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謝長廷選總統?

 

較愛飄浮感

◎老包

     

親愛的讀者,五都選舉結果出爐,從基本面來看,馬英九政府的施政太不得民心,而在首都執政的郝龍斌又是弊案連連、大型工程既花大錢又屢次紕漏;新北市原應競選連任的國民黨地方首長,則因政績太爛臨陣被換將代打,台市的首長則已當了乏善可陳的九年之長……凡此種種,綠營的反攻氣勢應有可觀才是,未料卻全部摃龜,僅保住濁水溪以南的南二都,實令人有上當的感覺。

綠營尚值得安慰的是,五都總得票數贏了國民黨(頗似公元二千年美國總統大選,民主黨普選總得票數贏共和黨,但輸了選舉人席次,而由小布希登上總統寶座),且「大家都不看好」的台中都,僅小輸三萬票,甚至台中縣還贏了一萬多票。當然,我們也可以將所有翻盤未成、上當的感覺,完全歸諸選前一夜所發生的連勝文遭槍擊突發事件,然而這能完全解釋我們心中的疑問嗎?

這種簡便的計算方法,對長期肩負抗拒外來政權侵襲使命的台派綠營來說,是不是更像古人所說的鋸箭式療法,是一種自欺欺人的反進化法則?我只提出一個單純的道理就好了:倘若突發性槍擊事件是如此具有顛覆作用,那麼被寄望在未來擔當國家領導重責的民進黨,其領導人在這個事件上的危機認識與危處理能力,也真是太經不起檢驗了。

我無意苛責民進黨的領導人,因為這畢竟是我們集體的時代宿命──五都選舉是所謂「蘇蔡(或蔡蘇)選總統」的熱身戰,而現在縱使兩者已攻堅失敗,雙城奇謀成為雙城尷尬,但搶攻總統寶座的議題仍在延續,因此綠色格局與趨勢大致不變──如果這個趨勢是不變的,接下來一年的國會改選與總統大選,其結果現在也大致可以看得出來:那就是綠營在國會改選會有所進步(不若現在的四分之一席次寒酸樣),但總統大選仍將功虧一簣!換言之,只要綠營不去正視存在已久的黨內病因,或整體思考邏輯受限於權力結構因素,無法徹底扭轉過來,那麼一年多以後,我們還是會被相同熟悉的上當感覺所綁架,無從揚眉吐氣;這一次有一個邪惡的槍擊事件可以怪罪,下一次則會有另一樁更邪惡的藍色魔咒讓我們怨尤(已知的幾百億黨產變現,不就是預知邪惡記事?)但改變台灣宿命的能量依然受挫,親中勢力也就逐漸成為主流且定型化了。

我們現在就來回顧一下這一場五都戰役的難言之痛吧。首先這是一場「蘇貞昌路線」,完全取代民進黨路線的實驗,結果證明這樣的違背倫常實驗,是無法創造台派節奏且獲得多數選民認同的。早在民進黨正式決定北北中三都參選人之前,我就提出了這種「蘇貞昌路線」的嚴重風險──我毫無什麼「先見之明」的自我滿足,相反的,我覺得很悲哀,因為當時我碰到的人,幾乎是一面倒支持我的風險見解,但台派綠營的權力結構卻脆弱無比,根本無力去化解蘇氏硬上的處境。我其實是寧願我的見解是誤會,就表示蘇氏路線可以獲得大眾共鳴,到了今天我也和大家一樣,可以分享民主的喜悅,可是這畢竟只是妄想。

什麼是民進黨路線與蘇貞昌路線呢?民進黨中央原先是規劃蘇貞昌參選新北市(蘇最早表達意願且去試探水溫,地方很支持,且人脈及該地選舉經驗也屬他較強),蔡英文參選台北市,而謝長廷則遠征台中都,以牽制國民黨的五都用兵,間接掩護綠營在北二都的重點搶攻。這個規劃的重點在於確保新北市的光復(全國人口最多之都),並營造綠營大團結氣勢,使戰役節奏一氣呵成,氣勢一旦起來,敵營邪惡的招數其實很難得逞,也說不定會有意外的收獲(五都全勝?)然而這個放手一搏的黨中央規劃,卻讓蘇先生出其不意在北市保安宮的一場參選記者會,給徹底瓦解了。我從來沒看過民進黨如此灰頭土臉過,因為蘇先生顯然沒把民進黨看在眼裡,他打著「超越藍綠」的旗幟(很像後來的楊秋興),強迫民進黨埋單,按照他的遊戲方案進行五都布局──更糟的是,全體綠營菁英還不能公開表示不滿,還要同聲附和,以免被對手老K炒作分裂新聞。這如同煮一鍋飯必須一氣呵成,卻在中途被掀了鍋蓋,後續的補救措施總會留下後遺症。

我當時覺得很不可思議,隨即反駁蘇先生自我美化的「雙城奇謀」說,指出古有明訓「一鳥在手勝過二鳥在林」,當時有些讀者很感嘆的寫信給我說:「我自己能做的,就是屆時去投蘇先生一票而已,現在還能說什麼?」這代表了很多人的心情,但終究只是無奈,而距離向藍軍翻盤的渲染式熱情甚遠矣。蘇先生不僅自己搶先卡位宣布參選台北市,我記得當時他的人馬還相當驕氣的「指定」蔡英文,去參選新北市,語帶威脅說「若是謝長廷就沒有合作空間」,把所謂「雙城」視為禁臠,這也令人印象深刻(現在則統統送給老K了,真是無可救藥的寧予外人)。因此,民進黨後來的佈局就完全依照蘇先生的霸道意志了,歷史上民進黨有此亂了套的例子,唯有在陳水扁霸道宰制民進黨時代,但結果就是讓民進黨淪為一窮二白。

連勝文遭槍擊事件,國民黨和統派媒體利用此事件以贏得選舉的企圖,實在很邪惡,相較而言,綠營實在很忠厚,這恐怕就是已定型化的政黨性格。而既然是一個忠厚、學不來邪惡的陣營,我們就必須相信自己的信仰,不要讓邪門手段導引我們的人生,我們也必須很誠實的面對自己,如此才有可能產生正向能量。基於這點認識,我們只能坦承北二都的戰役是失敗的,而台中的戰役則令人感動亦感傷──我又看到了在北方遭到排擠的謝先生,俯首甘為孺子牛,移師台中強力輔選的身影(如同去年以前他默默為綠營荒漠的台東與竹縣強力輔選),還差點成功達陣,讓早先民調數據「很好看」,卻不若預期的北二都,益覺汗顏吧。

綠營的尷尬在於兩個參選北二都的人,都是志在選總統(核心支持者也樂於讓這個挾帶病毒的話題延燒),這在先天上就輸了一些,因為選民不易感受那種為地方治理盡心的誠意,而蘇嘉全沒有這個問題,因此就展現了令老K嚇破膽的爆發力。而更令我感慨的是,首都市長選舉彷彿是大話新聞在唱獨角戲,綠營參選人反而在袖手旁觀;當台中那方由謝氏捉刀,在賣力的「每日一問胡志強」時,首都這方很「優雅」的去參觀花博,似乎相當肯定對手的政績,競選總部設在高高的九樓,……種種怪異另類的戰術,叫人實在看不懂,但當人們開始揣測北二都參選人只是為參選總統在比劃時,我開始產生「為賦新辭強說愁」的飄浮感覺。

或許,綠營的致命傷就是這種飄浮的感覺吧?但願在很快的將來,台派能夠扭轉這個不利情勢,不過從經驗來看,要改變大概很難──人們在困難的時候,大概比較喜觀迷幻藥而不是殘酷現實吧?

原載:新台灣新聞周刊 2010-12-02

http://www.newtaiwan.com.tw/bulletinview.jsp?bulletinid=1052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