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辯論,就是辯論,別再繞圈子了

 

中國時報社論

 

ECFA到底還要不要辯論?馬英九總統日前爽快同意辯論,不拘形式,將了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一軍;沒想到,好棋才落子,總統府出面連繫,辯論立刻一轉而為「理性的討論」,還有不具名「高層」說,馬英九應該會以「總統的高度」參與對談,「如果民進黨設下對談的門檻」,就顯示民進黨沒有對談的誠意。這番話,剛好與「高層」所言相反,凸顯的是馬英九沒有為重大政策與在野黨辯論的誠意。

 為了兩岸簽不簽ECFA,朝野已經爭論一年多,眼看著簽署在即,兩岸都已經進入細節磋商。民進黨準備發動第二次公投連署,甚至把這個架構協議視為「賣台」與否的指標,這才有辯論之議,呼籲朝野、特別是一路反對到底的民進黨,有憑有據,把兩岸簽署ECFA到底賣了台灣什麼?一次講清楚。換言之,朝野面對面就重大政策進行辯論,就是「雙英會」不成之後,民意所期待的關鍵,總統府在民進黨應允朝野就辯論事項進行協商後,又拋出「雙英會」,已經不只是吃民進黨豆腐而已,也是吃全體民意的豆腐。

 ECFA是馬政府非實現不可的重大政策,毋庸置疑;但不要忘了,ECFA也是在野黨堅決不退讓的重大政策,根據不具名高層的說法,指民進黨希望「黨對黨」對談,但是,府院黨協商後決定要讓馬以總統的高度對談,一方面不讓民進黨有「國民黨以黨領政」的政治操作空間,二方面政府重大政策,由總統府出面連繫更有誠意。這位高層從一開始就沒搞清楚狀況,民進黨從來不要「對談」,只接受「辯論」;民進黨既只要辯論,那麼最重要的兩項原則:平等與公開,就是不可或缺的。

 如果馬英九要以總統的高度出面,那叫政策溝通和說明;如果馬英九不兼黨主席,黨對黨辯論也不勞他出馬,當馬英九決定兼任國民黨主席那一刻開始,他就勢必有兩種同時存在的身分,讓馬以總統身分與民進黨對談,只能讓府院黨自我感覺良好,絕對無法讓民進黨感受到誠意。

 民進黨拒絕與馬英九會談,是從前年五二○開始就沒改變的事實,批評者可以譏嘲民進黨沒有民主風度,但國民黨既為執政黨,馬英九既身為國家元首兼執政黨主席,化解朝野壁壘就是無可推託的責任。民進黨主觀認定與馬會談就是「摸頭會」,不論總統府或國民黨何須強求?非要讓民進黨在馬英九面前矮一截不可?做為國家領導人,高大的氣度、廣闊的胸襟是基本條件,馬英九以黨主席身分,與蔡英文辯論,難不成還能貶損馬英九的高度、改變馬英九做為總統的身分嗎?既然改變不了、貶損不了,府院黨猶疑什麼呢?

 國民黨是百年老黨,是曾經多年一黨獨大的唯一執政黨,即使有這麼多輝煌歲月,都改變不了政治現實:國民黨曾經失去政權,在野八年,而且,在台灣的民主發展,還有很大機會再度在野,國民黨還要端著唯一執政黨的派頭嗎?政治領袖站在什麼高度,不因為他的職務,不因為他的排場,最重要的是他有沒有治國的理想和信念,府院黨的擔憂和多慮,不但迴護不了馬英九,相反的,只會折損馬英九的氣度與胸襟。

 兩岸就簽署ECFA的二次協商,這一兩天已經展開;朝野卻還在為辯論或會談,牛頭對不上馬嘴,再拖下去,兩岸都談妥了早收清單,就六月簽署內容達成初步協議後,朝野的辯論還有意義嗎?兩岸對多達數百、數千項產業的早收清單,都能化解歧見,進入實質協商,朝野之間不過只談一件最簡單的事:辯論,都談得零零落落,難道朝野政黨間的鴻溝真比台灣海峽還深遠嗎?

 馬政府民調低迷,最為人詬病者為決策反覆,豪宅房屋稅放了又收,讓行政院長吳敦義才被譏嘲為「卡卡院長」,什麼政策都卡;沒想到,連再單純不過的朝野辯論ECFA,都能在總統說出口之後,府院黨都能語帶含糊地轉個彎,成為「朝野對談」,府院黨一夕之間都成了「卡卡決策核心」。連辯論都猶豫不決的執政黨,拿什麼讓人民相信是有政策魄力的?談什麼扭轉民意頹勢?辯論,就是辯論,總統府不要自做聰明,把辯論搞成會談,最後賠了夫人又折兵,辯不成、會不成、民調照樣低迷不振。

【2010/3/31中國時報 】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