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紙上談兵、機上空論


[紅柿専欄: No. 07]  Andy Chang (2011/01/25)

 

根據日本共同新聞社25日報導,正在訪問台灣的AIT理事長薄瑞光(Raymond Burghardt),25日在台北舉行的記者會上公開承認;胡錦濤訪問美國,19日發表的美中聯合聲明中沒有提到中國一貫堅持的圖博與台灣是中國的「核心利益(core interest)」的字句,就是美方堅決反對的結果。

記者會上薄瑞光說明;中國要求美方在聯合聲明中加入和2009年的聯合聲明一樣的「核心利益(core interest)」字句,但美國以明確的態度回應說,如果中國要加入就不發表聯合聲明。

其次薄瑞光說;中國也希望,將有關台灣問題的美中關係推到一個「新的階段」,要求美國除了聯合聲明之外還發表一份「聯合公報」,但遭到美方拒絕。

台灣人民的聲明在那裏?

胡錦濤在華盛頓碰到美方的堅決反對,後來在芝加哥演講時自己提到「核心利益」。住在洛杉磯的幾個朋友打電話來說;胡錦濤的聲明對台灣人很不利。我回答他說;那我們台灣人也一樣發表聲明,明確反對胡錦濤的聲明。

美國不承認台灣與圖博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就是表示不承認台灣與圖博是中國的一部份。這對台灣的獨立建國是非常好的消息。台灣人為甚麼不跟著發表台灣人的堅決態度,表明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人要獨立建國?

胡錦濤聲明是中國一貫的霸權主張。馬英九不敢反對也不會替台灣人說話。我們必須自己向全世界發表聲明。可是台灣人民的聲明在那裏?台灣人自己不說,別人不能幫忙。

行動有三個階段

我認為凡是做事一定要經過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討論我們要做的是目的是甚麼(What to do)。 第二階段是研討我們怎麼樣才能達到我們的目的(How to do it)。 第三個階段是將研討的方法付諸行動(Act to do it)。 最重要的是第三階段的付諸行動。沒有行動,全部都是紙上談兵、機上空論。

可悲的現象是台灣人的政黨,團體,知識分子,百分之九十九都在第一階段「以民主方式」討論。在民主方式討論當中互相撕殺,有人提案馬上就有人反對,根本沒有結論,當然就沒有行動。而且臺灣人的政治意識都很被動,中國說一句話,馬英九一舉一動,都會牽動台灣人的畏縮反應。台灣人不會也從來沒有主動做出讓馬政權擔心畏縮的言論與行動。

胡錦濤說台灣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台灣人應該也向世界宣佈「台灣不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人互相討論,在網路上發牢騷,在台灣報紙刊登反對胡錦濤,外國人不會知道的。

我們的目標是獨立建國

台灣人以為發表一篇牢騷或是在國內說些狠話外國人都會聽到。這是野郎自大,井中蛙的想法。薄瑞光所說的話表示美國對台灣人已經幫了很大的忙。其次就要看台灣人如何做出具體行動了。台灣的命運是全體台灣人決定。唯有台灣人民表現堅強捍衛的決心與實際行動,美國人才能幫忙。

可是台灣人有做到嗎?最近袁紅冰在洛杉磯演講時指出:「民進黨變國民黨化,為了爭取所謂的中間選民,不但沒有切中要害攻擊國民黨「賣台投共」的心態,台灣人民真正的憂慮是根本不想被中國管,民進黨竟不敢發出台灣人真正追求主權的心聲」。

既然民進黨不追求台灣人民的獨立建國目標,那麼不管蔡英文說出「民進黨是愛土地,人民信賴的政黨」都是空洞的。1999年民進黨廢除台獨綱領;去年夏天蔡英文幾次約束人民民進黨2010年要發表十年黨綱,至今我們都還沒有看到。人民對民進黨很失望,但民進黨沒有改善。

只靠呼口號的爭論

民進黨的國民黨化已經有目共睹,但別開民進黨,我們也不難發現台獨人士也被國民黨「馴化」成乖乖羔羊了。十二月初陳茂雄教授來美時曾經與鄭英松教授舉行一次台灣的獨立建國研討。陳茂雄說台灣的所謂「獨派人士」大部份都主張台灣已經是獨立的國家,只要選舉過半,選出台灣人總統,就可以「待機」把國名從中華民國更改為台灣國;然後研究出一套「新憲法」,就能完成獨立建國。對於這種「正名制憲」的主張、鄭教授指出說;「待機建國完全是以中國主體性為基礎。而我們台灣人應該主張的是追求獨立建國的台灣主體性為基礎。」

換句話說,陳教授和許多在台灣的獨派人士所主張的是「體制內」改名;鄭教授所提倡的是「體制外」建國。

後來陳教授又發表一篇反駁,叫做「只靠呼口號不可能建國」。他質疑;所謂要建立「台灣國」只是呼口號而已、完全沒有行動力,最重要的是建國黨從來沒有告訴過民眾要如何以「台灣國」取代「中華民國」,全世界還沒有出現過呼口號就可以建國的先例。

我對陳教授的質問覺得非常不以為然。他說「體制外」建國就是喊出口號;那麼,「體制內」何曾不是喊口號呢?甚麼「台灣已經是獨立的民主國家」;這是口號、而且是欺騙民眾的口號。台灣已經是獨立了?台灣是民主國家?「維持現狀」,「待機正名制憲」全都是口號。陳教授以為體制內人士的「過半」,「待機」,「正名,「制憲」都是如何(how to)的步驟;但實際上這些都是口號。

最重要的是台灣的選舉不是民主選舉,而是國民黨迫使人民相信「有民主有公平」的騙術。在這種獨裁體制內喊口號也不可能建國。陳教授一口咬定體制外是不可能建國;我也回敬一下;體制內是絕對不可能建國。

其實體制內與體制外的爭論只是台灣人What to do 的第一階段。雙方都在第一和 How to do it 的第二階段相爭而已。去年我回台灣做了幾次「體制論」的演講時指出;體制內與體制外都不要互相排斥。主張體制外的人士到了選舉投票時都會投給有台灣意識的候選人;選舉後體制內的人士也應該幫助體制外運動才對。

海外人士的抗議

陳教授的文章最後一段寫道:
住在國內的獨派人士在體制內從事獨立建國運動並不是認同「中華民國」,而是擺脫不了「中華民國」。若是大家可以拿到美國護照,在美國置產,當然可以輕鬆的擺脫「中華民國」,也可以輕鬆的喊「獨立建國」,「拋棄中華民國」。「獨立建國」未必做得到,但至少可以做到「拋棄中華民國」。

我覺得陳教授的這一段非常反胃,也是對海外獨派人士的侮辱。理由如下:

(1) 幾十年來海外人士對獨立建國運動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陳教授認為海外人士「喊爽的」嗎?

(2) 海外人士大可不喊獨立建國,享受美國的生活。我們從事獨立建國是因為我們愛台灣愛故鄉,擔心台灣被中國併吞。陳教授的這一段話會使人灰心,以後不理台灣了。

(3) 國內人士「體制內擺脫不了中華民國」,就是體制內不可能建國的證明,也是國內獨派方法不對努力不夠的證明。應該努力思考別的辦法。不要打壓體制外人士說「只喊口號」。

(4) 海外人士贈送「王康陸人權獎」給他,他以為海外人士在「喊口號」,於情於理都過不去吧!

2011-01-25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