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時言論》五篇

 

台獨的悲歌


王美雲(作者為退休教師)

捷運忠孝新生站附近,楊基銓國際文化基金會的地下室有一場演說,由台獨案受難者蔡有全先生主講,時值扁案已定欲移監龜山。詳細述說著曾經蹲過的黑牢歲月,無聊到以方糖餵養螞蟻群。扁要去的牢房狹窄,雙手平舉即碰到兩邊牆壁。民眾座無虛席,專注傾聽著現身說法。

其中有一段話是與蔡守訓法官有私交者之轉述:先恭維他承審前後兩位總統全國轟動矚目的司法案件,而蔡的回答從「咁也駛判?」(被告馬英九)到「咁也駛無判?」(扁案)(大意如此,正確的說法依當天錄影存證為憑),語氣充滿著脖子上被架刀,不由自主般的無奈,任誰均知隱藏幕後的黑手,政論家南方朔直指「以不光明的手段」形容馬英九的胡作非為,三年下來民調直直落到僅餘死忠的正藍這區塊。最近本土社團頻頻接受專訪,始終感恩全力挺扁的客社社長張葉森分析,「這一群人正是在馬英九的領導下對扁忘恩負義的人」。請問赤藍人,這也是佈滿全球一百多所孔子學院的思想宗旨嗎?

===========================================

中華民國一碗米糕


王美雲(作者為退休教師)

前不久,電視畫面播出澳洲主持人手持教鞭用力拍打,彷如菜市仔拍拳賣膏藥,以高分貝解說著「兩個中國各表」源由的搞笑鏡頭,被當成國際笑料嘲諷傳播,對企盼台灣正名能儘快解決的小老百姓,看在眼裡,五味雜陳。這不就是過去坊間流行的「中華民國」 「一碗米糕」的翻版?何妨順水推舟繼續操作由洋人鞭笞,以激將法來喚醒仍在沉淪完全不問國事的民眾?
一個簡單明確又嚴肅的國家正名課題,連小學生都能告訴你正確的方向和答案,卻交給充滿權謀考量的政黨以及老沉醉在掌聲尖叫聲鎂光燈中的綜藝性格領導人來操盤,台灣未來的前途將愈趨複雜、拖延、無解,而導致被中國鯨吞入肚。某位友人說得好,台灣人要拿一張選票,得育兒十八年或二十年,中國共產黨的統戰無孔不入,將利用各種手段移入人口以成為多數影響選舉,因為中國盛產的是「人」,要多少有多少。

===========================================

阿拉大火欲救扁

王美雲(作者為退休教師)

日前,政論家金恆煒著文「江國慶救了吳淑珍」始免於牢災之意。什麼時候要發生什麼事,老天的制裁,豈止於一樁?長期讓惡勢力主政,紙老虎包不住火,災難接二連三的發生了,如今可是台中阿拉大火欲救扁。

記憶猶新在位四年的台北市長陳水扁是如何展現魄力,讓市政煥然一新以保護市民,不惜槓上八大行業而被釘得滿頭包,藍軍盛氣凌人棒棍齊飛,而成為閃亮之星的台北市不知感恩圖報似的,不僅連任失敗,竟讓這位好市長甚至好總統(力守台灣主權尊嚴)未定罪即被馬英九關進黑牢兩年多而不聞不問,繼續迎合「耍嘴皮集團」的唬弄,將只能自食惡果,接受天譴。

扁家仍在困境中奮戰不懈,未見扁甫上任即施壓的美國官方或中國民運組織,基於司法正義就扁案公開譴責中國黨的幕後操作暴行。

兩名駐北京的西班牙記者來台想採訪扁不可得,他們關注扁「是否認罪」,扁就是因為心裡坦蕩蕩,才會留下收押時雙手高舉銬具的歷史畫面。

===========================================

台灣阿嬤

王美雲(作者為退休教師)

在立法院或台北地院前,常見到她的身影,掛著滿面笑容無役不與的吃素阿嬤楊銀招,人稱「米粉阿嬤」。小小的個子左右手拿著鍋,親自炒米粉做羹湯,為同志們加油打氣,希望能看得到台灣建國成功,她最常掛在嘴邊的話是「台灣人沒志氣」。
與大夥兒拉長布條抗議時,被夾在中間,要特別舉高雙手以維持水平,模樣逗趣又不忍。她不識字,要特意解釋給她聽。公投護台聯盟簡稱「公投盟」發起全台走透透,年歲已高的她,精神抖擻,不畏艱難緊跟著腳步。母親節南下官田慰問扁媽。用餐時刻,看她獨自在角落裡吃著簡單的食物;高雄世運時大清晨要集合包遊覽車南下,她也報名參加。
5月13日上午原住民各族群代表,聚集在立法院大門前,頭綁巾「反對假自治」要求原委會主委孫大川下台。緊鄰公投盟的建國基地(長期駐守在立法院旁),台灣阿嬤兩邊來回奔波,今天人多熱鬧滾滾,抗議結束時,資源回收的空瓶子一大袋,節儉成性的她懂得利用變賣,多少能補貼建國基金吧。


===========================================

台灣的女兒不會哭


王美雲(作者為退休教師)

前副總統呂秀蓮三月二十二日突然宣布退出民進黨總統初選,電視上女中豪傑快人快語又話中有話。「讓國民黨五十年政權交出,此生已無遺憾。」,歷盡滄桑的話令人感概萬千。
政治人物的背後總有一個有力的推手,在決定性的時刻「臨門一腳」,有人向前邁進主導了台灣史,有人則退卻到安全第二線或幕後操盤。陳前總統所扛起的十字架,今在黑牢裡仍奮戰不懈愈挫愈勇。百年後的台灣電影,有可能產生一部「亂世佳人」鉅作,永垂不朽。
在三十年前的美麗島事件發生時,「這種案子不敢接,做什麼律師!」是珍促成扁踏上了第一步命運的轉捩點;最意氣風發的總統任內,「你若敢ㄒㄧㄠˋ想拿諾貝爾和平獎(即促統),我半夜就殺了你!」珍又耳提面命,扁被馬英九操弄司法關進監獄中後,坐輪椅只剩二十七公斤的她,猶如風中殘燭,說的話依然豪邁:「放伊去啦!」,恩愛夫妻相知相惜,了解扁在意的是什麼,為扁「寬心」解索。
美國在台協會前處長楊甦隸對媒體說了一大段有關扁案的話,最後留下的但書才是最重要的:「如果扁案是真的」。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