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被遺忘的一日

◎ 廖鴻業

被台灣人遺忘的八月十五日是,關係我們的命運重大變化的一個日子。

五十七年前的八月十五日,台灣島的上空特別安靜,沒有美軍B-29的空襲.台灣人,屏息靜氣,收聽日本昭和天皇的重要廣播:日本宣佈無條件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了。頃刻間,這個消息傳遍到台灣的每個角落.台灣人心靈上的陰霾,有如久雨重見天晴一掃而光。人人雀躍,大家高興的心情實難以言喻.平時作威作福的日本警察,都不敢外出躲在家裡以免在街上被人追打. 據說有些不能接受敗戰事實的日本軍官,因此而切腹自殺. 現旅居洛杉磯八十三歲高齡的許貴登先生,回憶當時他正在高雄當憲兵。一些血氣方剛年青的日本憲兵,商議要集體切腹自殺.幸好,當時憲兵隊裡有位年長的士官,出面阻止說,日本天皇已經宣佈無條件投降了,並呼籲所有日本軍人放下武器,包括軍人佩刀在內,因此才逃過一劫.

美國投擲二顆原子彈在日本的廣島和長崎,提早結束世界大戰,拯救無數的生命財產,免於受到戰爭的長期災害. 琉球也替代台灣成為,美日爭奪護土的戰場。

人類有史以來也只有日本,受到空前未有的原爆災難.原爆的威力及其爆炸後的慘狀,可以從廣島原爆紀念樓的外觀略知一二。該紀念樓有三層高,頂層覆蓋著一個鐘形圓頂,和台北新公園內博物館上面的圓頂相似.只是圓頂空空鋼筋畢露,遠看有如一骷髏,高掛在斷牆殘壁的危樓上令人悚然. “ No more Hiroshima(廣島) ”一群日本有識之士發起運動,刻意保持原 爆危樓受害的現狀,警惕後世不再有戰爭. 經過十數年市民運動的努力,聯合國文教科學組織(UNESCO)終於在1996年接受日本的申請,將該原爆紀念樓登記為世界文化遺產.

戰後半世紀,日本以原爆的傷痕來反省戰爭。韓國則以日本敗戰那一天,訂為獨立紀念日, 自我警惕自立自強. 同為日本殖民地的台灣,並沒有因戰爭的結束而掙脫殖民的枷鎖,隨之 而來的二二八大屠殺,白色恐怖以及長達三十八年的戒嚴,不知殘害多少台灣菁英,破壞多少美好家庭. 他們的受難及其家人飲泣求生的堅持,交織成無數的血淚詩篇,讀來令人驚慟 . 如今台灣人開始當起人民直選的總統了, 政權也輪替了, 但是那象徵外來殖民統治的日本 總督府紅樓,仍然高高地聳立在台北的市區,代表中華民國的總統的權力中心,睥睨島國子民。

台灣人必須重建自己的歷史記憶,正如日本廣島的原爆紀念樓一般,台灣人應有膽識將 那棟象徵外來威權的日本總督府,改闢為殖民歷史博物館,收集數百年來台灣外來政權的史 蹟文物,讓台灣人對過去的殖民地歷史有一共同的認識和反省. 這一共同記憶就是台灣人最 寶貴的文化遺產. 透過對歷史的瞭解,自我鍛鍊恢復信心,將來自然可以在風雲多變的國際 社會中,自立自強表現台人灣的尊嚴。

一個沒有歷史記憶的民族, 就像患了老人癡呆症一般, 雖有大腦毫無作用。不知自己的姓名,認不出東西南北的方向的人民,遲早會在茫茫的世界村中沉淪消失.

台灣人不能忘記,八月十五日這一個日子。我們,沒有像韓國人一樣,失去了宣佈台灣獨立的一個黃金機會。

註﹕原文刊登在[台灣日報],台灣,2002年8月15日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