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政府不該再縱容超時加班造成過勞職業傷病

◎ 陳順勝

屏東崇蘭派出所所長調派北上支援立法院反服貿學運維安,當日清晨出發北上,直到隔日下午結束任務,帶著弟兄繼續馬拉松式的勤務,這趟勤務至少長達31小時。南回住處1天後,騎車時腦中風自摔,醫師診斷是腦中風,昏迷指數3。

苗栗縣竹南警分局大山派出所副所長,為了學運兩度北上12小時以上支援警察勤務,結束當天中午回所即身體不適,因腦幹出血昏迷指數3。

這是典型超時加班工作,疑似因職業引起急性循環系統疾病。超時加班工作引起之職業傷病認定有兩大重點,其一為過勞引起之急性循環系統疾病,會引起腦血管或心血管疾病,嚴重者會過勞死或不可逆之失能。另一重點則因超時壓力引起之精神疾病,會導致現場不當反應暴力鎮壓,或事後個人之各種精神疾病。

在工作場所發生急性循環系統疾病包括腦血管疾病以及心臟疾病兩大類,通常要考慮支援調度的工作環境、工作狀況的變化等。對於疾病的發病要因,要考慮工作者的原有疾病,判斷因新工作對他的危險性,及其對原有疾病所加上的負荷,常常是構成腦血管疾病以及心臟疾病發作的主要原因,而不能歸咎他原來的疾病。

勞委會曾經發布被保險人於作業中,於工作當場促發疾病,而該項疾病與作業有相當因果關係者,視為職業病。在認定指引強調「超出尋常工作的特殊壓力」,有一定時間的、場所的、明確之超出尋常工作範圍的特殊壓力發生之事實為媒介而引發疾病。為了學運,指揮系統錯估情勢反應過當,調派外地警力,毋庸置疑時間與環境會超出尋常工作的特殊壓力。

警察人員發病前,有與工作有關連之突發學運事件,屬在特定的工作時間內有從事特別激烈(質或量的)的工作所致的精神的或肉體的負擔者。包括:傷病或死亡前二十四小時仍繼續不斷工作,或前一星期每天工作超過十六小時以上被認定之。另以每週四十八小時或兩週八十四小時工時以外之時數來計算加班時數,在發病日前一至六個月間,每月加班超過四十五小時以上時,隨著加班時數的延長,工作與發病間的關連性也隨之增強;發病當日往前推算一個月,其加班時間超過一百小時,或發病日往前推二至六月,每月加班累計超過八十小時者,亦被認定之。

工作時間是判定的重要依據之一,但並非僅考量工作時數,當加班時數並未超過,或由於工作狀況不固定而造成加班時數有變動時,此時除了以工作時數作為「量」的考量外,也會配合對工作內容造成的心理負荷來進行「質」的考量以作客觀綜合的判定,學運支援警力當然屬於這種情況。

因此除工作時間外,發病前曾遭遇到造成精神緊張且與發病具有相當密切關連的工作型態,包括:不規律的工作、工作時間過長、經常出差、輪班或夜班、溫度、噪音或時差等亦可納入考量。所謂「工作時間」指需經過刷卡、登記、報備或主管支持或其他合理證明等,並且認定與工作相關之範圍所耗用的時間,當然也包括整隊北上交通時間。

在判定腦中風等是否為職業引起時,與職業有關連之重度的體力消耗或精神的緊張(含重度的驚愕、恐怖等),而此體力消耗或精神的緊張都曾在醫學報告上被認為可以引起腦中風。而在遲發性發病的情況,自「特殊壓力」發生至發病的期間內,大部份應有過渡症狀如輕度的頭痛、噁心、暈眩等。

在有原有疾病的情況,如果該「特殊壓力」可顯著引起早期發病或急速惡化,可判定為「職業引起的急性循環系統疾病」。因為該疾病自然病程或其非職業因素亦常會引起發病或惡化,特別工作場所促發的疾病之特殊壓力與其自身體質、危險因子相比,由質與量考量工作特殊壓力常超過百分之五十機率。

至於職場壓力與相關之精神疾病,會造成警察人員因超時、壓力與過勞,當場反應過當,徒手或器械毆打學生頭部,或事後自己得到創傷症候群,或其它精神疾病。曾經有其他職場員工無法達到政府或公司要求,得憂鬱症自責,以死負責。

通常我們職業醫學專科醫師,會依工作相關心理壓力事件引起精神疾病認定參考指引來認定。會導致的疾病包羅幾乎所有的精神疾病,而其原因包括發生事件壓力類型、與非工作因素造成的心理負荷評估及紀錄。

發生事件壓力類型譬如學運維安調派支援,會考慮事故或是災害經歷、工作失敗、過重的責任發生等、工作的量與質的變化、身分變化等、職務與地位的變化等、與人際關係的變化問題。綜合評估各項目之強、中、弱程度。

非工作因素造成的心理負荷評估及紀錄,也會加速促成工作場所之職傷,調派支援的警察人員,應考慮他們個人事件、個人以外家人或親人發生的事件、金錢關係、經歷事件事故災害、住家環境變化、與他人的人際關係,有否原來存在的壓力,綜合評估各項目之強、中、弱程度。

以上兩大項特別要考慮廻避調派以下的警員官:遭遇生死交關之事故等,而造成極大的心理壓力時;因工作傷病而處於療養中的當事人;因病況急劇變化等,而遭遇極度痛苦時;極度長時間工作,而無法確保生理需求之最低限度睡眠時間等。

工作壓力漸漸受到重視,警察人員職業相關的精神疾病也應有管道可以申訴。特別在此次學運調派全國警力出差支援維安,造成之職業傷病,應作一次有公信力的專業普查與檢討,並研擬有效的對策,修正過時的準則與標準流程,防止警力被不必要的誤用或濫用,造成警察人員不必要的職業傷病,更不應把對部屬的關懷照顧責任推給學運的學生。

原載:【民報】2014年4月10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