覺得巳經得到可信而且非常接近「第一手」的信息, 便在網路上發表了「聲援吳庭和, 詠唱台灣國!」的文章, 文章中有提到"「迦南教會」..「拒絕二二八」"的說法. 在音樂會圓滿結束後, 我和幾位先輩討論請教了幾天, 發現自已在文章中對「迦南教會」的評論太過武斷, 很不公平; 謹在此向迦南教會和蘇牧師鄭重道歉! 這封道歉信十多天前便想寫, 因為生病便拖到今天才能寫出, 不過十天前我已請一位先輩先向蘇牧師口頭道歉.

據我向「黃景生」先輩請教, 黃大哥說:

"在 2/21/2010 「北加州台灣同鄉聯合會」的理事會上, 有理事提出要求, 請會長「辛義德」對外公開說明向「迦南教會」翁家盛長老借場地辦「二二八音樂會」的經過. 我(黃景生)聽了便出面報告我向蘇牧師查詢此事的結果:

'在最近一次的「北加州台灣教會聯誼會」上, 我(黃景生)公開問蘇牧師有關「聯合會」向「迦南教會」借「二二八音樂會」場地的事, 蘇牧師公開回答說這件事並沒有在「小會」(註: 長老們和牧師的同工會)中提案討論.' ... "

既然這件事並沒有經過「小會」的正式討論, 只是由翁家盛長老個人拒絕(而且現在聽到的消息是有關翁長老拒絕的理由可能都有「誤傳」); 因此我的文章中說到 "「迦南教會」..「拒絕二二八」" 的說法的確站不住腳 -- 謹在此請蘇牧師和迦南教會原諒!

至於翁家盛長老的部份, 我在文章中寫到:
"聽說最初主辦單位「北加州台灣同鄉聯合會」想要借在靠近Milpitas的「迦南台灣基督教會」, 結果被一位長老以: 教會不要牽涉政治活動的理由拒絕!"

正如文章中提到, 我質疑的理由是:
"辦「二二八音樂會」為的是紀念抗議大屠殺, 為什麼會被...認為是「政治活動」而被拒絕呢? 辦「二二八音樂會」難道不是為了彰顯「神的公義」嗎?!"

我在文章中堅持的原則是: 紀念二二八為的是彰顯「神的公義」, 任何藉口「二二八是政治活動」而「拒絕二二八」的想法和做法, 都是「台灣意識」的退縮和淪陷, 都應當受到譴責! 而台美人, 台派兄弟們更應警醒: 在此中國全面加緊併吞台灣, 馬統大開後門全面賣台之際; 台派任何「台灣意識」的退讓都可能引發骨牌效應, 進而造成台派全面的崩盤! 任何「台灣意識」 的淪陷, 都可能是「台灣亡國」的前兆!

然而「信息」轉手幾次的「誤解」和「誤傳」是很可怕的, 一個月前我向一位台派先輩求証, 覺得非常可信非常接近「第一手」的信息, 現在卻成了另外一位先輩口中的「誤傳」!

因此我在十天前已拜託一位先輩向翁家盛長老口頭致意: 假如翁長老當初並沒有用 "教會不要牽涉政治活動" 之類的理由拒絕借場地給「聯合會」的辛義德會長, 那我願意鄭重向翁長老道歉!

在此我要向「北加州台灣同鄉聯合會」的辛義德會長拜託: 辛會長是向迦南借場地的「第一手証人」, 請趕快出面澄清當天事實的真相! 如果當時翁長老並沒有用 "教會不要牽涉政治活動" 之類的理由拒絕, 就請辛會長趕快還翁長老一個清白!

不過在此我還是要向翁長老, 蘇牧師和迦南教會做個謙卑的建議: 雖然說這件事最適合, 最應該出面澄清的是借場地的辛義德會長; 雖然說或許翁長老覺得不適合出面為自己辯護; 雖然教會有權對眾多「傳說」不與理會! 但是當一個「傳說」是和「紀念二二八」有關, 又已引起社區人士, 包括教徒和非教徒, 對教會產生疑慮; 當一個「傳說」已經讓很多人痛心驚惶為什麼教會不能堅守「神的公義」時; 教會在第一時間挺身而出, 澄清大眾的疑慮, 撫慰大眾內心的傷痛, 應該是最慈悲, 最符合 神心意的做法, 更可阻止「誤傳」像雪球一樣愈滾愈大!

2000年我初到灣區, 便曾去過當時位在山景城的「迦南臺灣基督教會」幾次, 那時就已知道迦南教會的詩班水準很高, 而且很多會眾都很有「台灣心」. 這一次本人失言惹禍, 事後又聽到好幾位台派先輩說:「蘇收師很有台灣心」, 內心更覺不安. 希望蘇牧師大人海量, 原諒我莽撞的無心之失! 更寄望蘇牧師繼續領導迦南, 讓迦南教會不僅能在福音的傳揚上, 也能在護持母土台灣的民主, 自由, 人權, 建國...等普世價值的事功上彰顯 神的公義! 讓「迦南臺灣基督教會」成為灣區台美人社區中「台灣心」的精神堡壘!

謹在此再向蘇收師和迦南教會鄭重道歉! 更在 神前懺悔, 求 神帶領; 假如我的行事做人違反了, 冒犯了 神的公義, 就讓我墮入地獄, 接受永火的煎熬和懲罰吧! -- 是到了閉門思過的時候了.

願台派先輩兄弟鬥陣打拚, 牽手對抗中國的併吞;
願大家做伙祈求建立 神的國在地如在天;
願 天佑台灣, 台灣建國!

B.H. 3/14/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