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美著名雜誌《國家評論》:

御用鋼琴家郎朗與迫害者為伍

◎ 大紀元 2011-1-26

美國著名的保守主義政論雜誌《國家評論》(National Review)的資深編輯諾丁格爾(Jay Nordlinger)1月24日在該雜誌的網站上發表文章《污穢之歌》(A Song and an Obscenity)評論道:中共的御用鋼琴家郎朗在美國總統奧巴馬招待胡錦濤的國宴上演奏宣揚獨裁中共的反美歌曲—— 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曲《我的祖國》是不光彩的行為,是選擇與獨裁者、迫害者為伍。文章指出,每一個獨裁政府都有這樣的藝術家,納粹有,前蘇聯也有,郎朗也是。

古拉格主人的御用鋼琴家

其實在郎朗表演之前的1月19日,諾丁格爾就寫了一個極其簡單的評論說,郎朗為奧巴馬和胡錦濤演奏,他喜歡那樣。他曾在北京奧運會上演奏,在奧巴馬的諾貝爾頒獎典禮上演奏。他為前甲殼蟲(The Beatles)樂隊成員保羅麥卡尼(Paul McCartney)在白宮的活動演奏,麥卡尼當時在白宮發表愚蠢的反布什言論,郎朗和其他人像鬣狗一樣笑。他說,如果郎朗想成為一名宮廷鋼琴家,他應該能找到更好的宮廷。如果他敢說一個反對中共的字,他會擁有一個美好的世界。然而他寧願取悅於古拉格的主人,而不是批評他們。

污穢之歌

在《污穢之歌》一文中,諾丁格爾說,郎朗在國宴上演奏了甚麼?最匪夷所思的是,他演奏了一首宣揚獨裁中共的反美歌曲—— 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曲。1997年流亡到美國的中國民運領袖魏京生說,這部電影在中國家喻戶曉。魏京生在寫給國會和克林頓國務卿的信中說:「我聽到那音樂非常震驚,《我的祖國》取自於中共洗腦宣傳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歌曲,該電影描繪的是中共軍隊如何在朝鮮戰爭『擊敗』美國軍隊。」這部叫做《上甘嶺》的電影在中國家喻戶曉,就像《飄》在美國一樣。

這首歌將美國人比作「狼」或「豺狼」,並說中國將使用武器來對付他們。魏京生寫道:「在美國總統主持的國宴上演奏這樣的音樂,難道不是對美國的侮辱嗎?」是的,正如魏京生指出的那樣,難怪胡錦濤這樣一個不在公眾面前表露情緒的人,演奏結束後特別熱情的擁抱郎朗。

大紀元時報的一篇文章報導說,郎朗接受一家總部位於香港的電視台採訪時表示,是他自己選擇演奏這首歌。郎朗說:「我想演奏《我的祖國》,因為我覺得在白宮宴會上演奏這首曲子表達我們的感情,能讓我們中國人感到十分自豪。」在白宮演奏這首歌曲的行為對絕大多數美國人來說,會覺得難以理解。

大紀元時報引述費城中國心理醫生楊景端(Yang Jingduan)的話說:「在所有華人的眼中,這只會被看作是對美國的一個很大的羞辱,就好像刷了你一個大耳光,你還不知道,確實是羞辱。」魏京生在信中說,所謂的愛國華人——獨裁中共的支持者,已經欣喜若狂。有一個這樣的「愛國華人」驚呼,「合適的地點,合適的時間,合適的歌!」(這是一個中共的宣傳用語。)

與迫害者為伍

文章最後說,好自為之,郎朗。每一個獨裁政權裡面或者旁邊,都有御用藝術家。納粹有,蘇聯也有,所有最壞的(政權)都有。郎朗選擇成為他們當中的一個。當然,美國曾經幫助他。他來到美國完成他的音樂教育。他曾就讀於美國費城柯蒂斯音樂學院,師從加里格拉夫曼。他享受過在一個自由社會生活和工作的無數好處。這與他的好多被無端關在監獄裡勞改的同胞,是多麼強烈的對比。

郎朗是一個與迫害者為伍的鋼琴家。他與迫害者站在一起,而不是被迫害者如魏京生、高智晟 。魏京生和高智晟這些人才是中國的脊樑,民族的驕傲。而郎朗和胡錦濤是不同的。

奧巴馬招待胡錦濤,多少是為獨裁者慶賀,(這場國宴)從幾乎每一個角度來看都是一場災難。布什並沒有給予胡錦濤國事訪問待遇。布什給了他一個禮貌的午餐,然後就送他走路了。奧巴馬卻為中共宣傳創造了機會。中共獨裁者高興了,但中國的囚犯、持不同政見者、民主派人士的感受卻不同。

幹得不錯,奧巴馬。真的不錯。2012年到來了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郎朗為什麼用英語說謊,用中文愛國?

作者 尹進 ( 瑞典 stockholm ) 2011-01-26

 

這是美國國家廣播公司的一段採訪:
BLOCK: The film portrays the war as a triumph over U.S. imperialism and has been used as anti-American propaganda. But I when I reached Lang Lang today, he said he had no idea about any of that.

Mr. LANG LANG (Pianist): The truth is, I only know this piece because it's a beautiful melody. And, actually, I played many times as encore before because it's, artistically, it's a beautiful piece. I never thought about, you know, and I never knew about anything about, you know, the background.

郎朗在此的回答中極力否認他知道《我的祖國》的韓戰背景(他在美國總統給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國宴上演奏的)。併且一再強調他選《我的祖國》這首曲子的原因,僅僅是因爲《我的祖國》有"美麗的旋律""美好的和平"。
但是,從郎朗在新浪的博客中,我們可以讀到:
"能夠在衆多外賓,尤其是在來自"五湖四海"的元首們面前演奏這首贊美中國的樂曲,仿佛是在向他們訴說我們中國的強大,我們中國人的團結,我感到深深的榮幸和自豪。"

在英文中對美國記者強調的"beautiful melody" "beautiful piece",在中文中變成"訴說我們中國的強大,我們中國人的團結"。

關於郎朗是否知道《我的祖國》的韓戰背景,郎朗的鋼琴老師在介紹郎朗在中國是怎樣學習和練習彈奏《我的祖國》的情況時,已經作了很好的解讀,郎朗不僅知道而 且他應該比别人更清楚《我的祖國》真實背景,《我的祖國》鋼琴曲不僅收錄了電影《上甘嶺》中的《我的祖國》全部樂曲,還收錄了同是韓戰背景的電影《英雄兒 女》的部分音樂。

BLOCK: Well, some people, as you know, on blogs in China, are seizing on this, saying that it was a moment for a world famous pianist to sort of drop a note of nationalism, of Chinese nationalism into the States here.

Mr. LANG LANG: You know, that's the last thing I want to do because, first of all, you know, I grew up as a teenager in America. I mean, I studied at Curtis. And I feel both China and America is my home. And, you know, I have a really wonderful emotions towards American people. And I have a lot of my great friends, my teachers, are all from here.

So for me, you know, to be invited to play at White House is a great honor. And especially, you know, to play for president of my homeland and also the country which I live, which is America. So, I only wanted to bring the best, you know, of the music melodies. And that's it, you know. I am absolutely say it from bottom of my heart that, you know, I think music, it's a bridge between our cultures.

當記者問到關於中國的民族主義時,郎朗生拉硬扯,始終不敢把他寫在他中文博客中的:"尤其是在來自"五湖四海"的元首們面前演奏這首讚美中國的樂曲,仿佛是在向他們訴說我們中國的強大,我們中國人的團結,我感到深深的榮幸和自豪"說出。

事實上,在出席美國總統給中共國家主席胡錦濤的國宴前,1月19日郎朗在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就已經說過:"《我的祖國》是我的想法,因爲我想在白宮這樣的國 宴上面演奏一曲,能把我們作爲中國人非常自豪驕傲的心情表達出來這首曲子,我覺得特别好。另外,這首曲子本身我就特别喜歡,每次演奏的時候我覺得都非常動感情。"

我不知道郎朗爲什麽在對美國記者和中國記者的答複中總會有如此大的反差?

BLOCK: The song that you played, in the movie, in the "Battle on Shangganling Mountain," which came out in 1956, it is a very nationalistic song and it...

Mr. LANG LANG: You know, I never know about that movie. I just learned it afterward. It's like, 1956. This is when my mother was two years old. I mean, this is 55 years ago. And when I grew up, I only hear this as a beautiful melody. That's it. And this piece is very popular as a traditional Chinese song.

令人可笑的是,在不到5分鍾的採訪中,我數了一下,郎朗使用了16個 "You know",如果美國記者全 you know, 她根本無須採訪郎朗。最可笑的是,郎朗爲了證明他不知道《我的祖國》的韓戰背景,他竟然拿出1956年電影《上甘嶺》拍攝時,她母親才兩歲,這話用英語說,說給一個美國人,似乎可以糊弄一下,講給中國人不是大笑話麽?

我比郎朗她娘小一大節,是否也就證明我就不知道《我的祖國》的韓戰背景麽?我的孩子也就不知道《我的祖國》的韓戰背景麽?

事實上電影《上甘嶺》在中國家喻戶曉的另一個原因是缺水,中國到處停水缺水,一到這時,中國人就會扯到電影《上甘嶺》。

BLOCK: Well, Lang Lang, what were your - how did you react when you heard that in China, on the Web, people were adding meaning to this choice thinking you were sort of thumbing your nose at the United States in some way? What did you think?

Mr. LANG LANG: I feel very sad. You know, I very sad. And, you know, and I must say, disappointing. Because, you know, as a person, what I'm trying to do, and what my missions are, you know, making music. And, you know, I'm very honored that people inviting me to play in those great events and to connect us to classical music and to music, to Chinese music and to American music, to, you know, to world music. And once, you know, people use it as a political issue, that makes me really sad because I am a musician. I'm not a politician.

我不知道哪個蹩腳翻譯把這段翻譯成,"郎朗接受美媒採訪場子都悔青了",事實上,郎朗從頭到尾沒有一點歉意,他只是在指責那些批評他的人們讓他失望,因爲他沒有任何政治目的,僅僅是一個音樂家爲了"美好的和平"和"美麗樂曲"而演奏。

假如,我們隻讀到他16個 you know 的英文答辯,假如讓一個不知道中國國情的美國人來看他的16個 you know 的英文答辯,他或許是很無辜。但是,我們把他的中英文答辯比較一下,我們就可以看到,郎朗不僅是一個政治家而且是一個頗有心計的政治家:

1,爲什麽對美國廣播公司用英文講的話不用中文公布在他的中文博客?
2,爲什麽他用中文表達的政治愛國目的不敢向美國廣播公司講?
3,爲什麽極力掩蓋他知道《我的祖國》的韓戰背景?

假如郎朗痛恨美國"豺狼",郎朗現在完全可以拿起武器到北朝鮮去打"豺狼"保衛"祖國",假如郎朗真的熱愛自己的祖國,郎朗應該知道中國是號稱有五千年文明史的禮儀之邦,何以當"豺狼"端出美酒盛情款待"獵手"的時候,"獵手"在"豺狼"不解其中味的時候,雇用國際知名的鋼琴演奏家,在人家的國宴上罵人家是 "豺狼",這展示的是中國人的聰敏和智慧還是無恥和野蠻?

尼克森訪問中國大陸,那是在中國最左的文革時代,江青陪同看的是《紅色娘子軍》,而沒有拿出有韓戰背景的《奇襲白虎團》來愚弄美國"豺狼",尼克森。

退一萬步,郎朗真的不知道《我的祖國》的韓戰背景,那郎朗現在應該做的是向自己的祖國----中國人民深深地道歉,向自己的第二祖國-----美國人民深深地道歉,而不是掩蓋事實,譴責他人的批評。
美國政府事前不知道,事後不追究,不等於事情沒有發生。中共政府事前不阻止,事後裝不道歉,這於情於理都缺少大國風度。

根據慣例,這種兩國元首的國宴,雙方是經過認真討價還價的,特别是中國這種共産國家,更是極爲敏感,那麽,最終爲什麽會發生如此荒唐的事呢?

在朝鮮半島危機的敏感時刻,在美國總統的國宴上演奏有韓戰背景的樂曲,對北韓堅定堅持政治立場情有獨鍾的胡錦濤平時連自己老婆都懶得擁抱,卻在郎朗演奏完《我的祖國》之後,破天荒的擁抱了郎朗,這難道僅是偶然麽?

一個真實的原因就是,郎朗是在完全清楚這首歌曲的真實背景下,受中共當局指示而演奏的,那我們就要質疑郎朗的人格和中共當局的國格了,如果在中國爲美國總統的國宴上,美國的鋼琴家也演奏一曲著名的"殺朱拔毛",郎朗和中共當局會是何種感覺?

無論如何,郎朗的一曲 《我的祖國》 沒有羞辱了"美帝國主義",他羞辱的是有着五千年文明史的禮儀之邦; 郎朗一曲《我的祖國》,沒有表達出他對自己祖國的愛, 恰恰是表現出的是他的無知和可恥!郎朗的祖國是中國,但,朗朗的成名是他的第二祖國美國成就了他,郎朗五次進入白宮演奏,但是,沒有一次進入中南海演奏, 一個國際知名的鋼琴演奏家竟然堕落到爲一個專制政權充當政治走狗,那不就是一個典型的音樂特務麽?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