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寬恕是一回事,公平正義的真理一定要追回

陳水扁總統民間醫療小組成員 ◎陳順勝醫師

大半夜從美國回來,第二天就去台中會診阿扁。兩天來的大事,當然是看阿扁。在美國期間一直擔心他。前天下午三點去會診了一個半小時。

阿扁看起來年輕很多,不會再那麼蒼老,精神氣色都不錯,夜間睡眠時間已增加。中監的人認為與我交代他要運動有關。他很努力在健行,即使步態不穩以跌倒,需人在兩旁護衛,他每天還是很跨張的要走3小時29分~四小時19分 (8/17)。醫療所需要的健行運動已有效地擴大阿扁的活動範圍。中監也驗證了少許效果。如果可以釋放他,起碼可以阻止或減慢他病情的惡化。

我發現阿扁、中監、中榮與我已形成一個平衡協和的生態環境。中監對阿扁有絕對的矯正管理的權利。中榮掌握詮釋醫療的權利,但阿扁是他們「客戶」,可以向來訪的政治人物「客訴」。我是仲裁者,要傾聽他們的抱怨,協助溝通,又要做得若無其事才好。

我也向副典獄長抱怨,保外就醫法令的恆定性大有問題。其實阿扁需要釋放就醫是事實,要用何種法令來解決是法務部應該做的事,不應該拘泥于條文不顧法理,成為法匠。

副典獄長說我講的話他聽得進去,所以我看診前都會去副座辦公室,與張主任一起溝通與交班。譬如我交待漏尿與飲水次數與量都要記錄,他們發現漏尿次數越來越增加,8/17有64次,8/16有52次,8/15有49次,8/14有54次。觀察記錄發現夜間不會尿失禁,他的漏尿與在步行中的動作有關,因而判斷他的膀胱因腦退化而無法受控制(去抑制uninhibited現象),引起的中樞性尿失禁,同時具有壓力性尿失禁(stress incontience)現象,即一用力就失禁。因而這發現讓我交待阿扁開始縮肛訓練,運動前排尿,減少尿漏機會。

阿扁吞嚥問題逐漸明顯。他自己非常注意避免嗆到,但喝水與口水常讓他困擾,有更多且厲害嗆到引起的咳嗽。

步態還是不穩,特別右腳會拖與更無力。阿扁的手抖還是一樣,右手特別厲害,但他的手抖可經由腦皮質來抑制。譬如當要他倒唸100, 99, 98...來去抑制時,手會抖得很厲害。這也是激動時手抖劇烈,或放鬆心情可以壓抑手抖的原因。

記憶障礙仍然明顯。譬如洗臉後,忘記有沒有洗過頭,因為發現頭還是乾的。阿扁很科學,馬上請戒護去看監視錄影,確定自己失憶的症狀。生活上許多細節都如此,因而阿扁自己想辦法設計生活項目的SOP來補足記憶之障礙。譬如把衣服依順序擺好,依序穿著。認知的障礙也差不多,特別應付日常生活功能的部份。

阿扁情緒反應雖已較平穩,但情感反應的閾值較低,容易生氣,反映的幅度很大。監獄的人一直怪天氣造成的,阿扁不服氣,認為是病。雖然外面很多事件已給阿扁法務上的平反,但阿扁還是很生氣為何要關他。

獄方有同意阿扁看我為他準備我寫的專欄剪報,我沒問他的感想。他現在每天也開始作記憶的自我訓練。

因為獄方同時有四個人陪我們會診,包括副典獄長、衛生課長、護理師、戒護官,我們對話不是很自由。我知道阿扁一定有言不由衷的內容。這嚴重違反聯合國受刑人或受難者醫學倫理的規定,醫療要完全可獨立。

中榮在這方面幫很大的忙。他們在醫療診斷書據實以告,與我的鑑定報告已可形成共識。監委的報告也呈現證據向國人交待。其實我有更詳盡的報告與證據,證明近三年來病情惡化的紀錄。歷史上會有實證的(evidence-based),由不得任何單位亂掰。

我告訴阿扁您要把身體養好,將來會有台灣受刑人不人道待遇的「紐倫堡大審」,阿扁也相信會有那一天。我告訴阿扁,以他的案子為指標,是台灣司法公平的里程碑(milestone)。我會出庭作證,但我仍希望他可以康復到可以自己應訊。雖然他認為自己可以為了台灣的安定承受一切苦難不想追究,但我說台灣人要有自信。寬恕是一回事,公平正義的真理一定要追回。

(作者 陳順勝 長庚大學退休教授 神經內科專科醫師 精神科內科專科醫師 職業醫學專科醫師 前台灣神經學學會理事長 台灣醫學史學會理事長)

台灣守護周刊 台灣論壇 2014-08-2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