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昧曉駛船嫌溪彎

◎ 廖鴻業

古早先民冒生命危險,渡海來台,開荒拓地數百年來從生活中,體驗出人生的哲理而形成常人聽得懂,,而且具有音樂感的口頭韻句來,這種韻句就是一般人所稱的[台灣俗語]或是[俚語]。前一陣,衛視電視時事評論節目[文茜小妹大],因為收視率直直落,被衛視停播,文茜小妹馬上發飆,直指為扁政府的白色恐怖打壓所致。這種指控,一般人也知道講不通。因為自87年解嚴以後,十幾年來,民主運動人士繼續不斷的努力打拼,終於解除報禁,連那條陷害言論自由多年的惡法刑法一百條,也在醫界大師李鎮源先生領導的[一百行動聯盟]運動下廢除了。今日反而有少數特定的媒體,濫用言論自由不負責任之程度可以亂喊[火燒厝]的地步。就以最近煞士為例,聯合報未經求証竟公然報導,台北的萬華地區已經被列為社區感染,引起人心惶惶造成恐怖就是一個顯然的例子。所以如真有所謂恐怖的話,那應該是[媒體恐怖]了。看小妹大那副不男不女的[賓拉登]打扮,其不恐怖也難。

這次,就[文茜小妹大]所邀請上節目的人士來說,大部分是一邊倒的應聲者,如專罵前李總統的王作榮,以及對扁政府患有[蛇影症]的評論人士來擺攤子。所以節目猶未開始,觀眾就大概知其結論了。兩年前的除夕夜小妹邀請李敖大哥大來她的特別節目中,那晚小妹大所擬的主題是,選出那一年台灣的五大[王八蛋]。中頭獎的當然是當年在立法院追打李慶安女立委的羅福助了。

那幕追打的鏡頭,常常在世界各國的[世界奇觀]電視節目中播出,台灣的名聲,因而世界走透透。所以小妹順理成章,高舉羅大哥為第一棒。接下去,小妹問大哥誰是第二棒,聽她的口氣,似有意要從扁政府中挑隻羔羊出來。李敖略感不耐,遲遲不作答,場面非常冷淡。小妹不甘心再問一遍,此時李敖的面色不太好看,反問小妹﹕[你為什麼要提這種話題﹖]大哥大的學問確不是造假的,他也知道[王八蛋]是中國的國罵,在過年這種[新年頭,舊年尾]人人應講好話的時候,實在不宜公然在大庭廣眾之前提出,以免教歹孩子大小。小妹自討沒趣,碰了一鼻子灰,不敢再選下去了。

以上乃就小妹大節目形態的偏頗,內容之貧乏作一說明。我們可以看出,作為一個時事評論人來說,小妹大早已失其立場,其收視率不直直落才是奇怪。這種不思自我檢討,專門責怪他人的作為,民進黨立委蔡啟芳評其為[不會開船還牽拖溪窄]。這句話要以台語來說才有味道。

台灣俗語這樣說[曉駛船嫌溪彎](bue-hiao-sai-chun-hiam-khue-uan),讀起來其音調之高低, 如以五線譜之則可寫成(1-5-5-3-1-5-5)。台灣俗語之美就在其具有音韻之美也。台灣的河川短 ,水流急,古早農業時代,人們如要過河都要依靠渡船。撐船人台語稱之為[梯渡伯](the-to-pe)。在一處出入頻繁的渡船口[梯渡伯]的收入,據說不比種田的差,[梯渡]這一行可以說是當時的服務業,通常是父傳子兄傳弟的職業。小孩子在渡船上幫父親或兄長,就像一個學徒,經過幾年的訓練,自然就學會渡船的工夫了。

一般沒受過訓練的人,看起來以為渡船簡單,拿起木槳或撐杆,就想試著過河。由於不知水勢或不善於操槳,船不是在原地打轉,就是一下子被急流沖走。過不了河,不怪自己[不學無術]卻偏偏抱怨,溪太彎啦,水太急啦,都是別人不對,就只差沒有檢討過自己。台灣俗語是我們祖先長年來在這塊土地上累積下來的生活經驗與智慧,因此就算是鄉下的老阿公阿婆,一聽這句話也能會心一笑的。

註﹕原文刊登在[台灣日報],台灣,2003年5月20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