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漫畫諷夢想家 馮光遠再挨告

蘋果日報╱張欽╱台北報導

專欄作家馮光遠,針對建國百年國慶晚會《夢想家》音樂劇,兩晚燒掉近二億三千萬元一事,在《壹週刊》刊登「夢想性」漫畫,諷刺文建會前主委盛治仁,遭盛控告誹謗獲不起訴後,馮另把漫畫及感想貼到部落格,又被盛告誹謗。

「盛治仁對號入座」

馮光遠先前因「夢想性」漫畫挨告,獲檢方不起訴後,遂在部落格重貼這張漫畫,畫中有許多男女在口交或交媾,甚至大玩鋼管舞,其中一位女子說:「主委我陪你玩,下次給我個小標案就可以了。」盛治仁認為,漫畫中的主委就是指他,轉而向法官自訴馮涉嫌加重誹謗。

台北地院昨首度開庭,盛治仁未到庭,僅馮光遠親自到庭。馮主張「是盛治仁自己對號入座,若漫畫中主委是他,試問對話的女子是誰?」馮表示,盛在訴狀中指名道姓該女姓陳。此外馮還在臉書成立「一塊錢救光遠」專頁,聲稱要應付此官司還差一塊錢,希望網友按讚幫他打氣。盛治仁昨聯繫不上。

2013-04-12

=========================================================

國寶級白目馮光遠在此

哈,盛治仁這個觀光集團總經理,真的是有對號入座的習性

謝謝大家一塊救光遠,有些網友還不只一塊哩,十塊百塊甚至千塊萬塊他們都願意,寫到這裡,我忍不住淚崩了……

(在休息兩小時,吃了頓補的,喝了幾杯香的,情緒穩定之後)是這樣的,有些人對於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還不是很清楚,我在接了多通電話之後,覺得必須再用最簡單的方式跟大家報告一遍。

整件事情要從一個叫做「金溥聰馬英九吳敦義」的集團用人民納稅錢2.3億,在兩個晚上揮霍殆盡,讓一個叫做賴聲川的文化痞子做了齣叫做「夢想家」的搖滾音樂劇講起。因為其中弊端太大,吃相太難看,貪婪醜樣太刺人,引起全民公憤,紛紛用各種方式撻伐。我,馮光遠,偏偏是個喜歡湊熱鬧的人,於是也為文把這整件事後面的黑手之一,即前文建會主委盛治仁,好好修理了一頓。

盛治仁見苗頭不對,為了護主(當時他的主子馬英九正披著一塊「清廉牌遮羞披風」進行選舉)倉皇辭官,去了一家觀光集團當總經理。

這段期間,我在《壹週刊》上的專欄〈家庭性辭典〉出現了一則漫畫,叫做「夢想性」,這是我自己非常喜歡的一則創作,就是下面這一幅,請大家仔細欣賞。

不料盛治仁看了這幅漫畫之後,竟然對我提告,因為他堅持,畫中那個戴著面罩正在享受的小個子是他,他的理由是,因為旁邊那個女的稱這個小個「主委」。

「他,馬的」你這夢想家弊案背後的黑手,你知道台灣有多少「主委」嗎?員工福利委員會主委、公寓管理委員會主委、市場管理委員會主委、治喪委員會主委……「他,馬的」姓盛的,多少主委你知道嗎?你這蠢才當然不知道,因為你堅持那個雞雞正在被吸的人是你。

天哪?我是這麼地瞧不起你,這麼地鄙視你,這麼地把你當個跟馬英九一個等級(不過沒他那麼帥)的蠢才,你說,我會在我的故事裡把好康編派給你嗎?我發燒了嗎?我喝醉了嗎?我打算寫的「夢想家續集──夢遺家」因為沒有申請到2.3億所以精神錯亂了嗎?原來照你的說法,那個小個是你,盛─治─仁?天哪!!我所有的好友都會跟我抗議,「ㄟ,光遠,這麼好康的角色,盛治仁竟然說是他,你太不夠意思了吧?這角色應該是我吧?這種夢想性我夢了一輩子,想不到竟然是盛治仁跳出來對號入座認領了,告他!」

其實,姓盛的,你聽好了,如果你真的這麼熱愛這個角色,站在同是男人的立場,好吧,你要你就拿去吧,虛構故事我最拿手,再編一些好康的給我哥兒們就是了。。

不過,盛治仁自己認領這個小個子也就罷了。問題是,他竟然對我提告,這「他,馬的」盛治仁竟然告我,浪費我的時間,浪費我的錢。

不過,民事官司他在2012年11月自己撤掉了,關於他撤提告,我寫了篇大義凜然的部落格文章罵他,請大家自行進去看看。而刑事官司,檢察官則在今(2013)年的1月31日做出不起訴處分。
http://whiteeyeishere.blogspot.tw/2012/12/blog-post_18.html?q=%E7%9B%9B%E6%B2%BB%E4%BB%81

盛治仁搞出「夢想家」這麼一個貪腐大案,自己不思檢討,還四處告人,難道「他,馬的」真理都在他們那邊嗎?我好好的諷刺他一頓,想不到,他又來告了,這回,他告我的內容裡,又跟這幅漫畫有關。

原來,我文章裡諷刺他對號入座,並且好奇那個含鳥的女人是誰?(老實講,作為一個原創者,我真的不知道那個蹲在盛治仁自稱是他的小個子面前的女人是誰)他於是告我妨礙名譽。可是這一次,我真的笑了。因為他不但告我,而且還替他的好友陳〤茜抱不平,你盛治仁對號入座的習慣真的讓我、讓台灣人、讓世界、讓宇宙大開眼界了。

盛治仁,我雖然不屑你,更不屑那個陳〤茜(瞧,我沒有寫全名,可見我還是厚道的),可是你大辣辣地把她扯進來,你真的是對不起人家啊!對啦,她的名聲很臭,可是我想她再怎麼惡質,然而你做為她的朋友,你這樣做,對嗎?好嗎?我覺得你應該跟她打個電話道歉。

好啦,我也懶得在這裡教訓你,反正咱們官司進行中,遲早還是要見面。到底,我這文章主要是幫一些朋友多瞭解一下「一塊救光遠」。

諸位,就這樣了,人說久病成醫,我被告這麼多次,也早就成仙了,總之,還是謝謝大家的支持,以後,咱麼大家在台灣民主、反貪、幽默的路上,還是要互相多加照應喔!

by 馮光遠(白目,國寶級)

Labels: 夢想家個屁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