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怪醫柯文哲的假「素人政治」

鄭谷雨╱不自由撰稿人

用「怪醫」一詞來形容柯文哲,當然不是我的發明,已經有媒體這樣用了,我只是學舌。

用「怪醫」一詞來描繪柯文哲,其實是很令人猶豫的,小時候的漫書畫裡,「怪醫秦博士」(後來的「怪醫黑傑克」)是個無照密醫,特立獨行,這和柯文哲很像,但是秦怪醫醫術高超,活人無數,更重要的是,他的手術刀,同時劃向社會的黑暗與不公,這才是怪醫的真價值,但柯文哲呢?他是「怪醫」嗎?

從柯文哲崛起至今,他最為媒體稱道的,是他的「快人快語」,或「怪人怪語」。媒體當然很容易喜歡他,因為他提供了媒體天天都需要的東西:新聞。

一位手持五顏六色、密密麻麻抗議標牌的資深訪民,他在行政院門口的控訴與淚痕,不成為新聞。

一位遊民的喃喃自語,或是對社會體制的怨懟,也不是新聞。在很多時候,來自基層草根的抗爭反叛,可能是因為不夠激烈,可能是主題過於冷僻,更可能是因為觸犯了體制禁忌,成不了「新聞」。

但是一位急救名醫,去歷史、無邏輯的怪話,卻始終占據相當媒體版面,並且被歌頌為「素人政治」。媒體並不在乎他發言的自我矛盾、空洞虛浮,因為,這位「素人政治(家)」的言論,切合媒體的需要,也絕不挑戰主流媒體的意識形態與權力結構。

媒體吹捧公民運動,於是柯怪醫在北京說,白衫軍是台灣歷史上首度出現的公民社會運動,媒體加以大幅報導,也絕不批評柯對台灣社運史的無知,因為媒體也總是遺忘歷史,追逐新潮。

媒體討厭某些權貴(其實掩護了更多的權貴),於是柯怪醫說他經手救治的病人因為是權貴才得救,掏空了他自己專業得以立足的基礎。

媒體討厭馬英九,所以柯怪醫說只要不是馬團隊的人,都可以加入柯團隊,而且預言連戰可能支持他,忘了他才剛說連公子來自權貴世家。

媒體操作、渲染藍綠對立,卻又嫌棄藍綠都是爛蘋果,於是柯怪醫就批判政治兩極化,說政客只會喊口號,耍嘴皮,但是他沒有揭櫫新願景,沒有說要靠怎樣的力量組合,和政治理想來指引方向,來打破藍綠壟斷的政治結構。柯怪醫才真正是台灣政客中「耍嘴皮」的極致案例,完全是得了便宜還賣乖。

媒體對蘇貞昌厭煩,對謝長廷無感,於是柯怪醫又大罵律師世代,這其實是精準的政治算計,鞭打蘇貞昌,討好蔡英文,踐踏顧立雄,這種操作又怎可能是「素人政治」?

怪醫秦博士在某種程度上,是體制的挑戰者、反逆者,怪醫柯文哲,卻是台灣平庸政治的順從者與得利者。

這幾周來柯怪醫的表現,證明了柯怪醫是台灣平庸政治、媚俗媒體「自我再生產」的經典產品。由於政治越來越缺乏理想性,越來越讓人冷感,於是在政治市場上出現了供應「素人政治」的需要,而這個「素人政治」新產品,又絕不能真正挑戰台灣政媒圈的價值與權力,於是,橫空出世的這位「素人政治(家)」-柯文哲,僅僅只是以更多、更新也更腥的口水來滿足政治市場上的需要,填充政治市場上的缺口,卻打破不了藍綠壟斷的權力結構。

那些期待社會大改革大進步的朋友,對於柯怪醫,大概是到了可以拋棄幻想的時候了。

2014-01-2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