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民怨一旦潰堤 馬金準備犧牲江宜樺

一連串的搞花樣、耍心機,一再激怒抗爭學生情緒,終於掀起更高更激烈的抗爭怒潮。這次金由駐美代表升任國安會祕書長,在必要時候犧牲江宜樺,不惜一切力保馬英九,不脫他一貫行事風格。

反服貿的太陽花學運,330那天真的開出一朵大大的花,至今依然堅持力推服貿到底,不願退讓的馬英九總統,也形同「開花」。馬掀起的這股「反服貿」浪潮,如果真的潰堤,馬金也已做了最壞打算,有犧牲江宜樺的心理準備。

反對黑箱服貿的抗爭行動,果然超出「馬金集團」的能力範圍。一連串的誤判,一連串的搞花樣、耍心機,不惜血濺街頭,一再激怒抗爭學生情緒,終於掀起更高更激烈的抗爭怒潮。

至今無法理解,學生為何反服貿

十八日抗爭學生占據立法院議場,馬英九的性格一向是「愈反對就愈強硬」,從一開始就打定主意,兩岸服貿絕對不退讓,堅持力推到底。在金溥聰二十一日返國,啟動「反制計畫」後,結果卻是「愈補愈大洞」,情況一發不可收拾。

金溥聰所擬定的「反制計畫」,安排馬英九在二十三日親自上場召開記者會。據悉,當時馬英九依然自信滿滿,深信這次抗爭事件,一定可以「妥善解決」。記者會前,馬把「核心幕僚」找來,一直問說,「為什麼這些學生要反對服貿?他們不知道這對台灣的利益有幫助嗎?他們怎麼可以占據立法院呢?」

馬英九不瞭解的事情很多,還交代「核心幕僚」說,記者會上他會好好向大家說明,為什麼服貿對台灣這麼重要,對於服貿,他依然展現務必通過的強硬態度。他真的無法理解,學生為何要反對服貿,這件事也讓他燃起了鬥志,下定決心一定要打贏這場戰役。

既然是一場戰役,這群學生就成了馬英九的「敵人」;而這場戰役的指揮官,就是負責國安的馬愛將金溥聰,一手策畫種種「制敵策略」。他們先把這群學生貼上「違法」、「暴力」,接著就讓金溥聰發揮「操作輿論」的專長,打算逐一搶回陣地。

二十三日,抗爭學生出現溫和與強硬的路線分歧,準備轉戰行政院,結果一連串的陰錯陽差,導致血濺街頭。據悉,依照高層的推演,如果抗爭學生轉戰行政院,只要與駐守的警察發生衝突,再透過媒體操作,就能扎扎實實套上「暴民」的大帽子。

「宣傳戰」、「媒體戰」、「標籤戰」

知情人士指出,哪有什麼「陰謀論」,所謂引誘學生攻進行政院、再強行驅離,根本不是這樣;當晚政院遭民眾闖入,府院高層第一時間反應是「震驚!震怒!」痛罵怎會發生這種事,唯一的選擇就是強力驅離,隔天天亮之前,絕不允許民眾占據行政院,府院高層明確劃定底線。

知情人士指出,政院被占領,「被迫」強力驅離,不料過程中發生流血,這些都是「多餘」的狀況。因為警方的強力手段,棍棒痛毆和平抗爭的民眾,血淋淋的照片登上各大媒體,讓一向重視媒體與社會觀感的高層不但相當不滿,也非常不諒解。相關人士透露,江宜樺一直辯解沒有血腥鎮壓,始終強調警方受傷人數更多,其實就是不願背負「血腥鎮壓」的沉重責任。只是,高層對於無端出現「血腥」情節,難以釋懷。

對當權者來說,無端又意外的「血腥場面」,讓江宜樺陷入極大的挑戰與傷害。江宜樺以前的台大學生發起連署,還燒了他寫的書,嚴厲譴責江宜樺「昨是今非」,翻他以前寫過的文章來打他的臉,打得江宜樺有口難言,只能透過行政院發言系統強調,「江宜樺沒有變!」

據指出,在高層的安排與鋪陳之下,血腥場面,以及江宜樺遭到昔日學生的挑戰,還有莫名其妙的「太陽餅」、「香蕉」爭議,變成輿論焦點話題,占據媒體版面;嚴重影響馬金「輿論戰」的節奏與效果,打亂整個「反制計畫」的進度。

為了反制抗爭能量,高層啟動「宣傳戰」、「媒體戰」。從二十四日開始,網路上開始流傳學運帶頭分子、支持學者教授們的背景資料,把他們定調為「民進黨」,有支持台獨的背景,這就是典型「標籤戰術」。

接著,行政系統也動起來。金管會罕見地主動對外表示,抗爭活動至今,台股市值損失多少;甚至一向立場中立的央行,也以「彭總裁的懶人包」出面替服貿辯護;總統府更安排工商企業團體與馬英九座談,馬政府著手鋪陳「安定牌」,開始動員工商界出面力挺服貿。

【1413期 新新聞周刊】2014-04-07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