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劉憶如:證所稅理念 有所得就課稅

◎ 劉憶如

(1) 「證所稅」的目的,是在於追求「有所得,就繳稅」的稅制公平原則,而不是在於追求增加政府稅收。所以證所稅課徵的對象,尤其在初期,應只針對少數在股市「賺到大錢」的人;而不是在股市「沒有賺到錢」的大多數股民。

因此,後天在立法院等待表決的五個證所稅版本中,具「主場優勢」的「國民黨團修正動議版」,可能應再與其他四個版本加強協商,才能達到這個目的。

目前「國民黨團修正動議版」,有三項可進一步修改之處。首先,以「提高證交稅」的方式去課徵證所稅,並不公平:其次,設定證交稅的稅率隨台股指數高低浮動,這樣的設計為全世界僅有,且易製造股市不安及人為操作空間;另外,上市櫃股票獲利依指數高低變化設算;不但太過複雜,且掌握不住「賺了錢,多繳稅」的原則。

(2) 迷思:「有證交稅,就不該再課證所稅」?

自證所稅議題再度討論後,就常聽到一個錯誤的論述,就是「一條牛不能剝兩層皮,既然有證交稅,就不該再課徵證所稅」。如果這種邏輯成立,那麼一般企業也可以說「一條牛不能剝兩層皮,既然公司繳了營業稅,就不該再課徵營所稅」。

本質上,交易稅與所得稅是性質完全不同的兩種稅。證交稅是針對「交易行為」課稅,是因為政府提供了一個完善安全可靠的證券交易市場,所以對使用這個市場的人收取「交易稅」,因此這是一種接近「使用者付費」概念的稅制,與賺錢賠錢沒什麼直接的相關;但,證所稅則是針對「交易所得」課稅,因此是屬於「賺了錢就繳稅」的量能課稅性質,與交易稅是兩回事。

但是,因為一些歷史因素所造成的誤解,也因為對象都是股市投資人,在台灣證交稅、證所稅常被混為一談,甚至屢屢被當作「反對證所稅」的理由。

例如,也有一種常聽到的說法是「證交稅每年貢獻一千億,散戶不論賺賠都繳了證交稅,怎麼能再課證所稅呢」?

這種論點的錯誤在於,證所稅並非對這些「不管賺錢賠錢」的散戶課稅,而是針對「在股市賺到錢」的人課稅,甚至財政部或行政院原本的規劃是「每年在股市淨賺三百萬或四百萬」的人,才需繳證所稅。所以重點在於:「一年賺了三、四百萬的人,究竟該不該繳稅」;而不是在於「沒賺錢的散戶,每年繳了多少證交稅」。

再做一次證券與一般企業的對照。依現行法規,在台灣的企業,每年只要賺錢超過十二萬元,就要繳交十七% 的營所稅,這是一個行之有年,大家習以為常的制度;所以還好沒有人說「營業稅每年貢獻近三千億,企業不論賺賠都繳了營業稅,怎麼能再課營所稅呢」?

參考各國情況,就會發現證所稅的制度雖各有不同,但「賺的多繳的多」仍是普世價值。全世界有一百多個國家課徵證所稅,台灣是少數的例外。許多人以為香港、新加坡沒有證所稅,但這又是一個以訛傳訛的錯誤訊息。

香港和新加坡沒有正式「證所稅」的名稱,但並不代表他們沒有證所稅。因為「經常性」的股市交易者會被認定為屬於營業行為,所以雖然這些人是「散戶」,但他們的股市獲利需在港星分別繳交十六.五%與十七%的營所稅。

另外,香港和新加坡也都有證交稅,雖然名稱不同。例如香港收取股市印花稅,買進和賣出時各收千分之一,合起來跟新加坡一樣是千分之二,略低於台灣現行的千分之三。香港的證交稅稅收貢獻也不少,大約佔香港每年總稅收七%,甚至高於台灣,但在港星沒有聽到誰,像在台灣一樣站出來說,股市投資人貢獻多大,甚至政府應該要對他們頒發「惠我良多」獎章的。

英國也是另一個有證交稅也有證所稅的國家。英國證交稅稅率較高,達千分之五;證所稅則有五十萬台幣免稅額,超過的部分課十八%及廿八%的證所稅;日本沒有免稅額,課徵廿%證所稅,日本也曾長期施行由投資人自行決定,在證交稅或證所稅之間二選一的做法,但證交稅的稅率則高達千分之十。其他美國、德國等多數國家,都沒有免稅額,證所稅稅率則自十%至三九.九%不等。

整體而言,比較各國的證所稅及證交稅,因此須看免稅額度及稅率的配套,不是簡單一個零與一,有或沒有的問題。台灣這幾個月來討論證所稅的過程,很像瞎子摸象,不但解讀各有不同,甚至事實不斷被扭曲並宣傳,證所稅的推動就更增加了困難度。

中國時報 2012-07-23

 

【編者按】

1. 何謂證券交易稅
買受未上市或上櫃公司股票時,買受人應依每次交易成交價格按千分之三稅率,於成交日代徵證券交易稅,並應於次日填具繳款書向國庫繳納之。

2. 何謂證券交易所得稅
證所稅則是針對有價證券交易所得額課徵所得稅。即按證券資本資產因買賣而發生的增值所得或資本利得課徵之。

3. 台灣團結聯盟黨團總召許忠信則說,將提出修正動議,要求將證交稅稅率降為0。

=====================================================

劉憶如:藍版證所稅「小吃店理論」不符「有所得就課稅」理念

鉅亨網記者郭幸宜 台北  2012-05-29 21:36 

劉憶如在提出辭呈後2小時內,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表示,辭職最大的原因在於她認為國民黨團提出的證所稅版本,將使得在股票市場大量獲利的人,仍然不用繳「所得稅」,這與政院版本基於公平正義、量能課稅的原則相去甚遠,基於理念不合而選擇掛冠求去,同時她也表示,自己未來將不再任公職,表達強烈的求去念頭。

劉憶如指出,推動證所稅主要理念就是「有所得就課稅」;反觀國民黨版的基本上就是提高證交稅,當股市在8500點以下就不課稅;當超過8500點以上,就將證交稅提高到千分之3.2

劉憶如認為,國民黨立委認為多出來的千分之0.2是屬於「小吃店理論」,也就是對所有人都課稅,不論賠錢或賺錢的人都要多繳一點稅,與她主張的「有所得就課稅」本意完全不同。

事實上,在這場由立院強勢主導,以及利益團體有系統影響政策的過程中,促使市場大戶、券商公會、工商團體,用未知的恐懼影響散戶,恐讓曾獲高度民意支持的證所稅,就此嘎然而止。

此外,劉憶如在言談中也透露,國民黨版的證所稅方案是由府院黨的秘書長找來五位提出證所稅版本的國民黨立委,以及沒有版本,但很多建議的立委費鴻泰,再加上行政院版本一起開會討論,但由於會議沒有交集,因此最後由國民黨中央政策執行長林鴻池統整出最後版本。

劉憶如認為,推動政所稅證最大困難在於我國沒有證所稅,更不關心這個議題,也不清楚世界各國證交稅;證所稅是如何發展運作的。

她說,證所稅已是全世界各地的制度,OECD的27個國家中,只有一個國家沒有證所稅,而其他例如香港、新加坡等非OECD的國家也會課證所稅,而英國、韓國更是證交稅、證所稅都有。

劉憶如說,香港、倫敦都是世界金融中心,其中香港跟新加坡證交稅是千分之2,香港是買進千分之1,賣出也課千分之1,合起來千分之2;英國證交稅是千分之5,但是這麼簡單的資訊,台灣社會大眾卻仍不求甚解。

 

在5月29日中午,劉憶如提出辭呈的兩小時內,《天下》雜誌獨家專訪,直問兩個月推動證所稅,遇到什麼壓力?為什麼這麼困難?為什麼一定要辭職?未來想做些什麼?

劉憶如表示:「根據國民黨整合之後的立院版本,和原來基於公平正義、量能課稅的理念差異甚大,所以辭職,」她接著說,「我在乎的,是『有所得的人』應該繳稅;國民黨版讓在­股票市場大量獲利的人,仍然不用繳『所得稅』。」
當被問到,外界將以「四個月的財政部長」、「母女都以證所稅課徵下台」的歷史定位,來形容她。她輕鬆回應:「我來財政部,不是為了追求歷史定位,我就是希望能推動租稅公平­」。

影音專訪(2)-為什麼推動證所稅政策這麼困難:http://goo.gl/CKIWw
影音專訪(3)-國民黨版本是哪些人主導:http://goo.gl/NDHjw
影音專訪(4)-先進國家都有證所稅:http://goo.gl/Ajd0E

獨家專訪
(1)劉憶如:我在乎的是『有所得的人』該繳稅http://goo.gl/XcN8E
(2)劉憶如:我不追求歷史定位,只想推動稅制公平:http://goo.gl/c4n7j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