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陳肇敏必須伏法受刑

監察委員馬以工、沈美真、楊美鈴、余騰芳等人日前發布調查報告,發現當時擔任空軍作戰司令部司令的陳肇敏曾以八張便箋下達指示,涉嫌干預,致使軍法無法獨立公正審判,導致江國慶枉死。當年凶案爆發,社會輿論一片嘩然,在強大壓力下,軍方為求盡速結案,透過非法偵查與蓄意刑求,早已設定江國慶為凶手。儘管其後另一嫌犯許榮洲於台中犯案被捕,曾坦承犯行自白殺害女童,軍方理當停止審理江國慶,然而當時空軍總部主管,卻透過層層干涉,漠視許榮洲的自白書,甚至拒絕江國慶委任律師調閱筆錄與相關鑑定報告。

從監委報告中可看出,大法官釋字解釋早就明示:「軍事審判機關,亦屬國家刑罰權之一種,其發動與運作,必須符合正當法律程序之最低要求,包括獨立、公正之審判機關與程序」。但軍法審判仍舊違憲存在多年,對軍人人權的戕害實在令人髮指,而軍方顯現的蠻橫囂張,完全無視法治精神、賤踏人權,別說是以前大力宣揚的仁義之師,根本是一群毫無人性的盜匪之眾。中華民國軍方可以完全無視行政程序、只服膺上層指示,愛怎麼幹就可以怎麼幹,行之有年卻從來無人敢加以整肅。江國慶案所引發社會關注的重大爭議之一,在於當時負責偵訊的不是司法警察或軍法官,而是由空軍總司令部政四處反情報隊,不但涉及非法偵訊並有刑求逼供等情事。監委報告也證實了當時空軍總部主管陳肇敏、曹嘉生等人皆向審理法官施壓,逾越正當法律程序指示辦案,軍方的黑暗與目無法紀再添實證。

但軍事審判制度在洪仲丘案廢除之後,我們看到一般司法體系的自甘墮落更令人憤慨。國防部前部長陳肇敏被控涉江國慶冤死案,台北地檢署二度不起訴,均被高檢署發回續查,但至今北檢毫無動靜仍無下文,北檢相較監察院,理應擁有更多主動偵查的權力與資源,實在找不出任何理由在偵查進度以及偵查的詳盡性竟遠落後於被視為盲腸隨時可切除的監察院。在此,吾人鄭重呼籲台北地檢署應該立即將此案列為優先偵辦起訴之案件,深究陳肇敏與軍方相關人事等到底涉入此案多深,有無違法,期盼檢察官能即刻調閱相關卷宗,儘速展開偵查,加以起訴、究責相關民、刑事責任,讓軍事審判留下的遺毒能藉此案稍行贖回,也讓大將高官者與平民都一視同仁,有罪必受刑,如此才能展示司法的威信與尊嚴。

台灣向來號稱是民主法治國家,但近年來世界人權機構的評比司法的倒退卻是不爭的事實,企盼馬政府的人權立國不能淪為只是政治性宣誓,而是必須真正落實,江案將是關鍵性的指標。

民報社論 2014-07-12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