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取悅中共是邁向執政的唯一道路?

◎ 黃國昌

最近,民進黨為了是否凍結「台獨黨綱」的問題,爭論地沸沸揚揚。老實說,這是民進黨自己的理念與策略選擇,我並非民進黨員,原本就無意表示看法。畢竟,如果連一些口頭上高喊的價值(例如拒絕黑金),在行動上都無法實踐,與其斤斤計較是否在嘴巴上堅持某些口號,或許由具體的作為檢視,可能比較實在。

不過,看完相關的討論,不禁讓我回想起兩年前聽到一位綠營天王所提出的看法:民進黨和國民黨不同,與中國共產黨並無冤仇,不要製造仇恨,兩岸才能和平發展。同時,這位綠營天王也表示「民進黨早年推動獨立不是針對共產黨,而是被統治者反抗國民黨的統治」。整體的發言不禁讓人油生「民進黨應採取積極與共產黨交好的策略,藉以擊敗國民黨」的感覺。於是,當這位綠營天王嗣後提出根本違反民主憲政基本原則的「憲法一中」政治主張時,我已不覺得特別驚訝。

比較令人驚訝的是,過去一段時間觀察藍綠兩大政黨面對中國共產黨的態度,似乎有逐漸靠攏的趨勢,兩者都十分重視與共產黨架構溝通平台,也致力於與中共的黨政高層建立良好關係。對於馬政權而言,這本是在實踐其「化獨漸統」的政治路線;對於民進黨而言,則或許是受到2012年總統大選敗選的刺激,同時也接受了「兩岸關係」是民進黨執政「最後一哩路」的詮釋,開始十分在意自己的中國政策是否能為北京所接受,擔憂中共下次大選是否將再度出手協助國民黨勝選。前一陣子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來台訪問時,不僅是馬政府的王郁琦繼續與張志軍就兩岸互設辦事處進行「黑箱協商」,即便是面對批評與質疑聲浪的陳菊市長,也堅持選擇與張先生舉行「閉門會談」,可說是這個趨勢的具體表現。

吊詭的是,對於台灣民主自由構成最大威脅的,明明就是中國共產黨的極權暴政以及其併吞台灣的野心,中共也因此成為台灣人民為了捍衛自己的生活方式,首應積極對抗的對象。但是,兩大政黨卻都如此努力地爭取中共的青睞。難道,取悅中共已經成為在台灣能夠邁向執政的唯一道路?果真如此,台灣豈不與香港「必須經北京點頭的愛國人士才能參與特首選舉」的現狀,淪落至相同境界?如果獲得「中共認可」是在台灣贏得選舉、取得政權的「必要條件」,那麼,不僅是台灣由誰擔任總統實質上將取決於中共的意志,台灣的未來恐怕也就真正落入中共的魔掌。

事實上,除了曾經聲稱要「反攻大陸」的國民黨之外,愛好和平、崇尚民主的台灣人民,本來對中國就沒有什麼侵略意圖,更不會對中國人民心存什麼仇恨。真正在製造仇恨的,是用上千顆飛彈瞄準台灣的中國共產黨,真正引起台灣人民反感的,也是即便改採市場經濟路線、也從未改變其「打壓民主自由、暴政殘害人權」本質的中國共產黨。

台灣的確需要和中國交流,問題是在什麼價值基礎上進行交流;台灣也的確需要與中國對話,但中國共產黨從來就不應被視為中國的全部,黨政高幹權貴也非中國公民社會的適切代表。如果我們自己放棄民主自由與人權保障的價值高地,為了取悅中共,選擇妥協在中共設定的價值框架下進行交流,那麼這樣的交流將不啻於投降,而台灣的主體性與獨立性,也將因此遭受腐蝕而逐漸流失。

如果唯有與中共共舞,才是邁向執政的道路,那台灣由何人何黨執政,到底還有什麼不同?

蘋果日報 2014年07月21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