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政治意志與明確目標

瑞典 張文祺

(1)
處于台灣客觀政治情況之下,凡稍俱人性與良知者,必然志求推翻國民黨殘暴外來統治。這是50年代60年代台灣人的政治出發點。

90年代以來,雖漸有自由投票的形式民主,但原獨裁政黨仍然存在並續含其富有絕頂操控軍警媒体的強勢,所謂民主實則不過徒詐延中華民國這塊咒符罷了。

中華民國此一「偽中國」在國際上早己死亡,唯在台灣迴光滿照假民主之名猖盛。

(2)
結束中華民國是台灣人追求自我政治前途的首要條件。

下一步無可迴避的是做建國或統一的抉擇。

台灣人必需明智決定願否接受台灣成為中國的一部份?然而許多台灣人似乎誹徊猶疑,好像不知到底自己所要做究竟是甚麼,而讓自己的命運交由自我意志之外的其他因素影響決定,難道台灣人情願讓別人任意主宰自己的命運前途嗎?

(3)
我們面前只有兩條路可走:拒斥中國的要求,不被安排統一為中國的一部份,率然力圖獨立建國;選擇統一,接受成為中國的一部份,遂大漢主義的夢幻。

換言之,獨立之路崎嶇艱難,我們的努力不夠自不在言,而統一不論係漸進或迅速統一,反正最是終極統一,實現中華大一統。

(4)
台灣人自己若無清楚的目標,必然永為歷史潮流所掩歿,註定不是「自主民」的身份而淪為世界上第二第三等公民。目前,台灣人在國際上己是無所屬(在一個世界上不被承認的中華民國之下朦朧偷生) ,並沒有為眾國接受的國家認同,但台灣人似仍天高無憂,其實更悲慘的命運變化只是時間問題。

要獨立自由,必須準備付出代價,以自行作主的尊嚴與決心排除國際強權的擺佈交易,我們建國需克服的障礙,即等于代理正統中國管轄台灣的中華民國的存在,苟和承認中華民國無形中即是承認台灣確是屬于中國,至於歐美國家的「一個中國」論,否認台灣人的權利並懸置台灣為其得意措施,台灣人不必被人唬嚇,可逕行追求獨立的宣佈,看歐美國可奈我何,台灣人順人意即被吃定,我們給歐美製造問題(美所謂製造麻煩) 將問題扔予他們看渠等怎麼應招解決。我個人不否認唯恐天下不亂,不亂台灣人如何求變?!我們且看美國務院的一此中國通天之驕子又有幾步數?

(5)
明顯的,台灣人強烈的主觀意志之外,其他重大因素就是中國的領土要求與美國當前利益。然而獨立運動不幸似仍未成軍,場上的球員大多只顧個人利益而無雄心民族未來前途。反過來看,若統一有利于台灣人,那麼台灣人希望統一的話,自己亦需以行動推動盡快達成目的,不能縮頭縮尾畏懼外國情報安全機關的關懷或反制而毫無積極正面的作為。在美政府虛情假意稱樂見海峽兩岸政權和平接近解決緊張予盾之下,其偽善的程度還有待拆穿,但台灣未來以及台灣與中國的關係目前幾乎全由台奸和國民黨中國人權貴包辦壟斷左在玩弄,看不見真正台灣人影蹤,有心統一的台灣人己自甘喪失當事人身份。台灣人中實無組織性的統派運動可言,統一運動的球場上竟然看不到台灣人球員,頂多台灣人只能屬于從屬地位,聽人處分擺弄,註定可憐,只仍能作尾巴份子如在北京的許世X搖尾乞憐求取人家的歡心。

有為的族群,當須主動作主,覺醒者應承擔扮演中堅份子的角色。求獨立應面對阻力(包括美方的的反對一一反質問他們根据什麼有權利反對?) 要統一亦須勇敢主張無忌可能招致的不利。台灣人永遠不能作為決定自我命的主体嗎?

(6)
台灣人想獨立卻不主動積極,若希望統一亦是被動式的統一,這真是台灣人的悲哀。

廿一世紀將是中國的世界,有此信心卻無沒具体行動的人無異鄉愿空談。中國崛起強大,雖內部問題嚴重,卻是個不可忽視的力量,但迷信世界一切將聽由中國主使決定,則是無知做痴心妄想,缺乏了解國際政治的複雜錯綜。

19-20世紀,西風壓倒東風,殖民主義帝國主義勢不可擋縱橫全球,21世紀將漸恢復前東西方中美印歐經濟的對比,成為多元併存的局面,至于狂夢東風壓倒西風,實言之過早且無實据。

就歐洲史而言,工業革命後英最為強大並主導世界政治,但法國德國及其他中小國卻仍與之併存,而且仍不能避免的發生了兩次世界大戰的爭奪糾纏削弱了英國的強勢。中華帝國再度稱霸,無疑將成為亞洲地區性的大國,但四邊小國必仍能生存下去,況且全球性而言仍有其他強國能與中國制衡。今天獨霸的美國,都時感挫折力不從心,國力能無邊嗎?武力的效力沒有限度嗎?而中國的實力不能光哄而需予理性現實的評估。

(7)
儘管中國炫耀軍備,躍武揚威不過是在進行心理戰罷了。(其實它的軍備再怎樣精良還是落後美國二十年以上) 。冷靜觀察中國對台政策,它在軍備上不斷充實實力(包括對付越南一一真正用武) ,但對台顯非採武裝解放之策,主要是這代價甚高且賭注太大後果難料。

因此,只要控製台灣的政權不獨(包括前蔣獨) ,名義上歸中國,它可以承諾國民黨一切特權予此特區上,這步棋(好棋) 即在中國尚無力拿台灣前保住了台灣。另外,國際上妥協卻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只要國際上不挑戰中國對台的主權要求,那麼一切可以答應慢來解決。中國表面上沒有公然動作(暗中積極滲透統戰卻是真的) , 但語言上不斷聲稱台灣為其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將台灣套住「中國」「中華」(兩者差別並無意義,無聊!)意圖麻木國際觀感說越久成真讓人心理上不由承認台灣是中國的,這點在歐美政治人物和學者記者方面顯己收效不少。

(8)
現代理論有柔性主權,主權在全球化中發生變化。

其實,香港就是柔性統一的典例。中國收復租讓九十九年的九龍與新界,同時取得鴉片戰爭後割讓予英的香港(victoria) 。

中國拒絕與英國協商任何條件,制定使五十年期間的一國兩制,主要在不予英(美)難堪而對中國消化香港難題亦有個出路,君不見一國兩制十四年日發生了二十萬人的示威了嗎?

中國人政治手段上頗為精明,量力而為但又死不放還吃不到的東西,日本人顯非其對手,老奸的尼克森與季辛吉則自心內有數有其目的,但接下來的美國政府卻常不夠老練成熟,對台政策毫無全盤長期考慮。國民黨與北京巳不只媚來眼去,而是公然親熱相互擁抱,前美圍堵中國的政策工具國民黨政權今卻成為中國智取台灣的得力政策工具,美國長期支持國民黨專政于台灣,焉知此法西斯集團有日不會成其禍端。

中國只要能夠把控甚怕台灣人民的國民黨,再加上加工滲透而佈線,七分政治三分軍事,台灣己在掌中,柔性統一台灣正是中國對台的基本政策。

(9)
奇怪的是有的人主張台灣未來不能讓台灣人而應由全体中國人來決定,那不是越俎代庖嗎?那麼將來台灣將是由中國派人來管(香港人還能擔任港督) ,台灣人只有被人管的份了。

至於有的人狂妄恫嚇台灣人如果不聽話想獨立,將全被分遣流沛中國各地,台灣換由中國調配人來据住,效果無異是在反宣傳上為台獨鋪路奠基,不過這確實暴露了中國當局匪夷所思駭人可怕的政治手段。

總之,台灣人不能只等待未來,而斷需自己決定是否願作為中國的一部份,這個抉擇應該非常明斷,而且確也無其他選項,除非無中生有說台灣要成為美國的一州或台灣歸屬菲立賓天馬行空。

語來話去,要或不而己,光說中國與台灣是兄弟之邦是不夠的。

2011-07-15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