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劉冠軍揭密? 國安局奉天、當陽專案大曝光

因貪瀆案遭通緝並潛逃海外的前國家安全局出納組長劉冠軍上校,昨天展開反撲,提出一份蒐羅相關公文、帳冊的說明,指稱高達三十六億的國安局秘密經費,係前國安局長殷宗文於民國八十三年間,在前總統李登輝授意下將歷年節餘經費留存,設立總金額三十五億零三百七十餘萬元的「奉天專案」、「當陽專案」基金,兩項基金經由孳息與投資股票等方式獲利約九億多元新台幣,但由於相關經費運用不受任何法定監督,這些秘密帳戶演變成為李登輝的「法外小金庫」,從事包括務實外交,兩國論研究等各種檯面下的內外活動。

 在劉冠軍的這份說明中,首度顯示國安局除了稍早已經曝光的「奉天專案」之外,還有另一秘密帳戶「當陽專案」基金。但是劉冠軍方面對於劉個人涉嫌貪瀆、盜用公款之事未做任何解釋,也未提及其去年九月如何潛逃出境與目前藏匿何處。

 來自劉冠軍方面的訊息指出,殷宗文擔任國安局長時,因該局法制化後政府撥款不能滿足日益增長的業務需求,殷宗文遂於八十三年六月向李提交一書面報告,決定將國安局歷年節餘經費設立基金,以孳息用於所遇到的臨時、突發或敏感事件,並成立管理委員會監督,而李登輝也在該報告上批示「可」。從此國安局的經費來源就形成了兩大塊,一是年度預算收支,一是所謂的專案基金運用收入。

 據劉冠軍方面說,「奉天」、「當陽」兩基金的本金,是來自於國安局把每年節餘經費,以工作經費支出的名目留存,並偽造決算報表以公文應付審計部的審查。國安局透過這種方式將民國六十八年起開始節餘的資金新台幣三十五億餘元,私設一個帳戶管制,而這些錢的來源並非如目前外界所傳,是兩蔣時期的美援資金。而劉冠軍方面也聲稱,李登輝前總統離任前曾私下表示,基金幫他解決了許多難辦的事。

 來自劉冠軍方面消息指出,「奉天」、「當陽」兩秘密基金自民國八十三年成立至今,除本金外,通過孳息和投資股票等方式獲利約九億多元新台幣,而使用流向包括李登輝以總統身分出訪南非時,南非總統曼德拉表示要與台灣斷交,其執政黨秘書長則開出條件,要求我方給予該國兩千萬美金,南非願意繼續維持兩國邦交一年半至兩年,李登輝與對方協商後,同意給對方一千一百萬美元,回台後由國安局自上述秘密基金中先墊付這筆款項給外交部匯往斐國,而八十七年十一月,外交部歸還國安局一千零七十萬美元。

 來自劉冠軍的訊息也表示,國安局歷年節餘經費所組成的這筆資金,最初均由國安局歷任會計長直接操辦,以支票存款型態分別存在臺灣銀行、華南銀行與農民銀行。該筆經費設立初期並未動用,每年年度結束時辦理結算,並由國安局長直接呈李登輝批閱,國安局內連副局長也不知情,是個由少數人掌握的秘密帳戶。

 而在八十三年將這筆資金分為「奉天」、「當陽」兩項專案基金後,劉冠軍方面稱,國安局謊稱經費來源是向行政院爭取到的專案預算。兩基金成立後曾考慮繼續分存於台銀等三家公營銀行,但由於台銀、華南銀行開放民營,銀行內部情況變得較為複雜,國安局高層認為難以掌握,於是決定把錢匯總到農民銀行。自民國八十三年六月,國安局局長報經李登輝批准,將歷年來節餘的三十億零八十萬八千五百零一元七十四分中的二十八億兩千七百六十萬元(即奉天專案基金總額)逐年由前述銀行提出,以定期存單方式匯總存入農民銀行,存款之初國安局曾正式函告該行,要求配合執行工作,故該款均以一般商業公司名義開戶及儲存,開戶作業由銀行以機密專案方式辦理。

 劉冠軍方面認為,依法政府基金要循立法程序申請設立,國安局將歷年節餘經費放在「奉天」和「當陽」專案中,違反了預決算法中明確規定的預算編列、支用及結算的規定;以基金型態生息到銀行存款,又違反了國庫法。而依預算法規定,預算單位不得拿去生息,現在僅套用一個所謂基金名義,並用基金作為本金投資股票、外匯,同樣違反了預算運用的範疇。同時,這兩個基金還違反了決算法,以偽造公文書虛設支出專案,將當年度節餘經費留存。

 劉冠軍方面並指出,國安局的「奉天」、「當陽」兩專案基金並未完成法定程序,而且由國安局「奉天基金」孳息使用的狀況來看,這實際上已經成為國安局不受監督、自行運用的一個秘密帳戶,更演變成李登輝的法外小金庫。而基金從八十三年設立至今,除本金外,透過孳息與股票投資獲利約九億元,其中「奉天專案」總收入新台幣四億九千七百四十一萬四千六百六十五元、美金一千零四十一萬五千一百四十二元、日幣十二萬零九百四十元,「當陽專案」總收入約一億二千五百七十萬新台幣。

中國時報  2002-03-20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