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鄭瑞城部長幕後的巨掌!

 

◎ 鄭正煜(台灣南社社長)

 

杜正勝部長任內歷經種種關卡才建構成功的以台灣為主體的高中「台灣史」,與「中國史」原本是一冊對一冊的一比一。目前嚴峻的形勢是「中國史」擴編為一點五冊。國民黨的勢力說,台灣史還是保留一冊,並沒有縮減,但是如果中國史擴增一點五倍,一比一.五的新制,台灣史怎會是沒有減少?

 高中課程修訂委員王曉波說:「真的關鍵不是在教學時段,而是在史觀」。台灣史比例量變還不是重點,史觀的質變才是關鍵。有極大可能,以台灣為主體的原編的「台灣史」,三個月後可能變成一本中國史觀的台灣史,符合中國「人民大會堂」「台灣廳」中的碑文:「台灣自古即屬於中國的領土」。

 原初,教育部要延聘吳 文星 教授出任高中歷史課綱修訂小組的召集人時,曾經表示「委員中一定有某兩位人士之一」,也就是必須「二選一」。這「二選一」的人選極可能就是二○○九年在小組中表現極為深藍的大統派悍將王曉波。

 傳達「二選一」資訊時的教育部正由鄭瑞城部長主政。沒有鄭部長同意,相信沒有人敢對此種大事擅自做主。依個人對鄭瑞城部長印象,舉兩件事可見其人風格:一、約二十五年前還是戒嚴的時代,「黨外」有一位高雄市議員嚴辭質詢當時官派的高雄市長,市長揚言向法院提出控告,引起政壇震撼。結果政大 鄭瑞城 教授以學術專業公開表示這是屬於「言論免責權」的範疇。足見其特有風骨。其二、當杜正勝在部長任內橫遭中國媒體漫天烽火時,政大鄭瑞城校長轉知政大「台灣史研究所」:「能不能請 杜正勝 教授來所裏上課?」

 鄭部長是有其一定風格的人,任內為何會出現「二選一」的異象?而且二○○九年四月,中教司長請人致電多位修訂小組委員,表示希望不要動用表決,接受中國史一冊擴張為兩冊的甲案,此一重大決策如果沒有部長認可,中教司官員豈敢擅行?然而能讓鄭瑞城部長低頭的大能者,巨大陰影的具象化臉譜到底是什麼樣的面目?

 本來,高中課程的「九五暫綱」試行後,「九八正綱」在杜部長任內就應該公告,開放出版社進行編撰,因審議小組延宕,再加上發生馬英九上台的重大變故,然而即便如此,依照國民黨長年立下的成規,擱置「九八正綱」變成「九九正綱」,也應該二十三科一體通行,國民黨卻僅只攔下思想改造最重要的國文和歷史。再說國文「九八正綱」小組中有委員有異議猶有可說,歷史科未遭質疑,竟也被鄭瑞城部長以行政權力攔下。如今鄭瑞城部長已遭八八水災淹下台,再無火燒之憂,鄭部長是否方便出來述說當時背後令人難以臆想的巨大身影?

【2010/3/30 台灣時報頭家心聲】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