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無限感傷,無盡悲憤,終生難平

◎ 陳昭姿

在陳總統民間醫療小組召集人柯文哲參選台北市長的首場後援會中,接到前南社社長鄭正煜老師的電話。他告訴我,肝癌已轉移到肺部與骨骼。他託我轉告陳總統,他慚愧無能繼續救援。他哭了,說他很想念陳總統。

2008年12月31日,經過12小時的盤問,蔡守訓半夜兩點宣判繼續羈押陳總統。鄭社長和我從中午就守在庭內,聆聽陳總統的答辯,當中他遞了一張紙條給我,寫著「我將全力救援陳總統」。那晚,我高喊司法不公衝出法庭。

此後,鄭社長和我定期去北所探視陳總統。我們相約,每回探視,都隔著厚玻璃與鐵欄杆向總統鞠躬致敬,讓總統知道,在我們心中,他是永遠的台灣總統。後來我為陳總統參選北社社長,與南社客社進行多場救援活動。

在北所與北監四年,陳總統被拘禁於一坪多,24小時光照,秒秒監視,身心被羞辱凌虐,數次意圖輕生,導致造成腦病委縮退化性病變。這些真相,民間醫療小組已有掌握,日後將分析公布,發表於國際期刊。

二次金改案一審被判無罪後,馬先生即宴請司法院院長副院長秘書長,幾天後龍潭案以「實質影響力」說定讞入監,即便涉案人辜仲諒後來兩度承認作偽證。如今,被加上手銬的國務機要費更一審無罪,外交機密案無罪,當年沸騰一時的所謂海角七億海外洗錢案,近日不起訴簽結。

藍營支持者心態作為可以預期,但是綠營人士的誤會指責,包括偏執的選民對挺扁者撻伐批判,政治人物的冷漠切割,讓陳總統的支持者,成為馬先生執政六年以來最痛苦委屈的一群人,也最需要被安撫與交代。

這位目前唯一的台灣總統,曾經帶領黨內同志打過美好的一仗,如今他累了,他病了,他需要扶持,他需要平反。陳總統不再健康傑出, 支持者也心力交瘁。

身為陳總統最堅定的支持者,如果有人無法理解看清,陳總統的遭遇其實就是投射台灣的命運,那麼我們和你們的身與心,就是處在兩個絕然不同的境界。如果不願進入我們的世界,如何要求我們與你們並肩作戰?

陳昭姿 陳總統民間醫療小組發言人,一邊一國行動聯盟理事長

2014-08-10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