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凌虐致死」改「藉勢凌虐」 刑期7年變6月

桃園地院輕判洪案,其中遭嚴厲指控凌虐洪仲丘的269旅禁閉室管理士陳毅勳,軍事檢察署原本依《陸海空軍刑法》「上官藉勢凌虐軍人致死罪」起訴,可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徒刑,桃園地院變更成刑度5年以下的「上官藉勢凌虐軍人罪」,輕判6個月可易科罰金,更是讓外界譁然。

陳毅勳輕判 最大爭議

陳毅勳被控在洪仲丘送醫當天上午,命令包括洪仲丘在內的4名禁閉生密集進行操作波比操八式、交互蹲跳、開合跳,以及加強型伏地挺身多樣動作,違反國軍官兵基本體能訓練項目。

法院認為陳毅勳明知洪仲丘已2次反應無力施作,仍執意要求完成動作。不過,法院合議庭認為陳毅勳是在上午操課,中午之後洪仲丘仍可活動自如,並沒有熱衰竭或中暑的情況,應與洪的死亡沒有因果關係。但家屬質疑,最後洪仲丘仍死亡,並非沒有因果關係卸責。

妨害自由 變私刑拘禁

昨天下午4時,陳毅勳母親在宜蘭老家開設的理髮店照常營業,牆上電視不斷播放洪案進度。原本陳母表情嚴肅,直到4時宣判,陳毅勳一審判6月徒刑,可易科罰金,陳母瞬間鬆了一口氣,一解愁容。但面對鏡頭,陳母不願多談,只頻頻點頭說:「謝謝!謝謝關心!」

542旅長沈威志、副旅長何江忠、連長徐信正、副連長劉延俊、上士范佐憲、士官長陳以人等6人原本以《陸海空刑法》第44條「共同職權妨害自由、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懲罰」等起訴,最重可以處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

徐信正認錯 反判最重

桃園地院改以《刑法》第134條「公務人員假藉職務上之權力私刑拘禁」輕判,除徐信正最重判8個月外,其餘5人均判6個月,同樣受到外界議論。而徐信正最坦然面對疏失,卻被判8月最重。

桃園地院民事庭長吳為平說,徐信正等6人除觸犯私自拘禁罪外,還觸犯《刑法》302條的共同職權妨害自由、134條加重其刑1/2及《陸海空軍刑法》第144條的共同職權妨害自由、對部屬施以法定種類以外懲罰,一同觸犯數罪名,因此不得易科罰金。

沈威志等人被判有期徒刑6到8個月不等,但未獲緩刑,若沒有上訴,將會影響軍職,因此委任律師都表達將會上訴,以爭取無罪或者緩刑的機會;被告則大多不出面回應,家屬也都是噤聲不答。

2014-03-08

《洪仲丘案》網友不滿輕判 網路起底3法官

洪案從去年八月移審桃園地院到昨天宣判,外界對合議庭法官的看法簡直是兩樣情,去年八月時,網友對法官充滿期待、肯定、認為沒包袱,但昨天不少網友不滿法官輕判,在網路上「起底」法官。

原認為三人沒包袱 不料期待落空

合議庭受命法官丁俞尹是台大法律系、交大科技法律所畢業,司法官訓練所四十九期結業,擔任法官三年多,曾審理中油油污處理工程隊管理員採購招標弊案等。

審判長鄭吉雄是司法官訓練所四十三期結業,陪席法官許菁樺是中正大學財經法律所畢業、司法官訓練所五十期結業的新秀法官。

三人因審理洪案備受矚目,經常被媒體追著跑,兩位女法官堅持不願對外發言,在近五個月密集審理期間,多由審判長鄭吉雄主導訊問;鄭吉雄疾言厲色的庭訊方式,常讓被告冷汗直流,甚至多次對被告在公文往來、推卸責任等過於草率而當庭動怒。

2014-03-08

==============================================

洪仲丘案輕判 洪家斥司法黑暗


桃園地院 認定洪非遭凌虐致死

全國矚目的陸軍五四二旅下士洪仲丘疑遭凌虐致死案桃園地院昨天宣判,法官認定洪並非遭集體凌虐致死,而是過度操練造成突發的運動型中暑送醫不治,十八名被告中,五人獲判無罪,其餘十三人則獲輕判。洪舅胡世和聆判步出法庭後激動的倒比拇指「倒讚」,痛斥這是「黑色的政府、黑心的國防部,台灣司法黑暗的一天!」並強烈要求檢察官提起上訴。

十八名被告中,五四二旅有六人,二六九旅有十二人,依照判決書,刑度最高的是五四二旅旅部連前連長徐信正判刑八月,另前旅長沈威志等十二人分別為三月至六月不等徒刑,部分被告得易科罰金免坐牢。判決結果傳開後,輿論譁然,並直指曾說「這案子我管定了」的馬英九總統要出來做個交代。

18被告5無罪13輕判 輿論譁然

洪案去年八月在軍審法完成修法實施後,移由桃園地院審理,地院合議庭歷經六個多月審理,昨天包括洪家人有多人到庭聆判。眾人聽到審判長鄭吉雄宣讀判決主文時,臉色全沉了下來,不斷搖頭低語:「怎麼會這樣判?」庭後洪舅胡世和激動的比「倒讚」手勢,痛斥這是「台灣司法黑暗的一天!」他強調,這個「手勢」代表家屬內心對判決結果的不滿與無法接受。洪母、洪姊則在旁痛哭、哽咽無法自已。

洪案被告中,被以陸海空軍刑法上官藉勢凌虐軍人致死罪嫌起訴的二六九旅禁閉室中士管理士陳毅勳,原是罪名最重的被告,面臨最重無期徒刑的刑期,但合議庭審理認為,去年七月三日上午,陳對禁閉、悔過生操練近一小時後,又實施加強型伏地挺身五十下,逾越教育與訓練的必要,但與洪仲丘當日下午發生中暑導致死亡的結果並無直接關連,仍觸犯上官藉勢凌虐軍人罪,判處六月徒刑,得易科罰金。

管理士、前旅長 都只判刑6月

最受洪家人責難的五四二旅前旅長沈威志、前副旅長何江忠、前旅部連連長徐信正、前副連長劉延俊與士官長陳以人、上士范佐憲六人,合議庭審理認為,沈威志等四名將官、校尉官本應知悉國軍資通安全獎懲規定與士官獎懲作業流程,卻未盡查閱、確認相關規定的義務,同意執行洪的悔過案,陳、范則到士評會與加速體檢流程促使這件懲處案,均觸犯共同公務員假借職務上權力私行拘禁罪,其中徐信正須負最大責任,判處八月徒刑需入監,餘則考量被告素行尚屬良好,均判處六月徒刑,因公務員犯此罪加重其刑二分之一,本刑逾五年,均不得易科罰金。

而二六九旅憲兵官郭毓龍,合議庭審理認為,他在未經旅長楊芳漢批示前,將洪仲丘執行悔過,以此罪名判處拘役卅日及三月徒刑,因本刑加重逾五年,不得易科罰金。

此外,合議庭認為案發日下午在勤的禁閉室副室長羅濟元、管理士李念祖、李侑政、黃冠鈞對管理均有注意義務,卻無視洪仲丘在酷暑的惡劣環境下接受超過體能負荷的基本教練與體能操練,引發運動型中暑,導致多重器官衰竭死亡,均觸犯業務過失致死罪,其中李念祖,判處六月徒刑,羅與李侑政、黃冠鈞各處五月徒刑,均得易科罰金;禁閉室長蕭志明、副室長宋浩群、管理士侯孟南、黃聖筌、張豐政因案發時分別在外受訓或休假,並無過失,判決無罪。

===========================================

合議庭認定洪死於意外 非凌虐致死


洪仲丘之死,桃園地院昨天對十八名被告作出輕判乃至無罪判決,理由是合議庭認定洪仲丘是因去年七月三日下午在惡劣環境操練,加上自身屬高危險群而引發運動型中暑,送醫不治,並非軍檢起訴所指「累積疲勞」導致中暑,更非遭凌虐致死;另一個理由則是,洪仲丘被部隊送悔過所引用的處罰規定與人事作業雖有連串違失,卻無法指出部隊各級長官間有惡整洪仲丘的上下聯絡。洪的死亡雖是悲劇,但卻是意外,誰都不願看到如此,加上部隊長官是連串疏失,並非上下合謀惡整,因此難以重刑相繩。
合議庭會作出洪是意外死亡的認定,關鍵就是法醫石台平的證詞,石台平在合議庭作證時指出,人體中暑都是突然發生的,不會因先前的疲勞累積造成,只要經過短暫休息,恢復體力應該就沒問題,就是如此的關鍵證詞,「一刀切斷」了陳毅勳在案發日上午的過度操練,與洪下午中暑死亡的因果關係,甚至就連業務過失致死罪也沾不上邊,因此獲合議庭將「上官藉勢凌虐軍人致死罪」的起訴罪名變更為「上官藉勢凌虐軍人罪」,輕判六月徒刑。

法醫證詞 人體中暑是突然發生

而當日在禁閉室執勤的代理副室長羅濟元,管理士李念祖、陳嘉祥、李侑政、黃冠鈞五人,合議庭認為他們應注意洪仲丘的身體與體力狀況,卻都未注意,造成洪引發中暑導致死亡,因此以業務過失致死罪論罪;反之,當時在外受訓的禁閉室長蕭志明與實施休假的副室長宋浩群與管理士侯孟南、黃聖筌、張豐政則獲判無罪。

而在五四二旅部分,合議庭認為前旅長沈威志、何江忠、徐信正、劉延俊等四名軍官對於士官執行悔過的軍方規範本有義務查閱與確認,洪攜帶照相手機入營的違紀行為,國軍資通安全獎懲規定並無實施悔過規定,因軍方對特定型態的過犯已經有所明確規定,部隊長官因此不能以參用陸海空軍懲罰法的懲罰樣態搪塞,且對於士官獎懲的人事作業規定須由副連長召開人評會的流程也未謹慎確認程序與文件。

處處違規 連長徐信正責任最大

合議庭指出,洪的悔過案,從處罰規定的引用與人事作業流程,堪稱處處違反規定,卻歷經各級單位核定,一路過關上呈何江忠與沈威志批示,其間完全沒有人指出錯誤,顯示部隊的便宜行事,其中以前連長徐信正需負起的責任最大,而陳以人、范佐憲因主導士評會且努力加速洪的體檢流程,認為六人均觸犯公務員假借職務上之權力私行拘禁罪,但因無證據顯示六人有密切的惡整洪仲丘的犯意聯絡,雖經加重其刑二分之一,仍分別判處八月及六月不等徒刑。自由時報20140308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