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希望花叢早日等到天光、但願孫子早日等到阿公
(此文發表於146期蓬萊島雜誌)

◎ 陳昭姿

註:這是陳總統黑牢之聲CD推薦文,將於5月3日凱達格蘭基金會募款餐會發表兩首曲子:『等待天光的花叢』,以及『阿公的心情』。

2008年12月30日在台北地方法院超過12小時的守候,最後換回法官蔡守訓在凌晨兩點的裁定羈押,我高喊司法不公、含淚奔出法庭。從那一天開始,陳總統就再也沒有回過家。

2012年1月,台灣人民再度授權馬英九執政四年,原先期待的自由與清白繼續無望,陳總統和支持者幾乎同時崩潰。陳總統身心受創,加上1.38坪牢房,24小時光照監測,以及上百次出庭受辱的非人道凌虐,從此健康一去不復返。那年4月初,我籌組了陳總統民間醫療小組,在醫師們被迫與病人隔離,不得自由看診的情況下,著手進行一個史無前例的不可能任務。

團隊裡勇敢的醫師們,利用不許帶紙筆的立委特見,以及陳總統緊急住進衛生署桃園醫院,與隨後轉院台北榮總期間,爭取與該院醫師們共同會診,一步一步診斷與掌握陳總統的病情。每次醫師們出征回來,尤其是特見,我擔心他們記憶流失,都請他們儘快寫下紀錄與團隊成員分享,我則負責彙整保存,因為我確定,這將是台灣重要的史料之一,陳總統的病況真相在我們手上。到此刻為止,醫療小組舉行超過80次會議,不包括病歷,醫療小組紀事內容也已經超過25萬字。

這幾年來,除了總統家人以外,我們醫療小組比其他人更接近陳總統,也更能藉由醫療照顧讓他卸下心防。我們很早就知道,無論牢房空間有多大改善,都不會讓陳總統的病情好轉,甚至還是明顯持續惡化。很久以前,醫師們就已經發現,能讓陳總統嘴角上揚露出微笑的人或事,就是愛妻與孫子。這正是為什麼連馬先生欽定的台北榮總與台中榮總的醫師們,也都提出陳總統應該接受居家治療的專業建議。

對於病重的陳總統,唯一可能讓病情不再惡化或延緩惡化的藥方,就是回到家中與愛妻和孫子團聚,家是唯一可能幫助陳總統療癒的環境,沒有其他地方,也沒有其他人可以取代。這個事實,陳總統明白,醫師們清楚,支持者相信,唯獨馬先生不肯答應。

才華洋溢、感情深藏的陳總統,當他還勉強能執筆寫字的時候,2009年在台北監獄黑牢寫下了這兩首歌詞,一首是獻給愛妻的「等待天光的花叢」,一首是想留給愛孫的「阿公的心情」。近日完成譜曲之後,在某次醫療小組會議,我們有幸聆聽,當下我們每個人的眼眶都濕了。

回家與愛妻和愛孫團聚,是所有醫師為不再年輕、不再健康的陳總統開出的共同藥方。陳總統創造了台灣政黨輪替的歷史,八年執政也守住國家的尊嚴、自由與安全。如今,他只有一個期待-回家團圓。我們日夜為他祈禱,希望花叢早日等到天光,但願孫子早日等到阿公。

陳昭姿(陳總統民間醫療小組發言人、凱達格蘭基金會董事)2014.04.1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