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屁精不會當選 - 台灣e新聞
回首頁
回首頁
 

臭屁精不會當選

柯文哲:我是政壇iPhone

《新新聞》文/紀淑芳、林筱庭、羅芋宙

隨著年底選戰一分一秒逼近,參選人無不上緊發條,加快腳步多跑幾個行程,日夜跑下來,即使是從不喊累的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也難掩疲憊。他秀出自己的行程表給記者看,從早晨六點一路塞滿到晚上九、十點。如此行程,即使鐵打的身體也難禁得住,相較之前在台大醫院時,柯文哲連珠炮的話語慢了些許,臉色也略顯蒼白。

不過柯文哲一講起選戰,仍是興致勃勃,他期待自己能實現「公平正義」,提到對手,同樣一臉「臭屁」回應:「我們兩個是不同層次的產品!」柯文哲不斷以第三人稱談著自己,彷彿說的不是他本人,而是一個已實現的理想。以下是訪談摘要:

重建台灣人民的自信心

Q:選戰進入倒數一百天,「柯文哲現象」可說是打敗民調專家的解讀。你怎麼看待「柯文哲現象」的虛與實?

我舉個例子,iPhone出現才六年,但已經改變了世界,可是之前沒人知道iPhone可以做什麼?「柯文哲現象」也是一樣,是社會演進必然出現的新東西,明年政治學與社會學研究所最熱門的題目,就是「柯文哲現象」。

我現在民調上領先,代表台北市民渴望改變的心態,但支持度與看好度的落差,表示老百姓從以前威權統治到現在,還是沒有信心(改變)。這場選戰中,這種形式的全民參與,其實是種理念,是在重新建立台灣人民的自信心。但從威權國家走向民主時,有個階段,他(指民眾)會認為國民黨只要撒錢、組織動員買票就打不過,所以對於黑暗勢力會有種恐懼、無力感。

有一次(為了宇昌案),我去找顧立雄,他說刑事不起訴,我問『那民事咧?』他說,選舉都選完兩年了,就慢慢來吧。我就說,不可以這樣,宇昌案重創小英的民調至少五%,這是製造出來的案子,一旦負面選戰在選戰中能獲勝,且不須付出任何代價,就沒有社會正義,之後也會不斷打負面選戰。所以我對顧立雄說,不可以放棄,(官司)一定要打下去。

「柯文哲現象」代表的是,怎麼會有一個人的意志力那麼強能撐到現在?怎麼會有這麼一個人能鼓動社會風潮?他有那麼強的意志力作選擇,包括堅持不入黨、堅持選戰打法,因為每天都有許多人,用過去的選戰經驗在你耳邊指導,他從來不會避諱面對問題,所以不管統獨藍綠,他都可以不閃躲。「I follow my mind」,我順從我的心,這也是選戰到此為止柯文哲最大戰略。

過往紀錄足以證明能力

Q:民眾對你的信心不夠,你要怎麼辦?

大部分的創投只有一半會成功,我們常講到微軟、蘋果成功,但實際上有更多的公司是失敗的。所以我也不諱言,當一個全新品牌出現,大家當然會有疑慮。柯文哲可能會是下一個微軟或蘋果,但也可能會像其他網路公司泡沫化,都有可能呀。

我相信這一戰,會鼓舞整個台灣歷史的變化,當一個人可以去對抗龐大的政治及政黨機構,他會激起台灣人民的信心。

就像史懷哲,一九五○年代在非洲,他所救的病人範圍不會超過半徑二十五公里,但他就像黑暗大陸的一盞燈,雖然燈光微弱,卻能鼓舞人民。這就像柯文哲在台灣歷史上的意義,在人民失望之時點起的一盞燈。

有一次高雄醫學院找我去演講,我問台下學生,你相信公平正義嗎?他們搖頭。我問,你相信政治誠信嗎?還是搖頭。我說,我這次來的目的,就是要讓你相信「你本來應該相信的東西」。我這樣講好像有點太臭屁了喔?

Q:其實你的潛在選民也說過,你的唯一缺點就是太過臭屁,你自己怎麼看待這件事?

為了這問題,我問過果東法師(法鼓山方丈)。我說,我所有的修行都練得差不多,唯獨「貢高我慢(意近驕傲自大)」一直沒法克服。他告訴我,如果你知道它是個問題,它已經解決一半了。所以雖然是個缺點,但這還可以控制。

Q:為什麼你覺得自己做得到?

有一次敏盛醫院想聘我當院長,我很驚訝,明明不認識我,你怎麼敢聘?他就說,企業要找人就看他的track record(過往紀錄),找人才有標準程序,只要一看track record就可以知道,你來當院長一定沒有問題。當你從亞洲最好的台大加護病房出身的時候,你的葉克膜團隊是世界級的,在台灣創傷團隊也是前幾名,器官捐贈移植登錄系統也是全台灣第三套,而且又用那麼少的資源;他說,你開創很多台灣第一、亞洲第一,葉克膜更是接近世界第一,所以看一個人行不行,看他的track record就夠了。

【完整內容請見《新新聞》1434期】

2014-08-2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