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以政治智慧拆解扁炸彈的衝擊

中國時報社論

前總統陳水扁到底有沒有在獄裡鬧自殺,現在真相不明,但即使釐清了事實,也沒有拆解這個政治未爆彈的潛在殺傷力。陳水扁的罪刑已經由司法處理,但如何減輕扁入獄所持續消耗的社會成本,卻還需要政治智慧。

綠營發起要求讓陳水扁保外就醫已有一段時間,立委許添財與陳致中拜會立法院長王金平時拿出醫院的精神報告,指扁已經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與重鬱症,還說扁已經自殺過三次,兩次絕食、一次撞牆。台大醫師柯文哲還表示,如果扁獄中環境再不改變,再關四年「保證」會出事。家屬委託的醫療小組報告,也指出陳水扁有冷休克、自律神經失調等問題。

但前副總統呂秀蓮探視陳水扁後轉述他的話說,所謂曾經自殺三次,是被拘留在看守所時的事,不是到台北監獄服刑後發生的。台北看守所隨即澄清說,陳水扁在北所只有發生三次絕食,沒有撞牆之事。台北監獄則強調對陳水扁的起居健康特別關注,入獄以來絕無企圖自殺之舉。

綜合分析上述這些各說各話的資訊,大致還是可以歸納出一些共同的輪廓,亦即長期關在窄小侷促的牢房,從曾經大權在握淪為失去自由、妻兒離散的孤單囚徒,今生幾乎再難脫身,這對陳水扁造成了極大的心理衝擊,也讓他的身體狀況逐漸惡化。陳水扁因此想盡辦法要離開牢房,除了經常在政治議題上發聲之外,監獄外綠營救扁的動作也持續不斷。

其實,陳水扁的感受與反應並不特殊,受刑人大概很少過得樂不思蜀的,憂鬱、難過、受不了、想出去,是任何關在囚室裡的人必然會有的反應。但司法公權力之所以要剝奪一個人的自由權,就是為了要懲罰其犯罪行為,這點,扁咎由自取,怨不得人,是他對不起台灣,不是台灣欠他什麼。

可是,扁又的確不是一般受刑人,他的遭遇是有社會效應的。他當過八年的總統,兩次選舉各得到數百萬選民的支持,他曾經是基層民眾小卒出頭天的夢想實現,是本省族群揚眉吐氣當家作主的象徵。這樣一個標的人物為貪瀆而淪為階下囚,本來就反扁的人當然憤怒,但支持扁的人卻是傷心,因為自己依賴的夢想也跟著流血,這種傷痛與挫折之強之深,旁人很難想像,卻可能在持續發酵後,成為社會和諧與族群關係的一個難以化解的心結。

陳水扁的問題,如果處理不好,會一直糾纏著台灣政治與整個社會。其實,這可以從好幾個層面來處理。一是專業醫療上的評估,儘管北所自認醫療照顧能力無虞,但為釋疑,不妨另請幾位有專業聲望的醫生組成小組,確保陳水扁可以得到良好的健康照料,而這些醫生的專業評估意見,因為相對中立,也比較能得到社會大眾信賴。

另外,則是政治處理的問題。坦白說,當初吳淑珍能夠不必服刑,就是顧慮到她身體孱弱,擔心不堪獄中生活而有不測,屆時勢將為社會和諧造成嚴重而長遠的破壞。這裡不是針對個人,而是希望顧全珍貴而脆弱的社會和諧與族群關係,是不忍社會遭受風暴,讓國家發展付出超過司法正義的慘重代價。

今天陳水扁的自殺也許是被誇大了,但決策最高當局必須考量到,陳水扁如果出狀況,有可能引發一場政治危機。不管是真抓狂還是假動作,陳水扁一鬧起自殺,絕對難以收拾。而即使不走到這一步,他的身體或精神狀態如果惡化,北監再怎麼堅稱照顧得宜,也還是有人不信。

所以,眼前在行政權可及的範圍內,北監可先對陳水扁的生活環境與待遇作改善,並且對外公布。這至少可向民眾證明司法單位對一位前總統的禮貌,與對挺扁群眾心情的關切。即使陳水扁有些狀況,理性的民眾也不至於信不過獄方。

陳水扁的問題,司法的歸司法,醫療的歸醫療,政治的,則終歸還是需要政治處理。如何拆解引信,避免未來危機引爆,同時逐漸消緩阿扁議題對台灣社會的衝擊力,需要馬總統慎重思考。

2012-07-19

【台灣e新聞評論】陳水扁前總統沒有貪污,他沒有對不起台灣人。陳水扁入獄是馬英九的政治追殺、政治迫害。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