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老包胡扯

◎ jt

老包為打擊陳水扁、蘇貞昌及邱義仁,寫了這篇長文,讓我等更瞭解他們一直以來在搞什麼「大事」!文章中有許多責備他人的內容錯誤百出,資訊來源可能是謝長廷和李登輝。

為了讓更多台灣人看清楚他們有計畫的殲滅同志敵人,節錄幾點於下,有興趣者可以前去看全文。這可謂是一篇胡扯的文章!看完老包的文章,再回憶一下「長青論壇」,即可明白他們一干人在搞什麼明堂?

王定宇參選台南市新豐區立委初選,是和李俊毅委員公平競爭,他從未自稱是「刺客」。「刺客」一詞恐怕是謝系的說詞,用「刺殺同志」抹黑王定宇實在不道德。2001年民進黨會失去台中市長席次,分裂並非是主要因素,實在是參賽者當時的實力不敵胡志強。今天的王定宇卻是實力雄厚,甚至在初選打敗李俊毅 (民進黨竟然不敢公開民調數據)。李俊毅是怎樣的一個人,台南鄉親都知道,他對阿扁總統的態度如何?我們又不是瞎子!老包說:「如果王定宇真的去那個區選立委,縱使當選了,我看民進黨的台南高檔時代也 Bye bye了」。哈!他在恐嚇台灣人嗎?

誰會救阿扁?當然是台灣人民。只是當台灣人凝聚力不足時,阿扁總統當自強、保重身體。老包說:「謝長廷最有能力把阿扁從牢中營救出來」。這是笑話!那些平常不談「阿扁」的人會救阿扁?只有等待謝系軍團「不再降黑雨」再看看吧!

至於「二二八牽手護台灣」這段故事,到底是李登輝不牽手或是阿扁?該請出黃昭堂公開說明一下「二二八牽手護台灣,幕後的李登輝」。

台灣e新聞

============================================================================

莫把轉機變危機 ◎老包

老包評王定宇事件

任何對民進黨有所研究的新聞工作者,都會知道王定宇事件只是眾多民進黨案例的翻版,它其實就是學習新潮流,利用遊戲規則在黨內攻城掠地,但從來不思向外去開疆闢土。最有名的例子就是民進黨台中市長張溫鷹,被新系空襲,最後兩敗俱傷,綠營至今無法重返台中市執政的教訓。一九九七年,張溫鷹代表民進黨在台中市參選市長,因有地方大派系靠攏,聲勢浩大高票當選,老K敗得很慘(相差近10%),從此民進黨在台中市建立了灘頭堡。但也因為這樣(有政治資源),引來政治禿鷹新潮流的覬覦。二○○一年,張氏要競選連任之前,新系已提前在台中市佈局,一方面到處散佈張氏貪污、夫婿干政黑函(後面一項有幾分事實,因此更增添黑函的可信度),並由蔡明憲準備好取代張氏(這和王定宇跨區去踩李俊毅地盤很類似,王是所謂「刺客」戰術,但刺客是去開疆闢土,刺殺敵營的,王是來刺殺同志)。新系果然展現內鬥內行的偉大功力,在民進黨初選時輕易就打敗現任的張氏,而可以想見的,背後有地方派系的張氏很不服氣,就脫黨參選,最後當然是胡志強漁翁得利了。而民進黨在台中市執政之夢,也就這樣中斷了。

新潮流當然是合法參選,也按照黨內遊戲規則取得代表權,這和今天王定宇的說辭完全一樣,但我很想問陳水扁和新系的邱義仁:這樣的結果是美麗的嗎?台南縣是不是從此要走上綠消藍長之途?民進黨這幾年在台南縣能維持選票高檔,不就是因「共生」哲學而造就嗎?扁系刻意去破壞它(台南縣的選票處於高檔,往下掉的機會一定大於往上調,這是定律),難道是存心搞垮綠色氣勢嗎?阿扁是個沒有大人風範的領導人,十年前他當總統時,我就聽他當面向我批評李俊毅(說李在電視訪問中,講一些話令他不以為)我當時根本沒聽過這個名字,就跟扁說閣下已貴為總統,何必在意這種小事?後來人家告訴我因李是謝系,所以扁有成見。那我就更不以為然了,因為扁是台南王,又是總統,李俊毅竟然不是扁系,而是「謝系」(我相信不是那麼密切的什麼謝系成員),那顯然你阿扁是很有問題的(大概沒什麼長者之風吧),但不管如何,由於這個多元共生的政治生態,反而民進黨在台南縣有高檔支持度,如果王定宇真的去那個區選立委,縱使當選了,我看民進黨的台南高檔時代也 Bye bye了。

我觀察政治許久了,如果有人去問馬永成(昔有地下總統稱號,也看盡人間冷暖),下面這些人,誰才可能有情有義、也有能力把阿扁從牢中營救出來?──辜寬敏、陳唐山、陳師孟、金恆煒、許添財、王定宇、台灣社、北社、南社、新蘇連,是以上這些人嗎?還是備受扁、新、蘇圍剿的謝長廷?看透綠營生態的馬永成,一定會立即反應,告訴你:當然是謝長廷。原因是什麼?假如蔡英文能搞懂,那我會認為她將有足夠智慧,帶領大家渡過綠營危機。

小英應變能力不足,謝長廷更有資格選總統

這是關於蔡的膽識問題。初選第一天民調做完時,發生了楊小妹被蘇女兒抓包事件:這是一個突發事件,也正好考驗蔡陣營進行危機處理的本事。我認為在民主國家,政治競爭者最常碰到這種可大可小的考驗,稍有膽識的政治家,很容易就化解了,但手忙腳亂的人,卻很容易就讓對手看出斤兩。謝陣營其實有此化危機為轉機能耐(二○○八曾有藍營赴謝營踢館事件,到最後是藍營反而嚇出一身冷汗,開除一堆人),但這件事他們成為當事人,可能蔡英文就不會找謝商量了,或謝也不便說什麼。總之,最簡單的對應方式就是「舉重若輕」,蔡可以公開說:「楊小妹確實做不對,我願意替她道歉,但我覺得我們社會應該給年輕人更多的包容,提供他們某種犯錯但可以認錯改過的空間……」,試想 這不就化危機為轉機,更讓年輕人打從心底感佩嗎?可是我看到蔡主席顯然受到週遭幕僚(或許是新系)影響,竟自曝其短說:「我也是受害者」這樣的切割之語,我想就是那一刻,某種力量就附身新系,從而以各種藉口在排擠謝先生了。

我無意去增加蔡主席的負擔,或讓她左右為難什麼的,然而大家可以回想,蔡主席那一天不是可以趁機展現領袖氣質嗎?為什麼要將自己塑造成「受害者」,而楊小妹是「加害者」?我們年輕時偶而因得意忘形做錯事時,如果立即被社會強大的政治力吊在旗竿上遊街示眾,並向我們丟擲石頭,那我們這一輩子還能翻身嗎?不管如何,我當時看到楊小妹在成堆電視鏡頭前認錯並拼命流眼淚時,我知道楊小妹是自覺有可能拖累蔡主席和謝長廷,那時我很不捨,也因此更希望成人社會能給這個年輕人某些機會;可惜我的願望沒有成真,相反的,我還看到蔡陣營對謝的信任感正在減弱。試問,這不是把小事處理成大危機嗎?

節錄自《新台灣新聞周刊》 作者老包 2011-06-01

 

長青論壇:我為什麼改變了對李登輝的看法

長青論壇 20070216﹕我為什麼改變了對李登輝的看法

 

恨扁集團指揮中心

http://www.taiwanenews.com/doc/20090116101.php

楊憲宏安排李登輝見施明德內幕曝光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