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國家暴力

◎ 本真

1、 我問過一位精明過人與許信良共治民進黨的秘書長,為什麼口口聲聲「外省人」?年輕有為的他笑嘻嘻的答道「那麼說,怎樣講?!」,對我頗似乎不以為然,因為我已質問過流裏的台上人物為什麼稱台灣話為閩南語。秘書長根本沒意識想及我的立場是關于到底你屬於那一個家的徵結,開章明義已自表明台灣為中國的一個省份,對于這點他全不在乎。

在類似這批人的領導下,即使該黨再僥倖勝選,我預感遲早仍會一敗塗地,不幸今果然應驗,民進黨從歡天喜地當政到失去重心自我瓦解,已成事實。

2、 台灣人二戰甫告結束,就立刻經歷了一次空前的大災難,本來國民黨在中國所至之處,即呈哀鴻禍害,但台灣人天真相信美國飛機散佈下來的傳單承諾自由將至的訊息,根本亳無警覺性。

228震懾了台灣魂,但228是國家暴力嗎?究竟又是指那一個國家?于國家內部掌握國家機器行使暴力殘害人民謂之國家暴力。中國國民黨以土匪戰勝者的姿態到台灣抓人殺人,是一國國家內部的事嗎?這豈不等于承認北京當局一向認為台灣問題是中國內部問題嗎?

有意指出歷史記憶表示仍有有希望,但要討論必需突破濃霧,使陽光普照讓真相明顯化,了解歷史事件是基本的思考,是清楚問題的形成過程。論228受害人應先釐定認同的出發點是台灣人自己?或是以台灣歸屬中國而將此問題定義為同一國家內的國家暴力?簡直針對228,所發生的史實己不容連戰等否認抹減,但最微細似乎無關緊要而又間接透露近慣通常隱藏于內心的秘密觀點,就是將此視中國內部歷史官民衝突的一個暴力事件。

3、 講國家暴力,有心人應講給天安門廣場流血的兇手聽,典型的國家暴力,就是日本在華的南京大屠殺,與阿根廷70-80右派軍方用刑並殺害三萬的例子,許多天主教與軍方合作密告,不少獻身貧民區工作追求解放的神父亦受到迫害,新任教皇當時係南美洲耶蘇會會上的領導者,他否認曾與軍方妥協。60年代印尼蘇哈托政權,受到季辛及的助福,殺人百萬以上,無疑是一種超級國家暴力,但印尼佔領下對于帝汶(今已獨立) 的滅族則為外國入侵泯滅人權的行為,同時西方世界良心的沉默面臨檢驗。

228發生于中國境外的台灣,如何天馬行空說成國家暴力?當代台灣島上的政治對抗,反映並產生了歷史意義的重要性。對于目前台灣社會和政治上敵我關係的分析觀點,牽涉及一個人心理上基本的民族認同或一個政治人物微弱的台灣歷史意識。如果一個人缺乏台灣意識,披上知識份子的身份,當然會故弄玄虛自我聰明公正無私似的主張不投藍緣,才子心血來潮的自以為超然偉大高于一般凡人。一個人若早被外來統治者教育成死心塌地認同中華民國,當然會把在台灣的政治現象視為中國歷史現實的一部份,而不知自為外來統治暴力有計劃扭亂歪曲輿論的產物,因此有意無意中必然掉落入中華史觀的陷阱。國民黨在中國是中國史的一頁,其在台滔天罪行,則係于佔領和離開中國後亡命政權靠美支持下所犯。

4、 以為藍綠純為國內兩道力量的競賽,由是產生了台灣綠台灣藍兩分法的荒謬想法,並自將中國藍偷渡等同于台灣藍,殊不知且漠視台灣不過是中國藍統治者的附庸而己。愛爾蘭獲得獨立前,若將愛爾蘭人反抗大英帝國主義的前仆後繼運動視為英國國內爭取自由的一個問題,不是很荒唐無知嗎?

想與國民黨勢力討價還價協商,對於台灣的前途與進步事倍功半,台灣人主力的目標,應是直接完全消滅國民黨的腐化污濫體制。妥協,只是浪費時間精力。與國民黨既得利益權貴階級你兄我弟親善,不外自取辱。

根本解決亂象,解決台灣能源、競爭力、生產分配以及社會教育司法國防等種種與國民黨中國體制的問題糾纒,只有全力盡速建立自己的國家一途,否則徒成捨本逐末。台灣人的無謂摸索與修改路線,從獨立建國繞圈子又回到原點,國民黨換了個面具,與台灣政客虛情假意鬼行一番,言莫分彼些而繼續執政,維持了中國人在殖民地上的國民黨政治權力。

5、 當中國國民黨特務拿香煙觸燒台灣人犯時,他們兇駡「你們台灣人。」以前中國共產黨整的是走資派的本國中國人,中國國民黨捉中國人亦捉台灣人,但特務絕不會怒咒中國籍貫背景的人犯「你們台灣人」更不用喊「你們中國人。」的這個道理很明白,台灣人不被中國國民黨視為真正的中國人,區別謂明。國民黨人用懷疑目盯的眼光,對筆者試探「我們不知你心裹在想什麽」並警告說:「你們想造反‧‧‧」像彭明敏分點地位給你們,就乖乖不會再圖異軌。」個人心裏有備,一般人只自述家世小康向來與世無爭為詞「友善對話」交代應付,這是我的親自經驗。當我多年後回到台灣時,國民黨的同學破口大駡李登輝,又對我慨言:「現在你們台灣人‧‧‧。」好像終于識破了我在屬另一邊。蔡小姐飲水思源,應領會沒有這些國民黨中國人所輕蔑為無水準的「你們台灣人」,沒有純樸的鄉佬鄉婦妳那來的六百多萬票。有感附帶順此稍為言及。有情有義的台灣男女百姓相挺民進黨不知感激?一個本非台灣人政治運動出身的女子,台灣付予信任,台灣人直爽可見一般。

國民黨中能耐能與宋楚瑜相比者唯中國新黨的師爺關中,因此李收攬關以為制衡。宋政治機運不佳,連戰連敗,命猶不及愚下可及的連戰或白臉馬英九,然而宋心中不忘的卻仍是一度給予他熱烈的中原子弟。百思不解的是台灣政治人物不同的估價角度,有時甚至不惜踐踏台灣的支持群眾,是不是亦相信了國民黨所說的這些台灣人土裏土氣?!

本真 3/31/2013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