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請放心讓阿扁總統保外就醫養病

◎ 陳順勝

一個月前(2014年04月16日)中國時報標題為「馬總統,讓阿扁保外就醫吧」的社論結語:「馬總統要化解僵局,也應該從推動國家和解、朝野共生的高度著手,那麼,讓陳水扁前總統保外就醫,或許是個好的敲門磚。」

陳前總統隨後致函中時董事長感謝,陳水扁於信末表示,「台中榮總綜合我的病情作出結論:需全日由看護協助照顧日常生活,不宜出庭應訊,站在治療的考量,必須離開目前監禁環境及居家療養,為可以有效改善目前病症的處置選項之一。」

幾天後,政界人士問我他信寫得不錯,並沒那麼嚴重吧?我說我們應該同理心阿扁每天對他束手無策地進行性病情耽心,無助無望、甚至于恐慌,特別一般人對嚴重腦神經退化疾病會有的恐懼。其實他很辛苦克服認知功能障礙,為了他自己爭取保外就醫的機會,若再冤枉他,實在很過分,我不得不出來說明。

上週前往會診,我問陳總統,為何中國時報那封信可以有辦法寫得那麼好?他說現在他背著我寫的每封信,是平常日夜都在反覆思考練習的結晶,又花好些時間一張張的稿紙寫了好幾張,很困難的反覆修、定稿,最後再謄寫一次。為了爭取治病的機會,還讓人引起誤會,太難為他了。

其實去年12月20日台北法院接受我的鑑定而裁定「本件被告既經司法鑑定,認為因患有上開疾病,致被告有語言障礙、失智、口吃、尿失禁、重度憂鬱、妄想症狀,自殺意念,且認知功能、記憶能力均缺損,表達能力下降等情形,從而應不堪三小時以內之舟車勞累與在庭問答,且有生命或健康上難以預測之風險,是其訴訟能力顯然已有所欠缺,且有因疾病不能到庭之法律原因,而有刑事訴訟法第294條第2項所訂定之『因疾病不能到庭』之停止審判事由,應於被告能到庭前停止審判。」

陳總統的腦神經退化疾病而有的認知功能、記憶能力均缺損、表達能力下降、輕度失智症候,與一般失智症不同,並不是全面智能的喪失,而是「島嶼式」的認知障礙。何況早期的認知功能障礙,由於「去抑制」效應(disinhibition),很多潛在的功能反而發揮出來,而有選擇性的表現。譬如民俗歌唱家陳達晚年有數年精彩的月琴吟唱;素人畫家洪通晚年突然畫作元素多元,神祕的文字畫與用色豐富的畫風至今仍為人稱道。

這些都是「去抑制」效應,而阿扁的專長與嗜好就是「談論政治」,因而即使日常生活技能衰退,對政治仍「侃侃而談」,就好像陳達的吟唱與洪通的素人畫樣。若非專業反覆檢查,會引起一般人的誤解,過去的醫療就花很多時間在釐清他的病情,最後北榮肯定他是生病的。我不忍心去勸他休息不要談政治,家人也認為不讓他在獄中談政治,他又沒其他興趣。

很多人也在擔心,陳總統保外就醫會不會投入、參與或影響當今的政情,其實一路走來,我們都有共識,希望他趕快有保外可以醫病的機會,不要再讓額外的負擔去增加他的壓力。

他現在在獄中,很多人來探望關懷他,很多民間社團為他聲援活動,這些他都心存感謝。但我知道這些都不是他可以控制的,也常常訪客到中監,他才知道有誰來探訪他。我建議如有保外機會,要先安排好醫療計劃專心養病,希望他可以篩選減少會客,我想不管支持者或社團都會同理心這樣的情況。

我想陳總統保外後,聲援的聲音與社團活動會歇止,透過過濾減少會客讓他休息,讓他出去好好醫病、養病。上週民間醫療小組會議,對他前幾天出現的吞嚥問題相當憂心,因為我早在數月前就提出警告,我覺得讓他外出養病刻不容緩。

要把阿扁救出來這議題,從我們的目標提昪為全民目標,所以參與面要廣,我們還需要多方的協助幫忙。如果在國內的奔走沒效,只好效法英國康德黎與萬巴德救孫中山先生一樣,到國外尋求援助,因為就醫人權的關注是超越國界的,全世界文明國家沒有把腦神經退化症病人還關在監獄裡的,何況還是前任總統。

2014-05-1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