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墜入紅塵」

回憶

有人問:它為什麼發生?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它就是發生了,沒有為什麼。 如果時光能倒流 ,它還是一樣會發生嗎?我也常問自己這個問題。

當年「陳希聖親屬活體捐肝事件」 各大電視台的記者,都守候在外科加護病房外面,枯等事情的發展 為何我會特別招呼你們幾個記者在我辦公室休息一下?

當時我對記者應是避之唯恐不及。 為何剛好那段時間你父親因膀胱癌在台大醫院開刀?

你下班後來探望你的父親 而我下班要回家,命運為何讓我們兩個不期而遇?

(你的車子停靠在徐州路,我的腳踏車則停在徐州路的急診部門口 但晚幾個月, 因急診管制的原因,就不允許經由急診處出入了。) 兩人在走廊交叉而過,

為何我要回頭,而你也剛好回頭,只好大家轉回來寒喧幾句 而你拜託我去看一下你父親的病歷,我也只好同妳一齊上樓。 一般膀胱癌的經尿道刮除手術很快就可出院為何這次你父親有流血過多又有尿路感染的併發症 而多住了兩個星期,我只好又去多看了幾次 而每次你又剛好在那裡,是剛好?還是我潛意識故意挑你在的時間去?

為何我對你有一種難以形容的喜歡,而對你說:你是一個很特別的女孩。 為何有一天,你突然打電話問我你有一個朋友,五年前得過鼻咽癌接受電療 而現在出現四肢無力的症狀?我回答:第一個要排除鼻咽癌復發而侵犯脊髓神經。 你說電腦斷層檢查已排除鼻咽癌復發的可能 我接著說那就是當年放射治療引起的併發症了,癒後不好。

你說:已經在神經內科用類固醇治療一陣子了 但四肢無力的情況繼續變壞,有無其他好方法? 我隨意回答:那真的趕快死掉算了。不然以後到四肢無力完全癱瘓,才是生不如死因為這種狀況,再怎麼治療,效果都不好。你也沒有再多說什麼,就結束了這電話談話。

不料隔了兩星期,你又打電話來,哽咽的說: 你的未婚夫死了,死得很突然,

一陣子發燒後,送到醫院時已死了。 我當然懊悔萬分,一再道歉說:不知那是你的未婚夫,還以為是普通朋友 所以說話太隨便了,竟然叫他不如趕快死去。 因我平時很晚下班,從此每次你夜晚想到過世的未婚夫難過時 便打電話到我辦公室,不免又是一陣哭泣。

我說:如果我是上帝,一定把你男友還給你。也不是我說他死,他便因此真的死去了。

為了彌補內心的愧疚感,從此總儘量撥一點時間, 陪你吃晚餐,陪你電話聊幾分鐘。

一種愧疚,憐憫,不捨,竟演變成不可收拾的愛情,豈是當日所能料及。

有人問:你以嚴酷著稱,為何你對她卻如此眷戀? 不能忘了她,只因她曾如此傷心的在我懷中哭過 曾如此痛苦的訴說她過去的不堪,讓我如此為她難過與不捨。

有人問:你喜歡她那一點? 雖然愛情是可以不需要理由的,我也真的說不出我喜歡她那一點 只知道我跟她在一起的時候,真的覺得很快樂。

三年中,從來沒有爭吵、賭氣,最多只有她工作不順時,我靜靜的看她鬧鬧情緒吧! 我連一句重話也未曾對她講過,

「捧在手掌心的疼愛」就是這種感覺吧! 這三年,真的是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 陽明山附近有妳唸大學時的回憶,一直是妳最喜歡流連的地方。

曾經盛夏的夜晚在「天籟茶館」一齊數天上的星星; 冬夜的小咖啡店中笑談人間事;後山的露天野菜店,初秋的傍晚,點著蚊香,吃野味晚餐;文化大學旁的小吃店中,吃你最喜歡的湯麵 我還打趣說:開了一個鐘頭的車,只為了吃這個一碗 55 元的麵。 天母的法國西餐廳,東區的華納威秀 還有台大醫院附近的各小吃店,當然「龍門」是去最多次的,只因為你喜歡那裡的小菜。 你家附近的越南餐館,

更曾經拿著壹週刊,追隨它的報導,前進各餐館。 三年之中,多少的夜晚是如此浪漫的度過,只因有你的歡笑在我身旁。

一開始我們是忘年之交的朋友 你每次都稱我是你的心靈導師,而且比較像是你的父親而非朋友。 「男女之間沒有純粹的友誼,除非年紀相差 77 歲。

例如 77 歲的老太婆和 7 歲的 小男孩」,這是我早就知道的,為何我不相信自

己的智慧? 當我說:我怕會越陷越深,恐怕會愛上你。

你偏著頭很自然的回答:不可能。你是我的心靈導師,永遠也不會是我的情人 因我根本把你當作長輩看待。 要知道一隻碗是不會響的。

我想你人生閱歷豐富,不是感情衝動的人,也就相信你了。 如果人生可重來一遍,我願時光倒退到去年七月以前 在那之前我真的是你的忘年之交,

你的心靈導師,你的父執輩。 可是七夕晚上那一吻,抹去了所有的界線 我像天上的星宿墜入紅塵,迷戀起人間的男女情慾。 如果時光能倒流,烏來那一夜,在櫻花樹下的窗前,我一定整晚輕輕把你抱在懷中 如果我知道那是此生唯一和你喃喃細語看著櫻花飄落的一次。 但終究兩人的秘密世界不見容於現實的社會,終有一天,你不告而別 我知道你要的是全部的愛,一個能被社會接受的愛情,而那是我無法給妳的。 雖說人生不如意十居八九,但情傷確是最傷,你的不告而別,讓我恍恍忽忽不能自己 思念總在分離之後, 至此我才知道你在我生命中的重要,但是又奈何? 其實理智上我知道你是對的,但情感上,實在有說不出的痛苦。

雖然這分離的一天是早已預見,但真正來到的一天,依然痛徹骨髓,幾近發狂,每次想到你,內心都是一陣一陣的酸楚。 Cinderella,Cinderella,我生命中的灰姑娘你那裡去了?

妳走了 從此生命中也不再有我的歡顏了。

93-4-19

 

你只是火藥的引線,我自己根本有問題。

有件事不知以前有無和你講過?以前我們家有自己的佛堂
(蓋新竹科學園區時因 徵收土地才被拆掉)。

我歷代祖先看破紅塵者太多,乾脆自己蓋了家廟
我們聰明的遺傳夾雜著一些太聰明的併發症。

我唸台大醫學系,因我父親要我當醫生。

我結婚是我母親去相親決定的(我自己沒去)。

我有三個小孩是我太太決定要生幾個。

我是外科重症專家,是朱樹勳當外科主任時,把我從一般外科調去 ICU。

甚至我是民進黨幕僚,是張金堅當扁友會長時調我去的。

我到現在,一生都在為別人活。你是我唯一為自己活的一次。

和你以前遇到的男人比起來,我可能是最癡情。

至少到現在,只有怪自己,都不敢怪你。

再說吧,不然你告訴我現在我該怎麼作?我的腦袋已空白兩星期了。

93-4-24


其實我到現在還是弄不清楚你怎麼了,因為整個變化,非我能了解。

按理說,我聰明過人(官方紀錄是考預官時 IQ:157)
我出道甚早(三十五歲就當了台大醫院外科加護病房主任,找不到前例)

我人生閱歷甚多,生死看最多,應該凡事看得開才對。

但為何在你面前就像智商不足的孩子(喜憨兒?),連脾氣都發不起來。

在台大醫院,柯 P 何等威風,大家紛紛閃避
但在你面前卻有點手足無措,好像我是小學生,你是老師。

你每次幽幽的說沒事,我就覺得事情很嚴重。

你說你很煩,不想講話,我就覺得更煩,講不出話來。

等到你破口大罵,我只覺得自己有點無辜而已。

你不快樂一點(不管是不是裝的),我永遠心神不寧。

我最後的結論:一定是上輩子欠你的,此生才會這樣魂牽夢掛,拜託你開朗一點。

By the way,我想了一天,我真的有說: 你騙我?你是聽錯還是作賊心虛?

我不可能這樣講你,連所有抱怨的話都吞進去了,怎會講這句。

你讀這信時,我已在新竹老家療傷 (和你回苗栗差不多)。

93-5-10

 

Cinderella: 不管如何,你永遠是我心愛的灰姑娘

因你曾經在夜幕低垂後,駕著車子帶我到奇幻的世界。

那三年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日子,因為太快樂了,所以一旦失去,才會如此失態。

我錯了,我應該要為你著想,應該要考慮你的立場、需要及未來,我不可以自私。

可是 The human is human, 我真的喜歡你(愛你)

因此要我一下子放手,實在很難,你可以原諒我的失態吧?

至少這表示你在我生命中實在太重要

一下子沒有你,日子完全走調,甚至有人生乏味的感覺

真的好幾次,我有剃髮出家的衝動,突然覺得人生幻滅無常

有你很快樂,失去你又是如此痛苦,人生果真是幻滅無常。

如果你是到進禮堂前十秒,才打電話通知我

我想我會當場斃命,不然也鐵定進療養院(瘋人院)。

真的是紅顏禍水,你下輩子不可長太漂亮,不然還會害死很多男人。

你說過你希望晚上醒來,旁邊有一個人。

其實這也不難,你不曾提出,否則我真的可為你做到。

事實上,你是流浪的小船,一直在找一個港口。

也許大海才是船的故鄉,而不是港口

我也想通這個道理,我永遠是你的一個港口,你永遠可在這裡找到補給品及休息

也許你休息夠了,又會升帆出發,但我也相信船還有回來的一天。

這是我們的命運,(你是船,我是火車)。

「千帆過盡皆不是」,這是在港口等船的人,心情的寫照。

我還是等著你,也許就抱著這個信念繼續活下去。

阿娜答,我等著你。

93-5-14


**吾愛: 三年來,除了一付水晶手鍊和一件南洋服裝(你說像阿美族衣服那件),沒有給 你什麼禮物。現在我整理了我們的故事,印成一份給你,本來想要親手寫一本手抄本,但最近有若大病一場,精力衰退,只好作罷。雖然沒有金錢上的價值,但 是有我的深情在其中,希望你能喜歡。 回想過去三年,尤其是最近一個半月,真是點滴在心頭。當我的情緒一點一滴被 海風帶走時,剩下的只是對你的愛和美好的回憶,所有的遺憾則已隨風而逝了。 我們的分手,其實我是有遺憾的。如果我們是先分手了,之後你有了新的對象。 我會一生覺得對你愧疚,一輩子欠你一份情。但是當你我的一切仍是如此的親密 當中,在一個星期多的時間內,你把我從你的記憶中抹去,另結新歡還......。

當我陷入一片驚慌中,幾近崩潰之際,若你流露出一絲的猶豫與不捨,我會覺得一切都是值得的,但是你實在太狠了,任憑我載浮載沈,幾近滅頂,而神色自若。 我失去的不是對你的愛,而是對人的信任,當時我的痛苦是覺得過去三年的一切 都是假的,人生全是幻滅騙人的,「幻滅」比「失去」更加痛苦。不過這一切都 過去了,最後我還是發現愛的力量。若有人問我,什麼是愛?我會回答,不管你 如何受傷害,甚至覺得被騙,你還是不會怨她。所謂「愛到深處無怨尤」就是這 個意思吧!我已走出這個遺憾了,從此我只記得我們在一起的歡樂時光,曾經如 此的無憂無慮。對你我已沒有任何的遺憾了。 我也應該振作起來,過去一個半月,我幾乎沒做事,蔡壁如指責我,公器私用,以一個人的情緒,弄得整個團隊烏煙瘴氣。是的,我也要回到我的軌道上,我不 會再去煩你了,不過若你有需要我的幫忙,我一定幫忙。 你放心的去嘗試這個世界,我永遠是你的港口,有一天你不想流浪時,我仍在這 裡等你,永遠是你的 support。

 

PS:
當我獨自一人站在台視廣場前哽咽流淚時,
不僅我的人,還有我的心,
已冷成化石了,
但在淡水海邊,海風和浪潮,
吹走,流走了我所有的遺憾和怨恨
沖刷剩下的只有愛你的結晶和折射其中美好的回憶
我寫下了「墜入紅塵」這本書
送給你做紀念。

來源: 網路 / 2014-11-26

 

日前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妻子陳佩琪在臉書上諷刺,選舉選到這樣,接下來恐怕會說柯有小三,今天網路開始流傳柯文哲在台大醫院時,曾寫封情書給女記者,對此柯文哲說,完全不知道誰亂傳,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一笑置之。

柯文哲說,這個國家最不缺的就是謠言,有時好一點就是三分真七分假,不然就是一分真九分假,但網路有好處也有壞處,完全沒有看到名字,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只能深呼吸,然後一笑置之。

中國時報記者林佩怡 2014-11-26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