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不問真假是非的族群

◎ 李日章

1995年,台大發表《台大哲學系事件調查報告》,並正式平反該案,我曾在 《民眾日報》發表(台大哲學系事件反映的深層問題)一文,探討該事件之所以發生的原因,指出這類事件會再三在中國社會發生,自有其深遠的歷史文化緣由。一兩千年來,中國的教育與學術一直是作為政治的奴婢而存在,基本上它們乃是統治者的工具,無時無刻不是在其操控之下,在中國歷史上根本沒有學術獨立這回事。

該文的檢討終止於此,未及進一步指出:伴隨著此一現象,也可以說由於此一現象,中國長久以來還存在著一個更壞的現象,那就是中國人普遍欠缺求真的精神:不崇尚真理、真實,不尊重真相與事實,為了現實的利益,可以隨意將其踐踏在腳下。不光是帝王這麼做,他的幫手(眾多的讀書人)這麼做,一般的庶民百姓也這麼做。這更是當權者動輒壓制人民思想、言論的深層原因。

這是人的一種墮落現象,呈現在中國人身上的這個現象,無疑是整個族群的集體墮落現象。中國的沉倫,這是一個重大的原因。

二十年來,政冶對學術與教育的操控,雖然尚末完至解除,但已放鬆不少,但後一個現象卻依然如故。這表現為普遍做假、說謊、不重視知識、胡亂爆料等等。

最近鬧得人心惶惶、一波末平一波又起的食安事件,就是普遍做假的一例。幾十年來公司行號普遍做假帳,則是大家見怪不怪的另一例。有怎麼樣的人民,就有怎樣的政府。人民既然如此,政府不問可知,其作假的事例比比皆是,如中油的油價估算,台電的核能發電成本估算,其做假是眾所皆知的。其他如各級機關的開支之浮報、濫報,各種建設工程的預算之灌水加成,也都是大家心知肚明的。

至於說謊,則幾乎已成為全民運動。奇怪的倒不是此一現象之普遍存在,而是大家之並不以此為異。因此,一個綽號"白賊七"的人竟可以混到副總統的高位;而後來的事實證明:位居其上的總統,在這方面竟然比他更為高桿,於是一個白賊九與一個白賊七,兩大說謊高手便恰如其份地穩坐中華民國正、副總統的寶座,絲毫無愧地充當起這麼一個國家的全體人民之代表。

這情形乃是業已存在於此地幾十年的情形之延續。在台灣的中華民國原本就是以謊言立國的。正如《赤峯街5號那些事》第7節(烏雲蔽日)所說的,國民政府退守台灣之後,阻斷一切外來的知識和資訊管道,澈底管制甚至壟斷島內的教育和傳播體系,只把它願意讓民眾知道的東西餵給他們,而這些東西無不經過精心取捨與再製。它不讓民眾知道世界的、台灣社會的、中國大陸的、以往與當前國民黨的、領袖的、乃至中國歷史、社會、文化的真相,而全部以它製作的假相替代之。謊言充斥於島上的每一個角落,它們出諸官員之口,傳輸於媒體之上,刊載於教科書中,表述於藝文創作之內。在這裡,說謊成了正當行為,說實話反而成為禁忌。在這種環境中成長的人,不成為謊言共和國的國民,才是怪事一樁呢!

不崇尚真哩、真實,必然不重視知識,因為知識就是對事實、真相的認知。此間一般人之蔑視知識是很明顯的。儘管這裡教育發達,大專學校甚至供過於求,但多數人進學校,目的乃在於獲得文憑、學位和謀生的一技之長,而不是知識本身;大學幾乎淪為職業訓練所,而不再是原本所期許的真理之殿堂。一般人所期望於研究機構的,也只是可用來賺錢的kwon –how,而不是有關人與世界的真相。民眾和政府都不是依據真知灼見在生活和做事。這可以從民間充滿怪力亂神、迷信命相風水、寺廟遍布、裨棍橫行看出,也可以從官方至今沒有一個國土規劃、三萬六十平方公里的彈丸之地竟然設立了五個院轄市看出。國人之不重視知識,也可以從其不讀書看出來。不久之前看到一個統計數字,那是關於亞洲幾個國家國民每人每年購書數量的。據該統計,台灣每人每年購書數量是兩本多,日本人是八本多,韓國人是九本,新加坡人是十本。這是很值得國人警惕的一件事。其不重視知識的另一個事例是,一個國民所得已超過兩萬美元的國家,竟然沒有書評、影評、樂評、藝評的存在。這表示這裡的人根本不想搞清楚相關的這些事物的價值。這自是懶於追究事物真相的一種表現,至少也是把利害看得比真相更重要的一種表現(認真公正的評論會得罪人)。

不重視知識的結果是,此間的很多人(包括最上層的)都迷失了。他們不了解人生的真諦,不知道:人是怎麼樣的一種存在物,什麼樣的生命才是最美好的生命,真正的平安喜樂是如何獲得的,世間什麼東西是最重要的,什麼東西是次要又次要的,而終身在追逐一些無助於真正安樂的東西。

胡亂爆料,也是不尊重事實與真相的表現。這種現象在這裡也很普遍,幹這種事的人,除了媒體工作者,主要的還有政客。大家應該還記得,不久之前此間曾出現過專以爆料為務的電視節目,其做法被譏為亂槍打鳥,但負責的人居然不以為忤,還大言不慚地宣稱:只要十件中有一件是正確的,就值得了!有一名類此作風的立法委員竟因而紅極一時。這對於英美或日本社會而言,都是不可思議的,而我們竟然見怪不怪,習以為常。可見這裡的人對於事實真相、對於真假是非是多麼不以為意。

在這種風氣之下,我們一度看到,此間的媒體,對於報導的新聞可以不加求證,不做平衡報導;可以在報導的同時又作評論,甚至在採訪時還對採訪對象嗆聲;有錯誤時不更正錯誤,不為錯誤道歉,以致烏龍新聞層出不窮,幾乎成為常態。在政治惡鬥加劇的時刻,更在胡亂報導之餘,乾脆自己無中生有,憑空仕撰,編造出許多新聞,以致有人戲稱台灣的報業為“新聞製造業”。這也都是視真實如無物的表現。

我終身學習哲學的一個心得是:惟有以真實的自己去應對真實的世界,才會有美好的人生;惟有社會中的大多數人以真實的自己去應對真實的世界,才會有美好的社會。一個不求發現真實的自己和真實的世界的人,是不可能活得自在自得的;一個多數人不求發現真實的自己和真實的世界的社會,其興盛也只能是一時的。台灣現在已出現後繼無力的徵象;對岸的中國,對真理、真實的蔑視,更基於台灣,如果依舊如此,則其所謂的國家崛起和民族復興,必將如晏花一現而已。

不注重求真求實,是中國主流文化長久存在的一個缺陷。共同分享了該文化的海峽兩岸,會出現當權者對思想、學術自由的壓制,勿寧是意料中的事。該缺陷可能造成的影響,並不僅是學術文化的不發達而已,它還會使人無以過一種合乎其本心本性的生活,做一個本真的自我,也不能恰當處理生活中的種種事務。這是更嚴重的後果。所以大家不要以為現在政治權力既已放鬆對學術與教育的控制,個人與社會就可以順利發展了。如果我們還是欠缺求真求實的精神,未來的發展還是有限的。

(作者為前台大哲學系教授)

2014年

 

【延伸閱讀】
20131201 台大哲學系事件40週年座談會-與談人李日章教授-台教會主辦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sFu7T-ULG4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