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蠶吐絲蠟炬成灰時 -◎陳順勝-台灣e新聞
回首頁
回首頁
 

 

春蠶吐絲蠟炬成灰時

陳水扁總統民間醫療小組成員 ◎陳順勝醫師

~唐朝李商隱的詩:「相見時難別亦難,東風無力百花殘。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曉鏡但愁雲鬢改,夜吟應覺月光寒。蓬萊此去無多路,青鳥殷勤為探看。」~

昨天週一是忙碌的一天,早餐分別以貝果及香蕉象徵「日月明」的主題,用完餐後,與助理一起打完肌切報告,9:45AM前往牙科何主任教學門診,為救回來的大臼齒做牙套,慢工出細活,一直到中午十二點終於完成。

搭高鐵到台中,預定下午三點會診阿扁,2:45PM到中監,換証後與衛生課長一起上樓到趙副典獄長辦公室,了解阿扁近況,他最近情緒不穩,也拒絕運動,可以站原地兩個小時不動、不走。看電視也不坐下來,他說努力運動竟被人說病不重,所以他拒絕。趙副座說他的毅力與堅持,的確有過人之處。當電視節目懷疑他的失禁尿量時,會對中監獄官發脾氣,說尿失禁記錄讓人不相信。

副座說民報雜誌雙月刊,有阿扁的身心靈歸路那本,經審核已經給阿扁了,他也很認真從頭到尾看完三立有線電視節目。台中監獄典獄長正式退休,不是趙副典獄長昇上來,聽說是嘉義監獄要調過來,不知對阿扁有無影響。

三點時,台中榮總張主任與我進入培德醫院門診看阿扁,為活絡氣氛,我先提起,和黃女士、曹先生一起去看過阿扁總統的Jenny見阿扁時,他希望有機會可以在美國國會聽証。我跟他說Jenny與Alice一起來找我,她們了解許多實證後,也認為應該爭取國會作證,我只告訴阿扁有在進行,不談細節。

我也跟他提起北美洲教授協會NATPA,有發出尊重專業,釋放阿扁,居家治療的共同聲明。現在美國扁友會對我們對扁案醫療資訊的䆁出條件有所暸解,對我們捜証與記錄很滿意,會加緊國會聯係。我問阿扁願否放一份醫療資料在國會或其圖書館成為秘密檔,阿扁當面同意。我也答應美國國會若有邀請,我會去。

10月7日早上民進黨高層,已到中監探視阿扁,我親自跟他求證;他跟我說他想做最後的奉獻,選好時機在此次選舉或2016總統直選,他想終其一生。他希望他在民進黨協助下,可以從凱達格蘭大道的總統府,從台北市、台中、台南、抵達高雄火化。他說這是他可以對民進黨與台灣人最後的「剩餘價值論」的貢獻。副座希望我可以說服,安定他。我請他們要嚴加預防輕生。

我告訴他,真巧,在醫學院我教過生死學。早在十幾年前我看透人生冷暖,我也公開提出「殘餘價值論」。我好像是戰死沙場的老兵,躺在這兒,身上還有許多戰鬥資源,歡迎大家來拿。六年前經由屢次全麻體驗,看透生死,無條件接受死亡的到來,無需任何牽掛與眷念。

我說您還有惦念與眷念,還不行談「剩餘價值」,因為您的「天子」職責未了,在您就任總統對台灣人發誓時,就已許諾定了。隱忍痛苦,再壞的情況六年也快到了。我們會幫助您,讓您完成對台灣的使命,這沒什麼好選擇的。

中監不是他死得其所的地方,而且他會害很多人。他說遺書會交代迫害他的人,中監的主管也說那我們就完蛋了。我說外面國內外一堆人都沒放棄,包括我自己都還在努力。我也告訴他最近一批素昧平生的年輕人在民調後,自主自動跳出來在凱道要為他的釋放示威遊行,希望他要忍耐繼續下去。這些他不知道,應該聽得下去。

我說我發現人要看透生死很難,更難的是要度過生死之前的病痛,所以我還要修,修更難「有病沒有痛」的階段,就像他現在面臨的苦難一樣。在生死之前,病痛是很難避免的。

所以我希望他恢復他的體能訓練,繼續健走運動,抱持體能狀態,減少傷心自責的時間。抗憂鬱劑SSRI除了抗鬱,有消除死腦筋與抗強迫思想的效果,有可抵抗泛藍基本教義派在電視上對他的冷嘲熱諷的能力。

我告訴他游盈隆教授民調結果。我們很感謝游教授的辛勞,讓他的事件真正的民意呈現出來。我希望有機會由教授當面跟您討論,這對他的病情有相當的助益。

我提起向民進黨建議,成立「救扁小組」與「照顧小組」。阿扁告訴我不要有太高的期望。他很嚴正的用台語跟我說「靠人打戰會失敗,要靠自己打!」,「靠人人倒,靠山山倒!靠自己最好!」,「冠軍要靠自己努力,不要望別人輸!」。

副座說阿扁他每隔一段時間就有不同早已想好主題的訴求,會一直講,離開這主題就結巴,也沒辦法理出這麼好得頭緒。我說我了解,這是他疾病的特徵,也是會引起一些人對他誤解的所在!

https://www.facebook.com/neuron.chen/media_set?set=a.963665480315875.1073742658.100000172972773&type=1

台灣守護周刊 台灣論壇 2014-10-16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