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文林苑案王耀德自行拆掉組合屋,家族意見不合爆內訌?

文林苑案都更爭議纏訟多時,王家土地所有權人之一王耀德的父親王廣樹,前天才代表王家向法院提存1756萬餘元反擔保金,暫保住原址的組合屋,上午王耀德卻突然率人將組合屋拆除。他說,法院已經判王家敗訴,如今建商又提出2億多元訴訟,「這個遊戲玩不起」,決定拆除組合屋結束抗爭。不過,他的伯父王清泉等人反對拆除組合屋,表示將持續守護家園,王家是否就此全部結束抗爭,仍有變數。

王耀德自行拆掉組合屋,未與其他家人商量,家族成員疑似意見不合爆內訌;王廣樹表示:「兒子做這事都沒跟我商量,我會和律師研究。」文林苑爭議能否就此落幕,有待觀察。

文林苑王家抗爭至今,王家在原址僅保留一處組合屋,但建商聲請法院假執行拆屋,王家若想避免組合屋被拆,須提存1756萬餘元反擔保金,王家日前才向社會大眾發起借款,籌措到反擔保金,組合屋拆除危機才解除。

王耀德上午自行拆屋,持反對意見的大伯王清泉聞訊後,趕至現場,但組合屋已被鐵皮圍死,王清泉繞路從文林路衝入施工現場,仍無力阻止組合屋遭拆除,最後只能在現場大聲抗議,對拆除工大罵「沒良心、搶土地」。王耀德表示,拆除組合屋是他自己的決定,強調他是地主,隨後離去,獨留大伯在現場。

另外,聲援王家反都更的都更受害聯盟人員和文林苑的同意戶也聞訊到現場,雙方一言不合,爆發口角拉扯,截至中午,現場爭吵不休。

2014-03-14

 

==========================================

王耀德:王家輸了 這是唯一選擇

文林苑都更案中,擁有王家2/3土地所有權的王耀德,昨日上午自行拆除王家組合屋後發表書面聲明強調,這事件已惡化到無法承受,他必須果斷決定,避免後續毀滅性的傷害發生在自己身上。他不願意打腫臉充胖子,不顧一切的放任戰線延長,一力擔下難以承受的傷害,最終走向不歸路,他做不來。自拆組合屋變成他唯一的選擇。

自我保護 只好出手

王耀德說,原地重建的目標已失敗,王家打輸了這場仗。相信順利蓋成大樓的建商跟同意戶,也不會有勝利的雀躍。這是一個讓所有當事人都輸的慘痛經驗,他出自於自我保護,跳出來要終止一切的紛爭,希望日後所有的矛頭指向他,各方人士請放下心頭的執念,不要再對文林苑的任何當事人有謾罵,也不要再互相攻訐。

王耀德坦言,他真的沒有辦法為了提供都更盟抗爭空間而樂意背債上千萬,甚至上億債務壓力。今天他若是繼續沉默,他的未來只剩3條路可走:1.像乞丐一樣繼續向社會募款賠給建商。2.向建商跪地求饒,放他一條生路。3.走投無路投河自殺。而這些都不是他願意的。

天價賠償 難以承擔

聲明中說,過年前法院一審裁定,組合屋的存在為無權占有,王家正式宣告處於完全劣勢,等著被打贏官司的原告提出天價般損害賠償。有人居然極力鼓吹持續抗爭,無視於即將來到的天價損害賠償官司。都更受害聯盟持續運作的慘痛代價,將完全由他與父親二人承擔,這焦土作戰的代價真是極度不平等!衡量狀況後,自行拆屋變成了他唯一能做的選擇。

反擔保金 加深恐懼

王耀德表示,二月底獲知反擔保金借款目標順利達陣,看著歡欣鼓舞的氛圍,他心中惶恐達到最高點。一群人未經他同意,擅自幫他向另一群人借一筆他可能要花上20年才能償還的款項,將這筆錢提存法院,以不負任何責任的保證,似法院是他們開的、法官是他們管的姿態昭告天下,這筆反擔保金一定會返還?

他說,文林苑強拆事件真正的受害人,居住在其內被迫遷移的人員,全部皆已願意退一步海闊天空(包含他媽媽、親姊及嬸婆一家人)。

他老爸依然力排眾議,只為提供在王家被強拆時給予全力援助的都更盟足夠的抗爭空間。不能對不起那些援助過王家的人,是他父親時常告誡他的事。

台灣都更受害者聯盟隨後也發聲明稿,強調「我們從未逼迫王家繼續抗爭」。並說,募集來的1756萬元反擔保金,是由都更聯盟簽約、王廣樹委任律師詹順貴擔保。如果沒有鄭重確認王家人意願,出於共度難關的心意,就無須以團體信譽擔保,向社會大眾募集借款。

2014-03-14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