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封從德:王丹私人帳戶吞台港捐款

《時報周刊》報導/蔡偉祺

大陸民運人士王丹自爆疑似罹患腦瘤,經就醫檢查後,已確認「不是」腦部病變,這樣的結果,許多海外民運人士其實都不意外!而他日前遭質疑募款帳目不清,仍維持一貫不說明態度,也惹惱更多昔日同志。六四民運擔任北京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主席的封從德證實,許多香港、台灣等捐款都進到王丹的私人帳戶!

王丹上月底在臉書透露疑似得了「腦瘤」,現在已證實沒事,但他又宣稱自己的頭暈症狀,是壓力引起的「呼吸性鹼中毒」,即便身體不適,他仍努力擺脫生病陰影,開始到處「趴趴走」,還在臉書上PO文。對此,最早站出來質疑王丹動機的旅美作家曹長青說,這次王丹的「疑患腦瘤」風波戲弄了大家,而且他完全不把這種戲弄當回事。

■ 怒批王丹搞專制選舉

事實上,王丹的「疑患腦瘤」風波,早在十五年前就上演過一次。六四學運人士唐柏橋回憶,一九九八年,王丹就向全世界說自己可能得了腦瘤,要求赴美治療,但最後檢查結果只是胃和牙齒有點問題,其他方面健康得很,腦瘤一說更是一派胡言。唐柏橋感嘆,一個人一生兩度騙世人得了腦瘤,還要求中美台三地政府給予特殊處理,竟然都得逞了,這需要多麼的無恥和多重的心計才能做到!

繼曹長青、唐柏橋等海外大陸民運人士出面批評王丹行為不妥後,同樣曾與王丹、唐柏橋等人參與六四學運的封從德也決定不再沉默,二十日出面接受《時報周刊》專訪。封目前定居美國舊金山,他在六四學運時任北大籌委會常委、高自聯主席,以及絕食團和廣場指揮部副總指揮,曾與另一民運要角柴玲結為夫妻。

封從德受訪時指出,二○○○年,王丹到巴黎與他商談設立「互助基金」,邀集二、三十位天安門一代,每人每月捐款二十美元,支持國內難友,但二○○二年換屆改選時,王丹卻早已內定接班人,還強推「五選五」等額選舉。封批評,「等額選舉」是中共常玩弄的專制手法,竟然用在爭取民主的天安門一代群體,所以大家堅決要求開放選舉;最後,推舉出周鋒鎖接任召集人,封從德和另三人也當選,但王丹等人卻不承認這次選舉。

封從德強調,與王丹除民主理念有差外,衝突的關鍵在帳目。王丹對大家追問帳目這件事,總是很不情願,且眾人查到後面,發現三個帳戶竟是私人帳號。封說,沒想到六四同志每月捐輸,現在卻成了外人,許多香港、台灣等地給天安門一代的捐款都進到王丹的私人帳戶,也不得過問;如果當時改選由周鋒鎖和自己等人接任,勢必要承接帳目,這大概就是王丹等人堅決否認那次選舉的原因。

■ 在美炫耀住慣大房子

封從德指出,民運團體追問不出陳水扁給王丹數十萬美元的去向,他並不吃驚,卻感到相當痛心,這麼多善款沒起正面作用,反倒敗壞民運形象,大概是善良的人們始料未及。李旺陽等志士,在海外過著每月只花幾百美元、國內甚至更少的最低生活標準,不求名利,堅定追求中國民主大業;對比起來,自稱「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且令人期待的王丹竟是如此。

王丹先前在臉書上求助,稱自己無力負擔美國昂貴的醫療費用,但曹長青說,從公開資料就可以看出,王丹經濟狀況比絕大多數民運人士要好很多,除了國務機要費那二十萬美元(既然他拒絕回答用在哪裡,人們只能認為他留給了自己),畢業之後也一路都有資助或薪水。

此外,他也曾在臉書炫耀,「在美國住慣了大房子,成天樓上樓下跑,動不動就院子裡走走的我,真是越看越傷心啊。明明不是鴿子,但是要回到(台灣)鴿子籠裡面了。」PO文還秀出他在海邊房子的照片。

曹長青透露,王丹是海外中國民運的募捐大王,擁有可募款組織的八個頭銜,包括中國憲政協進會主席、《北京之春》雜誌社社長、一九八九基金會理事長、青年中國主席、中華學人聯誼會會長、中國青年人權獎評選委員會召集人、《新聞自由導報》社長,以及台灣「華人民主書院」(網絡)董事會主席等,頭銜之多,可能超過任何一個民運人士。只是,王丹各種基金會到底收到多少捐款?用到哪也從不公布,只有他自己清楚。

■ 慣稱批評者親共五毛

唐柏橋指出,現在連中共都開始談財產透明化,王丹的機要費和其他財務問題如果不能對公眾做出交代,未來民運會更難贏得民眾的支持和認同。他強調,從事民運二十多年,一直與中國大陸民主人士有廣泛聯繫,對此非常了解,大致說明經費去向,其實並不會給任何人帶來危險。

唐柏橋透露,好幾位非常支持中國大陸民運的朋友,對他批評王丹的內容表示認同,也認為王丹人品有問題,但這些人卻擔心他公開質疑和批評,會傷害民運的整體形象。「為了珍惜而不談,最終還是為了珍惜而不能不談!」這句話正好形容自己心境,他說。

對此,封從德表示,王丹這次做過頭,包括他在內的六四學運與民運同道,大家多少都有責任。他也感嘆,不說是包庇,說又易遭猜測,輕則「你嫉妒」,重則「你五毛」,橫豎都不對,不如實話實說。

封從德說,(王丹愛作秀,八九年既已如此。)事情是別人做的,宣言是別人寫的,王丹卻大言不慚地站在記者面前歸為己有,且常常如此;被學運組織邊緣化,仍不顧反對,發動所謂的「個人絕食」,以至於一發不可收拾。封表示,像王丹這樣的明星領袖,都是媒體「選」出,非真正由大家票選的領頭人,不能代表大家。他也憂心,中共實際上明裡暗裡結構性地推波助瀾,推明星以毀民運,二十幾年屢試不爽,民運組織幾無招架之力。

■ 腦瘤體檢上網秀照片

唐柏橋指出,王丹多年來一再撒謊,打悲情牌騙取大家的同情和支持,十五年前他就向全世界媒體哭訴自己可能得了腦瘤,要求中共允許他保外就醫到美國治病,結果卻對大陸民運的聲譽造成重大傷害,很多人曾為他感到難過和奔走呼籲,都有一種被欺騙的感覺。沒想到,十五年過去了,王丹竟然用同樣的方式,企圖再次騙取大家關注和同情,「看到『腦瘤』這兩個字的本能就是噁心!」唐不滿地說。

與王丹一樣持美國難民綠卡的封從德也認為,王丹這次有欺騙善良的台灣民眾之嫌,腦瘤不是開玩笑的事,十幾年前博得大家同情一次,尚情有可原;這次又如法炮製,則有愚弄天下人之嫌了,更何況,能否回台就醫一事卡在美國,王丹比誰都清楚,卻偏偏施壓台灣政府,耍大牌、要特權,簡直匪夷所思。結果大家也看見,其「危急的病情」不存在,其旅行證「漫長的申請」困境也不存在,別人要等四個月,他三天就拿到了,如此作秀,令六四一代也跟著蒙羞。

曹長青說,回頭來看,王丹從一開始就是拿「腦瘤」製造新聞,自始至終都在網上玩得很開心,拿到回美證後也沒立刻回台灣,連美國有免費醫生可看病也拒絕;回台後,他煞有其事地完成「體檢」任務時,還拍照拿到網上「秀」。沒有哪個忐忑不安準備檢查「腫瘤」的人,有王丹那麼好的興致。王丹順利回台之後,對曾為他呼籲的網友、媒體、台灣政府等,毫無一句道歉,繼續用扭曲事實來狡辯。

王丹動不動就把質疑、批評者,說是「五毛」或親共分子,唐柏橋認為,亂扣帽子是一種極度心虛的表現,也是中共文化產物。像有人呼籲中共公布官員財產,就被扣「擾亂社會秩序」之類的罪名;現在有人要求王丹公布經費去向,他也給你扣一個「五毛」與中共合流的帽子。

■ 包庇過頭毀民運形象

唐柏橋質疑,當初王丹到了美國,一下飛機就公開表示不參加海外民運組織,幾年前又突然莫名其妙地宣稱海外民運徹底失敗;王丹出國後不久,他的家人也都前往美國團聚,之後中共似乎從未刁難;然而,其他異議人士如吾爾開希、鄭義等的家人卻長時間被限制出國、也不頒發護照,為什麼會出現這些差異,值得大家認真思考。

封從德說,王丹有上述狀況已十二年了,甚至可能更早,只是大家都不去講,對王丹呵護到幾近被人指責為「包庇」。但規避「民運內訌」也不是辦法,終究會慣縱太過,導致明星領袖個人行為乖張,還是會牽連大家整體形象。他說,反對明星政治,因為成就歸個人,失敗卻要大家買單,希望此番風波後,王丹能有所反省和收斂,且不要以真理化身自居,遇批評就指為中共「五毛」。

唐柏橋認為,王丹所做所為不代表整體民運,也不具普遍性,他的問題只是個別現象,大陸民運以天下為己任,敢做敢當的俠膽義士有高智晟、李旺陽、王炳章、艾未未、劉賢斌、胡佳、譚作人、郭飛雄等人,遍布全大陸和世界各地,數都數不完。曹長青也感嘆地說,如果王丹在台灣成為中國民運的代表人物,那倒不是王丹的問題,而是台灣的問題。

■ 王丹:不再回應

記者20日透過電子郵件、臉書詢問王丹回應,但他表示:「我上次已經說過,不會再回應,那就是不會再回應了。」不過,20日中午收到封從德的回覆後,記者仍針對其中捐款問題,以電子郵件和臉書訊息傳給王丹知悉,但截稿前,王丹並未回覆。

■ 封從德小檔案
出生年:1966年
學歷:巴黎索邦宗教史博士
經歷:參與六四學運、主持《六四檔案》網站
現職:孫文學校主持人、天安門民主大學教師

——原載台灣《時報周刊》2014年8月21日第1905期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