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李雪玟教授:扁蟲之聲

一位從事歷史考究的學者,當他在下筆或發送為公眾讀物時,他的第一考量和注重點,應該是放在事情的真實性和準確性上,同時也必須把他個人的成見和意見置之一旁。因為在真相未清以前,尖銳冷酷的控訴可能會變成雙面利劍,傷害他人之後,也可能嚴重地刺傷自己。

從中國歷史中看到,在新朝皇帝登上寶座後,是如何殘酷地用最無人性的刑罰來折磨前任君王,致死才罷休,就可以預料到,第一位非國民黨的台灣人陳水扁總統在國民黨又重新掌權後將面臨的悲慘遭遇。沒想到這悲劇來的之快、且狠。而他被慢性折磨之長、和身心被極端摧殘之致,可說在這21世紀的文明世界是無法讓人想像到或相信的。

因此在這種非常不幸的境況下,如果台灣人還帶著一種事不關己或幸災樂禍的心態來觀望此案件,那表示我那長期深信是心地較單純善良的台灣人也在一個自掃門前雪的自私文化裡在自我消滅中。但可感到安慰的是,有許多的台灣人和外省第二代從一開始就已看清為何陳總統會被陷害的原因,而站出來仗義勇為,來為阿扁伸冤,發出不平的聲音,並付出實際上的援助。但沒想到,這種可貴的人性溫暖的發揮,卻會被辱罵、被貶值從「人」的地位變成「蟲」的屬類。「扁蟲」 和「扁奴」的用詞之傲慢、之殺傷力,並不亞於那些自認是高級中國人的,對那些善良來接納當初逃難來的中國人的台灣居民的謾罵。But why ???

在陳水扁剛剛卸任就被瞬間扣上手銬、且被展現在全世界媒體上有意來羞辱他時,在未經合法司法程序就將他關押在一間最原始化的睡鋪旁就有毛坑的牢房、身心遭酷刑般折磨時,卻有最高科技的錄像機24小時的監控他的每一個動作,連最基本做人的隱私權和尊嚴都沒有了,無非就是有意要逼瘋一位代表台灣族群而剛卸任的總統至死 ……。

如今也已有六年了,即使在被控訴的所有案子一件又一件全都被宣判無罪後,陳水扁還是被「非法」地囚禁著,他也從一位身體原如健壯而勤奮的台灣水牛,而如今被摧殘到身心皆近殘廢的悲慘地步。

如果我們眼見任何一個人手腳被捆綁被推落水裡,而有些人不但不伸出援救的手,反而在此刻還存私心的盤算,想利用這一位曾為台灣努力打拚並犧牲家庭幸福的台灣鬥士的不幸來作為一個政治的棋子。去討好那些不辨善惡的機會主義者的所謂「中間選民」,如果有這般不珍惜一個生命的價值和不注重公義的政客和群眾,這樣的族群將變成一個令人擔憂且夕夕旦危的可悲社會,即使能重拾回政權也無法驅除經過這段試探考驗時期所養成、且將繼續留下的投機與冷酷心態的餘毒。

當一位教育者將有憐憫心和追求公正的群體加上一個「國民黨的臥底」的標籤時,他無形中美化了殘酷而自私的國民黨,他可能想藉此來恐嚇更多有正義感的人士來參與援救一位替代台灣人來受難的代罪羔羊。

這位享受公眾注意力的教授是否曾經靜下來沉思,如果是他不幸處在阿扁的悲慘境況時,他將希望他的族群同胞如何來反應?

他說是因為在救扁這事上綠營中有不同的意見,所以馬和他的團隊更藉此繼續將阿扁拘留在黑牢裡。事實是,有一顆冰凍的心的當前執政者,他從來不會在乎台灣人怎麼想或怎麼作,他的政治野心是繫在對岸和當初逼他父母離鄉背井的共產黨身上,當他在和敵人親熱擁抱時,是那些被他欺壓的台灣老百姓,那些原本和中國無恩怨的無辜台灣人在替他扛起他所代表的中華民國宣稱的「反共」重擔!

而更難以理解的是,台灣如果是一個健康有人性的正常社會,怎麼可能在救扁之舉上會有不同的意見?這似乎在一個文明的社會是難以相信會發生的。何況,台灣人早就應該有覺醒而認知到,關在牢裡等著慢性死亡的那位受難者,在他頭上的三個字是寫著「台灣人」,你不救,誰來救代表你自己的這個族群?

在大家還在驚愕的大茫霧中,眼見一位曾替台北市、然後又為台灣帶來多年繁榮安定的陳總統極速地被關進黑牢中(連偵查都沒做)時,這位頗具影響力的台灣人教授立即標出駭人的私人定罪陳水扁「這個家庭比國民黨更可惡」,不但將已被推入在兇猛深水的阿扁的頭壓入水裡,並同時也把多年來像受傷的野獸處處被追趕追殺的阿扁妻小,因著這教授的厲語一起把陳家送葬在無情的冰冷之大海中,要讓他們一起溺斃。這種用言論而可致人於死地的過度論斷,可能是出於一時的氣話謾罵,也或許是有何私人恩怨,我們則不得而知了。

但那句重話同時也太對不起所有228大屠殺及白色恐怖的受難者及他們的家屬了,因為那樣的講法無形中淡化了國民黨的惡行和暴虐。蔣介石在中國殺了上百萬自己的同胞又帶走了無數的國寶和黃金,來到台灣後又繼續他的殺害和盜取。而這位從未傷害過任何寶貴生命,且在他兩任總統任期內曾主動減薪一半,又在建設許多國家重大工程中為政府省下無數億的陳水扁,卻被戴上貪污的帽子並被立即押禁,卻被這位教授封上是台灣史上最惡劣的頭銜;而讓長期凌虐殘殺百姓的國民黨彷彿瞬間變成了無關痛癢的小巫。在這位歷史學者的眼中和腦海裡,真理和正義突然已完全被模糊了。

多年來我也讀過不少這位學者的文章,也對他的寫作有很深的敬意和感謝。只可惜在這過去的六年,他似乎變成一位我不熟悉的突然轉行成凶厲的專權大法官,批判的不只是他不喜歡的當事者本人,也殃及周遭關懷的人士和親友,一網打盡,皆被貶為被他藐視的成為在地下爬的蟲類。

在夜深人靜,只有我們的良心良能不被外物或利/害關係干擾的時候,我深信在我們每位內心的深處,都了解那位貧民子弟靠著自身不懈的奮鬥吃苦卻又經常遭歧視欺凌的本土首位非國民黨的陳水扁總統是一位有愛心而不貪的善良台灣人。只是他卻得替不幸的台灣人來背最沉重的十字架。他的妻子是當初鼓勵陳水扁參予早期的台灣民運,結果她得到的報償是一台終身需用的輪椅。他們的孩子們連如一般人可在美國深造的機會都被削奪掉,那有像那兩位美國公民的馬公主所受到的禮待和保護。而還住在鄉下純樸八十多歲的扁媽,歷經長期的憂傷也已哭瞎了眼睛!

啊,可憐的台灣人,你們裡外都有要加害你們的敵人,如果你們不懂得保護先前勇敢犧牲者爭取來的人權和做一位台灣人的尊嚴,那些珍貴的基本做人的權利也將從你們眼前消失。是的,世上有許多不公平的事,但上帝說「伸冤在我」,衪有衪的時刻,不管是在今世或是在審判日,我們每一位都必須面對祂的最後審判,無人可倖免!! 有天堂就也有地獄,那將是永恆的。

也願在台灣的軍公教人員記得你們子孫的自由和人權是價值100%而不是只值18%,有道德的身教遠勝過留下的遺產。太陽花學運是因為先前一些只有貪心而掩蓋著良心的父母輩所作選擇的惡果,而讓這些無辜的青少年如今必須勇敢站出來,扛起保護家園和人權的艱辛運動。也盼望這位有寫作才華的歷史學者,把那不必要的肩膀上長期扛著的對一位過去曾對台灣多少有貢獻而如今已無力氣的一位你的同胞所懷的怨氣放下、丟棄,那也是傷你自己的沉重包袱,而以憐憫的愛心,並藉著你的影響力,來繼續為歹命的母親台灣出力,就如你近日所寫奉勸台灣選民的幾個革新觀感是頗有見解的。但願你能不每次定要把已沒反抗力的阿扁和這些辛苦支持基本人權的志願人士再度拖出來用你的文字來鞭打他們一番,而是使台灣人真正團結起來,來一起那捍衛多災多難、但是最美麗的寶島,我們的福爾摩莎,我們所珍愛的故鄉!!

2014年11月10日於Reno(明天是陳前總統失去自由6週年)

 

(編者註:出生於台灣屏東的李雪玟教授(Helen Lee),任教於美國內華達大學(University of Nevada, Reno)聲樂系,曾擔任過該校國際教授榮譽學會的會長。作為知名的聲樂教授和歌唱家,她經常被邀請到內華達州及加州的重要節目場合代表獻唱美國國歌,為台美人爭光。李雪玟教授在紐約巿的卡內基廳、林肯藝術表演中心等,有數度成功的演唱;並曾應日本鈴木音樂社的邀請赴日本作巡迴演唱。她也在台北愛樂基金會的邀請下,回到她熱愛的鄉土,於國家音樂廳舉辦了令觀眾感動的音樂會。她曾多次受邀在台美人社團演講,她的充滿激情、深愛家園台灣的演講,深受鄉親們的歡迎!因她對台灣及台美人的貢獻,2007年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特別頒獎給她。)

 

=====================================================

〈自由廣場〉〈李筱峰專欄〉台灣十大蠢事

和幾位朋友聊天,話題談到台灣的「愚蠢言行」,包括有宗教信仰、選舉行為、救扁方法、國家認同等面向。茲整理聊天內容,列舉十項蠢事如下(編號雖有先後,但愚蠢程度則一):

一蠢:用真錢換假錢,再把它燒掉(這是指燒紙錢,有人認為此舉不僅愚蠢,而且浪費資源、破壞環境、危害國民健康,極不道德;不過有人認為此乃關乎生死的信仰,不能以理性要求,可說見仁見「蠢」)!

二蠢:將神話人物當做神明來祭拜,如豬八戒(出自西遊記)、哪吒(太子爺,出自封神榜)。如果這些捏造的對象可以成為神明,那麼編造的米老鼠、唐老鴨、頑皮豹、招財貓、小叮噹、hello kitty、史迪奇等等,是不是也可以立廟祭拜?

三蠢:為了想像、編造(後設建構)的「中華民族」政治神話,而阻撓、破壞真實的民主台灣的獨立自主。

四蠢:國民黨與北京當局唱和「一個中國」,且其「一個中國」(「中華民國」)還包括蒙古、尼泊爾等。以虛幻不實的「中華民國」和真實存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共享「一中」,讓專制中國有併吞民主台灣的口實,將台灣「中國化」,而非「國際化」,愚蠢至極。

五蠢:宣稱「政治歸政治、經濟歸經濟」。這個藉口讓中國的金流、人流、物流透過ECFA、服貿、自經區,湧入台灣,以便他們「以經促統」、「以商圍政」(但有人說,四蠢與五蠢不是真蠢,而是投機自私)!

六蠢:台獨運動中有極少數者呼籲,不可參加中華民國體制內選舉,不但不該參選,也不該投票,甚至說「中華民國流亡政權體制下的政黨應火速解散」。此言論看似反中華民國體制,但國民黨樂死了,果真如此,國民黨一定每選必贏,中華民國體制勢必永垂無疆!

七蠢:有少數扁迷為了阿扁不能出來,竟然怪罪民進黨和蔡英文救扁不力,甚至扣他們「與扁切割」的帽子。馬英九心中樂死了,關扁不但可以給綠營染「貪腐」的色彩,還可以讓綠營內部罵小英和民進黨,真是一舉多得!於是馬英九繼續關扁(根據六蠢、七蠢,國民黨一定繼續執政,阿扁就繼續關著!有人懷疑這種言行是出自國民黨的臥底)!

八蠢:有賄選人抱著關公神像買票,要收錢的人當著關公面前發誓收了錢就要投票,不可欺騙關公。愚蠢選民怎不想想,關公也看到賄選人在買票。難道「忠肝義膽」的關公也幫忙賄選?

九蠢:一個「曾經殺人無數(二二八、白色恐怖)、侵占近千億國產成為黨產(至今仍不歸還),且政商勾結」的政客集團,竟然還有那麼多台灣人繼續投票給他們。如果台灣人繼續愚蠢,就別抱怨這個「政商結構體」長期賜我們吃黑心油(有人說,許多人根本沒感覺有什麼「曾經殺人無數、侵占國產成為黨產」的政商結構體)。

沒感覺有什麼「曾經殺人無數、侵占國產成為黨產」的政商結構體?那應該是台灣的第十蠢吧!(作者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研究所教授)

自由廣場 2014-11-08

 

=====================================================

From 黃再添先生(紐約Patrick Huang)

Helen:

我可以理解妳為什麼這麼看、這麼想。如果妳換個角度去體會扁案帶給台灣人的打擊有多大,大到讓很多人激烈反應口出重言惡言,妳就不會對他們如此怨懟、不釋吧?

當一個美麗的希望和很大的期盼被忽然摧毀,愛之深責之切,激烈的反應在所難免,也是人之常情。(我就親身看過姊弟因此斷絕來往的實例,原來是我們紐約挺扁的大力士而因此極度對扁失望的弟弟無法忍受姊姊的助扁救扁。)

我本身挺扁,直到現在。但我認為大部分挺扁的人對於別人因扁案受到的打擊和反應過於低估,也無法從人性的層次適度理解和體諒,惡聲至必反之,互相指責,最後搞成國民黨最喜歡最樂見的結果。

總之,扁案挑戰我們所有人的政治智慧。我們可以繼續停留在檢討彼此的過去,也可以重新出發廣結善緣凝聚士氣。台灣的我們管不到,但海外可以發動(例如)回台探監運動,鼓勵並協助有機會回台的同鄉都去探監,讓阿扁繼續感受我們的支持關心。把救扁的能量用在正面,引導大家共同努力。

Patrick

=====================================================

From 許重義(Chung Hsu)

Dear Allen and BATA Members,

在一個法治國家,未審先判的行為會受輿論甚至民事案制裁。美國有一句名言:“not guilty until proven”。這種法治概念尚未在台灣落實。

李筱峰被歸類為綠營的台灣歷史學者。他未審先判的不當言論,比任何藍營的名嘴更具殺傷力。扁家與挺扁陣營應就李筱峰譭謗與傷害名譽具狀求償,最少幾百萬少不掉,並要求在台灣各大報刊登致歉聲明。

所有涉扁法案都己被國民黨開的法院一一判定無罪。唯一己定褫能拘留阿扁的「龍潭購地案」也因辜仲諒涉及偽証,根本不能成立。「陳敏薰關說案」也涉及偽証。所以將阿扁關在台中監獄的任何案件,皆己不成立。

台灣的司法正義在那裡?這些檯面上的自稱愛台的綠營領導階層,包括蔡英文、謝長庭、蘇貞昌、立法委員與 2014 年與 2016年要競選公職的候選人,都必需以維護台灣的司法正義,就阿扁被國民黨以司法手段作政治迫害表達立場,並且必需為維護台灣的司法正義提供具體作為。 遲來的正義不是正義,不能以當選後再談司法正義,作為爭取選票的藉口。

此外阿扁一卸任,總統當選人馬上動用法、憲、警的力量,防止阿扁離境,並在沒有任何告扁法案定褫之前,即不法霸押至今,也是扁家與挺扁陣營未來結算司法不公,求償並懲罰不法國民黨官員與司法人員,可以採取的行動。

請綠營的法律專家,民進黨黨部就有多位,立法委員也有法律專業知識,應該整合成一個維護司法正義的團隊 以行動申討國民黨以司法為手段,所作的不公不義的案件。 目前最急迫,也最具指標的司法不公案件,就是扁案。

許重義敬誌

=====================================================

From Allen Kuo

李筱峰當年竟然迫不及待地未審先判,駡“這個家庭比國民黨還可惡”。他並且駡救扁的人士為“扁虫”。由於李筱峰的知名度,當年他這樣的見解對於台派的打擊很大。 結果現在法院一再証明所有對阿扁的指控不成立。 但是李筱峰卻也沒有道歉。

Allen Kuo

=====================================================

From Jay Tu

Well said,Chung(指許重義), However, the first lawsuit should be against the scum Ma,those abusive special prosecutors,and those scum judges,in particular,Tsai Sou-Huen(蔡守訓)and those who invented the "de facto influence" theory in the Highest Court to hand down the 20-year sentence to Abian-ah. These shameless and abusive law professionals must be punished if justice is ever served。

For this Professor Lee (李筱峰), he has humiliated and discredited himself enough to lose what is the most valuable to a historian,credible judgement. For now, we just have to let him be aware of his bankrupted credibility. Hopefully, he would finally wake up and do all he can to redeem himself. Unfortunately, the damages he has inflicted upon Abian-ah,his family,and the whole Taiwan are permanent.

Jay Tu

=====================================================

From Allen Kuo

謝謝許重義的分享。 我們再來看李筱峰的第七蠢:

有少數扁迷為了阿扁不能出來,竟然怪罪民進黨和蔡英文救扁不力,甚至扣他們「與扁切割」的帽子。馬英九心中樂死了,關扁不但可以給綠營染「貪腐」的色彩,還可以讓綠營內部罵小英和民進黨,真是一舉多得!於是馬英九繼續關扁(根據六蠢、七蠢,國民黨一定繼續執政,阿扁就繼續關著!有人懷疑這種言行是出自國民黨的臥底)!

——李筱峰以一個歷史學者,除了對扁案未加考証就未審先判之外,現在竟然又外加了這樣一個很奇怪的邏輯,令人訝異!民進黨從白色恐怖立黨開始一路走來,長期接受本土派大家的灌溉。 包括了選票的支持,以及經濟上的挹注。 目前民進黨也因此而已經壯大,握有所有本土派最大的從政治資源,經費資源,以及人脈資源。 而民進黨目前的當家是蔡英文。 可是這樣一個被我們呵護的對象,卻長期對台灣人自己的領袖,阿扁不公不義被迫害的事件,視若無睹。 頂多,也只是口惠一下而已。 本土派們在這個阿扁患有重病的危急的時刻,要求民進黨和蔡英文要負起責任不要只是口惠一下而已。 這樣的要求,難道是太多了嗎?

而依照李筱峰第七蠢的邏輯: 本土派似乎反而應該要對民進黨和蔡英文不公不義,過河拆橋的行為視若無睹才對? 甚至加以贊揚? 這樣,馬英九才會立刻釋放阿扁? 這樣,才能阻止國民黨繼續執政? 更依照李筱峰第七蠢的邏輯: 原來譴責不公不義,呼籲救扁的人,是國民黨來的臥底。 而贊揚不公不義,過河拆橋,擁護及鞏固民進黨權力中心,以大選奪權為唯一考量的人,才是真正的「愛台人士」?

李筱峰如果真的是這樣想,他也太低估了我們美國人維護自由,民主,人權,及法治等普世價值的決心!

Allen Kuo

=====================================================

From 蔡丁貴

Dear all,

什麼是扁案?也許6年前,大部分人都搞不清楚什麼是扁案,當時受到很大的衝擊是可以理解的。6年後的今天,什麼是扁案?當年搞不清楚的人還繼續搞不清楚嗎?請不要自欺欺人了。扁案就是政治迫害。(period)

有人怨恨阿扁辜負台灣人的期待,沒有在任內完成台灣獨立建國。請問台灣獨立建國是當了總統就可以宣佈的嗎?如果這樣的邏輯可以成立,那現在馬騜宣佈台灣被中國併吞,大家也可以接受嗎?

阿扁及其家人是凡人,為人處事都不可能讓所有的人滿意,但是拿中國黨權貴的邪惡來形容阿扁至少是偏頗的。當年我入閣,常有台派朋友質疑為何行政院用人常常讓台派朋友失望。我有一次為此詢問當年的年輕行政院秘書長,她回答說,台派推薦的人選都有自己人反對,對方的人選,都很少人反對。說理的粗淺令人訝異。對方人選的背景只因為我們不熟悉,就變成潔白嗎?台派的人選只因為自己朋友熟知,就變成邪惡不堪嗎?台灣人不能跳脫這樣看待問題的角度嗎?

扁案就是政治迫害。台灣人要獨立建國,怎可容忍眼前的政治迫害持續在自己眼前存在?台灣人要問問自己,獨立建國是要建立一個體制,還是要尋找一位聖王?扁案發生6年後的今天,台灣在二戰結束之後再度淪陷69年的今天,台灣人如果依然面對這樣問題而無法自己族群找到解決的方法,甚至最基本的形成共識,那不管今年地方選舉的輸贏,台灣人要走的路還很長。不是嗎?

Aquia

=====================================================

From 黃再添

Aquia:

人畢竟是人,不是只有理性。如果大家互相算帳計較的氣氛繼續存在,就很難超越現狀。是停手的時候了。

有時候我很懷疑是否我們已經變成比阿扁本人或他的家人更無法諒解這些批評過他的人。

Patrick

 

=====================================================

From 王泰澤

Hi Patrick,

我必須先稱讚 Helen 文情感人,她不只“這麼看、這麼想”,還能這麼講。

我這次回來台灣,時差未過,就趕赴台中參加林佳龍學界記者招待會和史明演講會,次日又有機會到彰化慶祝史明九七誕辰,並重逢九四高齡,年老而心、體不老的鍾逸人老先生,相談甚歡。

二位老將給我的啟示是,人們尊崇自我能力一生一世的奉獻。對外界是非對錯的批判只是偶發感觸。

你說“台灣的我們管不到,但海外可以發動(例如)回台探監運動,鼓勵並協助有機會回台的同鄉都去探監,讓阿扁繼續感受我們的支持關心。把救扁的能量用在正面,引導大家共同努力。”

容我也管管台灣:探監“讓阿扁繼續感受我們的支持關心”,由民進黨轉移立場,公佈呼籲 ,為回台同鄉安排探監手續,順便拉票,一舉數得。如何?

我堅信,囚禁六年後的今天,民進黨“把救扁的能量用在正面,引導大家共同努力”,一定得分,也才不致使馬英九隨時都可編造“連民進黨都暗中同意”的藉口。

泰澤 11/11

=====================================================

From 洪國治

Dear all:

Helen said all what I want to say. Thanks.

How ever, I do have some comment about Patrick's response.

1, I don't think Patrick “可以理解妳(Helen)為什麼這麼看、這麼想。”because he did not 理解Helen為什麼這麼看、這麼想。

2. Helen did not 對他們(反扁people)如此怨懟、不釋。She is so kind that she even did not criticize the ugly egg–head professor Lee ( this is what I called Lee now).

3. “原來是我們紐約挺扁的大力士而因此極度對扁失望的弟弟無法忍受姊姊的助扁救扁。” After 6 years, The facts proved that the sister was/is more smart and right and her brother was/is dead wrong.

4. “我認為大部分挺扁的人對於別人因扁案受到的打擊和反應過於低估,也無法從人性的層次適度理解和體諒,惡聲至必反之,”

I am very disappointed that Patrick blamed Abian supporters “惡聲” against反扁people without evidence. Please provide the articles or links of “惡聲”. On the contrast, there are too many反扁people like ugly egg-head Lee口出重言惡言against Abian supporters. What is 扁虫?

I sincerely hope that Prick 換個角度(different from DPP and Chair Tsai)去體會the support to Abian is equally important as to love Taiwan.

Kuochih

=====================================================

From 郭長豐

現在的問題是,當初沒救扁的人,現在不但仍不肯加入還繼續嘲諷批判我們。

以李筱峰而言,2008年8月17日在〈自由廣場專欄〉寫了這篇文章︰

【這個家庭比國民黨更可惡】http://news.ltn.com.tw/news/opinion/paper/235592

更在2009年陳昭姿與張學逸競選台灣北社社長的過程中,(李筱峰)以北社社員的身分寫了一封「給社員的公開信」,其中提到:【如果你挺公義,請投張學逸。如果你挺貪腐,請投陳昭姿。】

光這兩件事,他已經涉及嚴重的毀謗罪了,應該在他的專欄中公開向陳水扁總統與陳昭姿社長道歉。

然而,他不但不道歉,繼續利用他的專欄特權,公開罵我們「蠢」。

回顧2006年,中國黨利用他們操控的媒體,開始向阿扁總統「潑糞」,先從親信(陳哲男)開始,接著家人(女婿趙建銘醫師),配偶(吳淑珍夫人),最後萬箭齊發射向阿扁總統。

到底是當初看不出真相的人「蠢」?還是我們這群頭腦清楚、一路相挺至今的人「蠢」呢?

更何況,當真相逐漸大白時,這些自以為是的偽君子不但不認錯,還敢繼續嘲笑我們?真是可惡之極!

郭長豐(前衛福部台北醫院副院長、現任一邊一國行動聯盟秘書長)

 

=====================================================

From Bill Huang

李雪玟教授, Helen Lee, 在”舊金山灣區台美人論壇”為受難的阿扁總統熱血發聲、打抱不平. 李雪玟的文筆充滿了勇氣和熱情、令人感動 --- Helen Lee 真是位令人敬佩、有正義感的勇士!

太棒了, Helen, 台灣需要像妳這樣的領袖, 尤其是民進黨! 在阿扁受難的六年中, 民進黨在面對國民黨的國家暴力時、是那樣的膽小沒種(台語: "無膽無Lan-Pa"), 而對阿扁的為了台灣被釘上「政治迫害」的十字架、卻是那樣的冷血無情(台語: "無血無目屎")!

是的, 這「無膽無LP、無血無目屎」的民進黨領導階層需要改變: 民進黨需要換一位勇敢的領袖! 民進黨需要換一位像 Helen Lee 這樣勇敢、堅強、有熱血激情、有guts、有LP的黨主席(不論男女)!

我過去一直主張, 以後也絕不會停止強調:

*** 搶救阿扁就是在搶救台灣! To Save Abian is to Save Taiwan! ***

以後有時間我會詳細論述上面這句話.

God Save Abian, God Save Taiwan!

Bill Huang, 11/11/2014, Sacramento, 寫于阿扁受難六週年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