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施正鋒: 由「幽靈管線」、「幽靈箱涵」到「死亡箱涵」的政治責任

高雄氣爆事件頭七,由緊急搜救到臨時安置,目前大家除了關注廢棄物的清除、及災民的重建,焦點是在找出災難發生的前因後果;當然,為了防止類似的人禍再度出現,應該是開始追究不同責任的時候。從各國的救災經驗來看,即使是民主先進國家,爭功諉過脫罪也是司空見慣;我們因此可以看到,中央與地方互相推卸管轄的權力以及管理的責任,連廠商之間為了維修的義務而否認管線的所有權。

既然已經鑑定出來漏氣引爆的那截管線,榮化在氣壓有異而未通報,不管是投手暴投、還是捕手漏接,因為生產壓力而造成那麼多人死亡,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難逃民刑法律責任。至於行政責任,高雄市環保局在第一時間出面咬定這是「幽靈管線」,目的當然是要合理化為何反應不足,非要等三個小時才能判斷出那是丙烯,為時已晚,多少人命白白犧牲,特別是基層的兄弟。

如果是先有箱涵、再有管線,那就是廠商違法偷偷加掛如果是先有管線、再有箱涵,那是政府設計便宜行事如果是兩者曾同時進行,絕對就是官商勾結。高雄市水利局因為無法提供設計圖,引導大家朝「幽靈箱涵」的方向思考;然而,在檢方的壓力下,市府終於找出施工圖。令人傻眼的是旁邊還有一段所謂的「替身箱涵」,合理的解釋是建好後發現原來的設計此路不通,只好忍痛封存另開一條,也就是這段跟氣管交會的「死亡箱涵」。

從替身箱涵的施工、監工、及驗收,到死亡箱涵的維護管理,為甚麼都沒有人注意到致命的管線交叉?施工時候的市長是國民黨的吳敦義,他提出「中古車理論」,認為接任的民進黨要負責;謝長廷表示很慚愧,因為他任內並未發現地下丙烯管線,也有政治或道德上的責任。至於綠委爆料中油合法掩護非法埋設私人管線,那是圍趙救魏;也有人往上質疑石化政策的對錯,那是轉移焦點。甚至於有綠委在扣應節目上表示,已經有副市長跟三名局長下台了,還要怎麼樣?連市府也說,當年監工及驗收的人員都退休了,好像也沒有辦法懲處,相當無奈。

不過,不要忘了還有政治責任未了。當然,公家機構講分層負責,中央以自主為由把管線審核、及管理權丟給地方,相當不公平;然而,如果是制度上的歷史共業,大家因循苟且,好像也沒有人太在意爭取改革。誠然,市長日理萬機、尤其是直轄市長,不可能管到那麼細的地方,然而,官僚體系的馴服不應止於收編。其實,所謂的執政能力包括平日的管理是否用心、以及出事的應變能力,如果是螺絲釘鬆了,卻只願意承認那是橫向聯繫有問題,那表示市府團隊的整合大有問題,遇到危機就無法發揮集體戰力,不要政敵攻擊,老百姓都看得出來。

也就是說,就事件的X(水平整合)Y(垂直統御)Z(時間政權)三個面向來看,危機處理群龍無首,沒有人當機立斷要求斷氣,也沒有人即時採取緊急疏散、進行交通管制,這表示危機感不足、警覺性不夠。這一連串致命的誤判,除了顯示市府平日並沒有可行的標準作業程序、跟應變計畫,市長在出事之際老神在在,當然要負最大的政治責任。在這個節骨眼,如果還是在計較分多少錢、由誰來統籌執行、到底對年底選舉的利弊,那種纏鬥是冷血的。

民報 2014-08-08

 

 

 

箱涵鬧雙包! 高市府坦承:工務局做的

高雄前鎮日前爆發丙烯外洩,導致台灣史上最嚴重的氣爆事件,高雄市政府日前坦承要命的箱涵是高市工務局自己做的,而且還鬧雙包!凱旋三路、二聖一路口的兩條箱涵,令檢方懷疑廠商用竣工圖中的「替身箱涵」取代引發氣爆的「死亡箱涵」,企圖矇混完工驗收,兩者相距約20公尺。

「死亡箱涵」本應是收集上游雨水流入凱旋路的主幹管,不該有其他管線,卻有油管穿過,結果鏽蝕破損,引爆災難。「替身箱涵」本應是設計圖上該埋設油管的原始箱涵,但內部無水無管而且全部封死,也沒和主幹管相通。

2014-08-09

 

一個排水箱涵附掛16條管線? 市府9日會勘才知道?

高市府今天前往鳳仁路一處排水箱涵會勘,發現違規附掛16條管線,其中僅3條有申報,市府限其他管線業者明天10日下午2時前申報,否則強制斷管。

高雄市政府水利局副局長廖哲民下午會同工務局及部分管線業者會勘鳳仁路這處箱涵管線,並比對工務局地下管線分布的圖資。

廖哲民說,這個箱涵歷史已10多年,根據工務局圖資是有石化管線,但不知是哪些,將請業者實地會勘確認。市府這兩天會協助清理管線外雜物。

他又說,市府昨天起進箱涵展開清查,發現現場有16條管線,其中只有3條有申報,包括自來水公司、台電及欣雄天氣氣公司的瓦斯管線,已要求其他管線單位明天下午2時前向水利局申報,否則將強制予以斷管。

他表示,由於箱涵附掛管線違法,水利局也會要求業者限期遷管。

廖哲民指出,全市地下排水幹線有500多公里,將動員人力配合檢視設備,月底前完成巡檢,找出其他問題箱涵。

2014-08-0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