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將軍

瑞典 張文祺

(1)
一片黑雲,面臨台灣島上。

人若不知生死,如何奢談改變命運?

欲見清朗的晴空,唯靠我們自己勇敢投入戰鬥!

此時民進黨對內對外的危機處理,正也是一個獨特的表現機會。

(2)
「台灣沒有法律。」很多長期住過台灣的外籍人士,都這麼認定台灣法政的無法無天。

但念過法律的人,都知道中華民國有部相當完整的法典,這套法律隨國民黨政權流亡到台灣,而且二戰勝利當局並未對此「法的施行」的有效性,提出過質疑其合法性依据,不幸牽聯及美國戰後迄今的外交政策,因此,被強迫接收中華民國統治的台灣人,從而長久以來生活上的權利義務受到該法的規範。

現今國民黨中國人藉司法迫害異己,均以此法律為解釋根据。

(3)
除腐化枉法亂七八糟部份外,台灣「法律的執行」上,均以黨意為依歸而法的處分不折不扣成為黨的專利,一黨專制的蔣公蔣子家族獨裁時代如此,延續中華民國体制法統的今日台灣,亦無多大實質變化。

我們絲亳無需為陳水扁和李登輝的行為辯護,他們都有該受嚴正批判之處。然而非常明顯的他們的案件實質上均為中國國民黨聯合共產黨對台灣人政治鬥爭的產物,前後執行過程上露骨昭彰,其本質為政治案件而非司法問題。總之,其所謂執法,欲蓋彌彰重點在于政治「報復」。

(4)
國民黨修理陳水扁,非置之于在死地不放不休,慢虐式的耍猴戲,真正的目的則是為屈辱教訓台灣人不可反抗。在此大選前夕,又策略上掀起李案的攻勢,實質動機上是殺向全体台灣人宣戰。以象徵台灣人終于翻身出頭天的兩位台灣人總統為撻伐對象,明示不准台灣人意圖沾取政治權力,此時中國國民黨正是大施淫威警告台灣人不知認份者當會遭到毀滅性的懲罰。

欲與國民黨在中華民國框架下溫馴禮纏競選的民進黨(戰略上這亦是一個必要參與的戰場) ,面對當前險境應己有臨危糾昂以赴的覺悟與認識,敵人係有備而來陰又加狠,切勿誤己誤人台灣人前途。

貪權好利的政治人物,己失去為台灣人發言的資格,希望民進黨挺身主動站到第一線作戰,發揮團結表現氣魄,並以實際行動向社會交代。

反暴政獨裁起家的民進黨,其原始出發點與最大的本錢,就是要為公義奮爭到底。台灣人歷史上被否認自由公義(世界強權難免其責) ,因此台灣人自己的生命為抵注追求爭取自由公義成為了吾民族最美麗的歷史主題。台灣人取得政權的最大目的之一即在推動轉型正義還我生存權,扁因對敵人仁慈遺忘忽略恢復正義予民,反受其害而至今幾乎自斃于敵人手中。我們的敵人本來就無人性,情況急轉直下,現我們甚全己到此被追殺的地步,民進黨不能不向全民宣示決心,惡劣環境己令吾人不容遲疑。

(5)
扁李絕非個人案件問題,別因此迴避問題本質,這你關及每個台灣人的基本保障與權利。

民進黨而對的也不是主戰主和與身段剛柔或民主途徑與獨立建國對立的問題。和平安祥誰不欲求?能靠民主實現台灣自決權利誰不希望?

當前的現實是國民黨臨亡瘋狂(台灣本土化外來政黨中國國民黨大勢己去) 掙扎下必加速兇慘謀略襲擊己俱初部覺悟的台灣人。我這樣指出,因為雖受到這麼多痛苦的我們其覺悟程度仍是不夠的。

我們不願責備或徒將重頁加于民進党(就像以前在美不能僅加責于獨立運動者) ,但目前客觀情勢的發展己絕非單純的黨對黨的選舉競,而根本係台灣人生存與前程的關鍵抉擇。若不步步為營埋頭苦幹。本即瞬將誕生的台灣國家恐突然之間會告亡成無國(被人當賣掉了) 。

(6)
國民黨箭頭指向扁李的舉動,目標之一就是聯帶摧毀民進黨,使其先失信於民而連番再加弱化亡斃。民進黨不會戰敗,而是愈戰愈勇,愈感召人民加入反抗的隊伍。民進黨如果 觀望不戰而露出畏戰忌戰的弱點的話,未戰之前恐會己潰不成軍。

國民黨陣前調兵遣將約略隱含中國的指導與示令,民進黨如何掌握棋局,首需突破天王型(歷史上天王意即自相殘殺潰滅) 的個人為重的思考。一個民族的自由解放運動的前提是成員必需俱備歷史感與使命感的修養和信念。民進黨扮演主要角色的紳男貴女所爭的是主導歷史千秋,假如不志在千里而斤斤計較于席位,那麼台灣人的菁英未免太志小了,重量級的政治人物的要件是俱有海闊天空的豪氣。

當然,國民黨對一個老人前久不打草驚蛇今卻突然拿舊帳整肅,無不震懾黨內王、吳、連、蕭等李前人馬之意,但其最主要的打擊對象仍然是全体台灣人。民進黨己不能逃避採取大幅度的作為動作並經全面動員其層民眾,我們並該更加注意中國的計謀,同時主動對美歐日協調告知台灣人的想法。美國向來以關心穩定反對動盪為主要考慮,歐美支持以埃腐化獨裁不到最後才不會棄船,因此台灣人應先自行動堅定的主張我們的權利並提醒美國政府,對于演變至成今天的台灣局勢該國在法律上政治上道德均有明顯的責任,而吾人基本上所追求的不過是自由和民主。

(7)
結言四十餘年來仍是一樣,做為一個將軍,不能貪生怕死。

身先士卒是帶領軍隊逆襲作戰的典範,有此種帶兵官的軍隊,雖面對裝備精良的敵人,但仍能成為歷史上克服強敵的勁旅。

為台灣一一想為台灣或說為台灣一–的領導人物應捫心自問有無心理準備為台灣付出一切?!包括生命的犧牲,己是各地各國各時代被壓迫人民反抗運動重大代價的印記。

敵人卑鄙殘酷,誰知將會發生甚麼,不過,希望還是能避免流血。未來的希望到來之前是段無比沉重的時刻。

2011-07-14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