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郎朗病了?取消演奏會

伍凡勸「浪子回頭」

大紀元

據最新消息,中國鋼琴家郎朗原訂於週六晚(1月29日)在美國紐約州水牛城的演奏會被緊急取消,水牛城愛樂樂團(Buffalo Philharmonic Orchestra)剛剛發佈的消息說:「郎朗因病不能參加明天(週六)在Kleinhans音樂廳的演奏,將延期至7月。」

水牛城愛樂樂團引述郎朗所在的哥倫比亞藝術家管理公司的聲明指出,郎朗因為胃病不能參加演出,他正在休息和吃藥。

郎朗近日處於輿論關注的「刀鋒浪尖」,因他在美國總統奧巴馬招待胡錦濤的國宴上演奏中共欺騙中國民眾的洗腦、反美電影「上甘嶺」的主題曲「我的祖國」,遭到各方譴責。

水牛城當地最大的報紙《水牛城新聞》(Buffalo News)1月27日也在其娛樂版頭條位置刊登了「即將來這裡的鋼琴家在白宮敲打了刺耳的音符---朗朗演奏了中國反美歌曲」的文章。

郎朗彈奏的這個曲子不僅是「我的祖國」的主旋律,其中也攙雜了中共另一部洗腦、反美影片「英雄兒女」主題曲「英雄讚歌」的變奏。

著名時事評論家、中國過渡政府總統伍凡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郎朗的演奏會被取消,被中共利用後,厄運已經降臨到他頭上來了,沒想到來的這麼快。」

伍凡分析說:「演奏會被取消,有幾種可能性,一種可能就是郎朗真的生病了,這是直接的身體上的厄運;另一種可能是,美國不讓他演了,現在美國各界對這件事非常關注,因為這直接牽扯到美國的國家尊嚴和國格的問題;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郎朗看到美國各界的譴責,他自己心虛害怕不敢演了,就托病。不管是哪種情況,對郎朗來說,無論是身體上的,還是事業上的厄運,都是災難的開始。」

伍凡表示,「從郎朗的經歷來看,他也是中共邪惡政權及其黨文化的一個犧牲品,可以說,他是吃中共狼奶長大的,被『赤化』了,雖然十幾歲就來到美國,享受了西方的文明和自由,但是滿腦子還是中共灌輸的黨文化的那一套,或者說是,一直被中共牢牢的控制和利用著。在美國國宴上演奏中共的『紅歌』、反美曲子,這並不是偶然的,而是受中共黨文化毒害的中共禦用藝人的必然。」

伍凡指出,郎朗所彈奏的中共洗腦曲,不僅歪曲了歷史事實,侮辱了美國政府和美國人民的尊嚴,侮辱了具有禮儀之邦和輝煌文明美譽的真正的中國,損害了中國人的形象,而且令更多中國人尤其是海外華人陷入現實的困境。

他說:「郎朗在美國享受了生活、事業上的諸多好處,不僅不懂得知恩感恩,而且還彈奏這種帶有中共仇恨宣傳的曲子,並且欺騙美國政府和人民,耍這種兩面把戲,這件事帶來的結果,不僅僅是侮辱了美國人,更嚴重的是,損害眾多中國人的利益,從某種程度上封堵了中國人尤其是年輕留學生將來在美國的路。」

伍凡分析說:「近幾年來,很多優秀的大陸留學生在美國找不到工作而回國,為甚麼?這不是他們沒有能力和智商,而是他們不被信任,因為一些大陸留學生身上帶有中共黨文化的流毒,包括盜竊美國的高科技技術等。郎朗這件事將把這個趨勢往更壞的方向大推了一把,因為美國人從中看到中國人低下的人格和品質,他們會將郎朗的行為推廣到普遍的中國人身上,會對中國人更加不信任,這無疑將對中國人、尤其是想留在美國發展的中國人這個群體的前途造成惡劣的影響。」

他說:「郎朗是中共黨文化塑造的又一個悲劇形象,他如果在美國呆不下去,回到大陸後也不會有市場,因為沒有中共可利用的價值了。幾十年來,中國多少文化藝術精英,被中共迫害,或者被中共利用完了像垃圾一樣被扔掉,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

伍凡表示:「不少人在罵郎朗『狼子野心』、『狼心狗肺』等等,我在這裡疾呼一聲:希望他『浪子回頭』,雖然很困難,因為現在中共拚命的控制他,利用他,但是只要還有一線希望,我們還是希望他能夠懸崖勒馬、改邪歸正。也希望其它還在為中共賣命的那些文化打手、藝痞們,能夠從中得到警示,早日回頭,遠離中共邪惡,退出中共邪黨,為自己留條後路。」

原載:大紀元 2011-01-2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