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曹長青:佔中問題上不要再做政府的說客

香港雨傘運動已進行兩個多月,對於港人要求「真普選」的呼聲,港府和其背後的北京政府完全不予理會。這期間,無數港人發出支持佔中學生的聲音,因為他們爭的是全體七百萬香港人民的基本權利。

但是,在這個大是大非清晰無比的事件上,無論在香港,還是在海外民運圈,都有人從各種角度,呼吁學生撤出,結束這場運動。且不談這種呼吁的動機和目的如何,在客觀事實上,它跟共產黨的《環球時報》的調子、結果同樣,就是要學生們退場、要香港人民爭「真普選」的民主運動罷休。

明擺著,只要學生退出,只要佔中停止,就是北京和其傀儡港府的勝利——在他們毫無任何讓步的情況下,佔中運動就停止了,一切恢復原樣!

有人強調退場是策略,將來運動還可以再起來。這如果不是「有意」配合北京,就是對自發運動的性質無知。

任何一場運動,都需要契機。尤其一場突發性的運動或革命,參與者多都是自發的,是由理念和情緒為主導的,而不是像軍隊那樣,有上下嚴明的領導和指揮系統。所以,在撤出或退場之後,它絕不可能像軍隊那樣,在某些人有意圖的時候,再統一調度、率軍而戰。所以,歷史上任何一場自發性的人民運動,那些真正關注運動的結果和成效者,都會珍惜這種人民情緒突然爆發而燃起的能量、普通民眾積極參與的機會,而發出強力支持的聲音。因為只要堅持,就是繼續傳遞人民的不滿、人民要反抗、人民要變革的聲音。每堅持一天,就是反抗者的勝利,就是被奴役者的權利意志的展示,就是自由力量的擴大。

那些不是高喊港府(北京)要妥協、要讓步、要順應民意,而是高喊要學生市民撤離、退場的聲音,讓人不期然想到25年前的天安門運動,那個時候,也是有一些中國文化人,既不是清晰明確地站在專制政權的對立面,也不是單純地為學生和市民的努力鼓與呼,而是千方百計去勸學生撤離天安門廣場,要在政府和學生之間做「協調人」,要盡快結束八九民運。當年在天安門廣場喊出中國還有「沒有皇帝頭銜的皇帝」的原社科院政治所長嚴家祺曾指出,知識分子應該去勸政府,而不是來勸學生。而後來被披露的事實表明,主要的「協調人」都是政府委派的(中國維權律師張思之因辦案而見到了當年的檔案,他在新書證實這點),所以他們怎麼可能去勸政府?

今天,面對香港學生的勇敢行為(他們正在絕食呵!),無論是香港的知識分子,還是海外的所謂民運人士,應不應該從當年的天安門事件中吸取一點教訓,是去勸政府,還是繼續來「勸」學生?如果在這個問題上角色混亂,不清楚應該勸哪一邊,就是笨蛋。如果清楚了,就是要替政府「做工作」,那就是壞蛋。

面對強大的中共政權,加上一撥又一撥大大小小的所謂名人或文人墨客,都在勸學生撤退、結束,黃之鋒等幾名堅定的學生領導者,不僅沒有後退,沒有妥協,沒有聽那些迂腐(甚至背後帶有當年天安門運動時那種政府使命)的各類人物們的勸退,而是毅然采取絕食行動。在香港已經開始寒冷的此刻,他們已在街頭帳篷中絕食了60多個小時,他們在用自己尚未成年的生命,喚醒香港人民的良知!

在黃之鋒等幾個弱小的年輕人背負起香港的前途和命運的時刻,相當一批成年的中國人,不是毫無余地地給予道義上的支持,怒斥港府(北京)的無人道,而是用教師爺口氣指導甚者指責,這已經不是讓人感到遺憾,而是令人憤怒!

二十多年的天安門廣場的「學生絕食」觸動了民眾的情感良知,呼喚出的是全民對政府的憤怒情緒。而今天香港學生的絕食,卻從一開始就受到所謂社會名流們,還有政治作秀者們(他們的秀做完了,所以要退場)的反對,甚至攻擊等等,導致香港目前很多人無所適從的局面。這是文人墨客輿論唱衰雨傘革命的罪過!

但黃之鋒等學生的堅持,不管結局如何,都給中國人爭取民主的事業,留下一個令人感動的紀錄,他們是那樣年輕,那樣純真,那樣義無反顧,他們用自己年輕的生命,來為整個香港爭取真自由!在這些純真的孩子面前,那些怯懦的、老成的、世故的、算計的,甚至被北京收買、替政府做說客者的,都必定成為歷史上那尷尬不堪、甚至令人不齒的一頁。

2014年12月4日於美國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佔中絕食女給父母信:不希望香港窮得只剩錢

編者按:香港佔中學民思潮成員、中大政治及行政學系三年級女學生鄭奕琳,宣布加入黃之鋒等三人的絕食隊伍,今早(四日)她發表給父母的公開信,說她走上街頭抗爭之路是不希望香港變成「窮得只剩下錢」。信中寫道:現時退場,「只是讓政府以為只要繼續無視民意就行。現在示弱,只會讓爭取真普選輸得一敗塗地,除了贏得秋後算帳,什麼也沒有。」她並表示:生於亂世,有種責任。雖然自己恐懼、害怕,但為了正確的事,決意和平進行公民抗命。下面是鄭奕琳給父母的信全文:

爸爸媽媽:

我知道,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孝順的女兒,也從不擅於用言詞向您們表達情感。您們回到香港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在絕食了。讓您們突然才收到壞消息,實在很對不起。

我知道,您們從不喜歡自己的女兒走上街頭抗爭之路。然而,為了一個更公義的社會,我們這一代註定要走在最前,響應時代的呼召,大聲呼喊我們對平等人權的渴求。為了大家

有一個不只是以「搵食」作核心價值的香港,變成窮得只剩下錢。

您們跟社會上很多人一樣,認為應該退場。可是,現在退場,根本只是讓政府以為只要繼續無視民意就行。現在示弱,只會一敗塗地。除了贏得秋後算賬,什麼也沒有。我不希望什麼也爭取不到,也說服不了自己。堅持是我唯一想到的。

生於亂世,有種責任。我恐懼,我害怕,但為了正確的事,我們決意做正確的事——和平進行公民抗命。「我要真普選」並非一句印在海報上的字句,而是一 個真確的訴求,是我們要實踐來建構一個更公平、更民主的香港。為了一個更平等的選舉制度,我們學生能做的街頭抗爭都做了,接下來的其他就交給大家,包括議會抗爭,包括再次走上街頭。我們團結一致,眾志成城,才能成功。

我愛您們。

女兒

奕琳 敬上

2014-12-04

——原載《曹長青網站》

唐柏橋:請香港人看清王丹一伙的嘴臉

一個香港藝人支持學生絕食,一個當年曾經絕食的學生領袖呼籲學生停止絕食,兩個新聞放在一起,太具有諷刺意味了!我不要求王丹能做一個民運領袖,他差遠了;我只希望他能象何韻詩一樣發出一點良知的聲音。可惜他連這一點都做不到。儘管我過去就從沒對他有過任何奢望,但我還是高看他了。

王丹呼籲黃之峰停止絕食,讓我想起當年八九民運時那些中共豢养的文化人爭先恐後地呼籲包括王丹在內的學生停止絕食,這些人中就有後來被中共吹捧成八九民運黑手的王軍濤。現在歷史真相已經大白於天下,當年王軍濤們是奉中共統戰部之命來劝阻學生停止絕食撤離廣場的。一個曾經為中共維穩的人,後來被中共打扮成「八九民運的黑手」,进而被吹捧成了中國民運領袖。整個世界都被中共彻底玩弄。

今天,王丹也扮演起了當年王軍濤們扮演的角色,幹的同樣是協助中共維穩的活,而且我估計中共很快就會全面開動宣傳機器,把王丹描繪成雨傘革命的黑手。這樣他在這場雨傘革命中就有了話語權--對中共小罵大幫忙的話語權。

王軍濤為了幫中共維穩一不小心站错了边而被中共扔进監牢,如今早已身在自由世界,卻仍然跟中共眉來眼去,令人感嘆莫名;王丹當年為了理想而絕食,如今卻大言不慚地高調呼籲香港學生停止絕食,而且所用的理由竟然跟當年幫助中共勸阻他們絕食抗爭的御用文人如出一轍,恍若一部時光倒錯、人物錯亂的超現實幻象小說。

王丹、王軍濤們曾經在佔中行動之前就發過公開聯署聲明,宣稱如果中共鎮壓香港民眾的抗議行動,他們將在全球掀起一场大規模的為香港抗議民眾提名諾貝爾和平獎的運動。如今英勇的香港抗議民眾遭到當局史無前例的暴力對待,他們不僅再也絕口不提為他們爭取諾貝爾和平獎,反而不停地呼籲學生撤離,還大放厥詞,胡說什麼民眾要做好失敗的準備,梁振英絕不會下台,中共絕不會回應他們的真普選訴求等。如今更是不顧同學們的感受,公開呼籲學生停止絕食,一句譴責港共王八蛋政府的話都沒有!他们到底想幹什麼?!他们的所言所行,有哪一點像是抗擊中共強權的民運領袖?倒是更像八九民運時那般擺出一副關心青年學生的模樣、實則是在為中共效力的無恥文人!

王丹還有一個在提名諾獎聲明中聯署的同夥胡平,最近也在滿世界推銷他的「見壞就上見好就收」理論。雨傘革命剛一爆發,他就歇斯底里地叫喊學生應該「見好就收」,全然不顧來自四面八方的斥責聲浪。如今香港的局面糟得不能再糟了,中共當局除了軍事鎮壓外,其他所有的殘暴手段都使用盡了,甚至動員黑社會暴力攻擊和平抗暴的學生市民。令整個世界目瞪口呆!而這位海外民運的清談家始終絕口不提「見壞就上」。好像香港雨傘革命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任何」壞「的局面。他們身為反對專制的民運人士,理應利用各種機會動員民眾以各種可行的方式反暴政爭民主,而如今他們不僅對動員民眾「上」諱莫如深,還如此熱衷於勸學生」收「。如此混賬,真是豈有此理!這樣的人來領導民運,又怎麼可能取得成功?!

如果今天不是香港藝人何韻詩發表義正詞嚴的公開聲明支持學生絕食和包圍政總,而是我或其他民運人士,估計這些人又會跳出來對我們口誅筆伐一番,譏笑我們是口水革命家,順手給我們扣上「激進」甚至「違法亂紀分子」的帽子。當然,他們再無恥,也不會去攻擊一個聽從良知的驅使而怒髮衝冠的良心藝人。

王丹自稱是「溫和的建設性的政治反對派」,王軍濤宣稱只反專制不反中共,胡平更是毫不遮擋地吹捧中共的政治體制改革,這三人各自表述不同,其實都是一個意思:他們正在努力爭取成為中國八大民主黨派之後的第九個花瓶黨。按照王軍濤的說法就是,誰最早回到中國(體制內),誰就是(海外民運的)贏家。

事實上最近這些年來,他們在重大問題上基本都與中共保持一致,想中共之所想,包括最惠國待遇与人权脱钩,加入世貿,北京申奧等。這次香港雨傘革命爆發後,他們的論調也幾乎與中共一致。他們一開始就主張學生应儘快撤離,美其名「見好就收」;後来還反對將行動升級,胡平更是高調譴責參與雨傘革命的學生市民違法扰民;現在他們又公開呼籲學生停止絕食。他們每次所用的理由不同,卻都是同一個目的:勸阻學生市民早日結束這場雨傘革命。而這恰恰是中共現在最想達到的目的。

這哪裏像是民運領袖所為?倒更像是中共走狗所為!為什麼他們每次發出的聲音幾乎都是投中共所好,起到為中共排擔解憂的作用?這究竟是屬於巧合還是有心?我相信很多真正關心民運的朋友都會發出如此一問。

從最近幾年的種種表現來看,王丹、王軍濤、胡平,這三個曾經在民運中的名聲如日中天的所謂民運領袖,如今已經蛻變成了中共當局赤裸裸的幫兇。中國民運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歷史關頭,中國民運如果再不行大的切割手術,拿掉這些民運毒瘤,清除這些與中共暗度陳倉的民運猶大,民運將徹底淪為中共在海外的第五縱隊,更无可能承擔起領導未来中国民主革命的歷史使命。

2014年12月5日

——原載「唐柏橋臉書」 facebook.com/baiqiao.tang

附:
何韻詩臉書譴責港府暴行 支持學生絕食:
http://www.epochtimes.com/b5/14/12/4/n4310705.htm

黃之鋒微恙 王丹籲停止絕食:
http://www.epochtimes.com/b5/14/12/4/n4311296.htm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