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黃國昌承認誤判 沒想到馬政府心腸這麼狠毒
籌組第三勢力?黃國昌:明年初前不會有動作

中央研究院副研究員黃國昌今日表示,為避免外界誤會,他與學運有關成員暫停參與「公民組合」與社會對話的過程;回想學運期間,自己最大的誤判,是「沒想到馬政府的心腸這麼狠毒」,3月30日50萬人上凱道後竟然毫無回應,至於接下來的行動是展開全島巡迴,並在各縣市進行組織工作,未來需要採取任何串連時,動員的能量及反應才會快速。

黃國昌今日應知名部落客張大魯之邀,分享學運故事,消息在「豬頭國小」臉書上公部後,因報名太過踴躍,聚會地點一換再換,包括社會人士及學生,現場擠進超過300人。

學運「轉守為攻,出關播種」後,即傳出學運核心成員是否組黨的猜測,黃國昌在回覆提問時指出,從去年夏天開始,即有一群人組織了一個社團法人「公民組合」,希望跟社會展開對話,了解民眾的期待,與是否有藍綠之外的第三勢力崛起空間,當時並未想到會發生318學運;他承認自己是「公民組合」的一員,也是318學運的一分子,因此有些媒體將此連結後大作文章,對「公民組合」及318學運都是傷害。

他說,「公民組合」裡有一群很好的人正默默努力與社會對話,許多NGO更拋下手上正在或計畫進行的工作,全力支援學運,為了避免誤會,他與學運有關的成員將暫停參與「公民組合」活動,且2015年年初前不會有進一步的行動。

4月10日學生退出議場的決定,曾引起極大反彈,至今仍然餘波盪漾,而支持反黑箱服貿運動的人,也不斷詢問下一步的行動是什麼?

黃國昌表示,學運後期幹部被綁在立院內外時,政府的服貿宣講團趁隙開進校園內,加上每天至少8小時不斷的開會,雖然沒有參與會議的人難免批評這機制,但他可以負責任的說,這個決定不是少數一兩個人做的,從提案到定案,參與者超過100人,花了24小時以上的時間討論,也因此很難保密,當有媒體率先披露時,深知還不知情的人必然不滿,「我們臉都綠了」!

離開立院後這10天並沒有閒著,包括物資的整理善後,財務爬梳清楚之外,還要防止政府擴大不必要的清算及與司法追殺對戰,接下來展開的全島巡迴、組織工作,希望以實體的文本與民眾溝通,這些具體內容及細節,都還需要在團隊聯席會議中討論。

他說,自己也是在這一兩天,才有空反省先前在特定時間點做的決定對不對?他說自己最大的誤判發生在3月30日50萬人上凱道當晚,他本以為那天晚上馬英九應該會對大家的訴求有所回應,最遲隔天上午也應該會有反應,他不喜歡用負面語詞,但他不得不說,「沒想到他們這麼『狠毒』!」

即使這麼多人站出來,提出「先立法,再審查」等基本訴求,馬政府就是不回應,想把大家拖到精疲力竭,一事無成後自己乖乖回家,另一方面則是靜待參與運動的學生、NGO公民「內爆」,相互指責,在台灣社會散播強烈的失敗主義氣息,「50萬人上街也拿他沒辦法!」

一向給人理性感的黃國昌難得吐露心情地說,一旦如此,「那麼過去所累積的公民運動能量,將會一次玩完,這是我最深的恐懼!」330後兩天的某日凌晨3、4點,一位負責守門的男同學看他在周邊巡邏,問他為什麼馬英九仍然沒有回應,說著說著,這位身材壯碩的男同學竟哭了起來,他可以理解這種悲憤的心情,但也因此決定調整接下來的學運步伐,將訴求重心從馬英九轉到立委身上,因為2016年馬英九不會參選,但立委們將再度面對民意的檢驗。

【民報】 2014-04-20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