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怪哉!柯P之數據決定論

◎ 王伯仁

政治素人柯文哲醫師,高票當選台北巿長以後,未及等他正式就任,就像放鞭炮一樣,放了一連串的「柯氏新政」,相當吵雜喧囂,尤以裁撤派出所和北宜直鐵欲採穿越翡翠水庫集水區方案,最為引起各界震驚與疑慮,吾人不懷疑柯P的用心,但卻可直指柯P的「數據決定論」的誤謬,而且,選前對一些不宜話語修正得快,選後卻如「脫韁野馬」戴著鋼盔往前衝,有些文化人擔心柯醫師把台北巿府當「急診室」,不無道理。

柯P的「數據決定論」,始於當選後,首次拜訪即將卸任的郝龍斌巿長,閉門會談一小時後,面對媒體所拋出來的訊息,是前一日在各大媒體信誓旦旦要找一個「夜深人靜的時候,把它拆掉」的忠孝西路公車專用道,改成「把資料帶回去研究,一切用數據來決定」,並說他是數據專家,騙不了他的。另外,他也對雙子星案說:......說不定以前有什麼誤會的地方.....言下之意,還是要憑「數據」來定奪雙子星案,最後會不會「誤會」一場?

接下來,又拋出「裁撤派出所」案,警力及報案、辦案全部集中在分局處理,就像外國警匪片一樣,機動警力「三分鐘」就可趕到。再來是台北捷運延伸到基隆,在五股附近及捷運沿線向基隆巿「借地」興建數千戶只租不售的社會住宅。更驚嚇的事還在後頭,到宜蘭拜訪林聰賢縣長,就拋出北宜直鐵採穿過翡翠水庫集水區的方案,理由是此方案最近,可較次方案節省八分鐘時間。一列車有多少人,可節省多少鐘頭,一條鐵路以使用五十年計,可省下很多很多的時間成本。當然,柯P也不忘加上「如果環保評估可行」的附帶條件,以及專業的事用專業解決。

好了,實在再也不想再有「罄竹難書」的事例,光以上幾件「柯氏新政」就足夠把人嚇得心驚肉跳,血壓高昇。古諺有云:盲人騎瞎馬臨深淵,大概就是類似狀況。柯P當選的台北巿長,卻好像當上總統,兼任行政院長和各部會首長,選前曾以自己是獅子座,選後居然當真封自己是森林之王,百獸之長,據說還有別人「封神」的。

不要說光一個台北巿政,就是整個台灣的整體治理,不諱言的,就和鄰近的日、韓、新加坡比較,實在不怎麼樣。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是柯P像以往指揮台大急診室團隊,緊急做切、割、縫、補,甚至於裝上葉克膜,就能解決大部分的。柯一直強調他的當選是「奇蹟」,只差沒說出他是「下凡」而已。但據筆者數十年對台灣政情觀察經驗來看,柯P的勝選並非是什麼奇蹟,只是大環境「時勢比人強」,恭逢其會而已。要說奇蹟,此次屏東縣有位議員女候選人,只憑一個人,在街頭拉小提琴「競選」,以前曾兩次落選,此次居然當選,這才是比較道地的「奇蹟」哪!

柯P是醫生,學哪門學科來競選當選巿長,其實並不那麼重要。政治公職也不是政治系、法律系的專利品,外交部長也不見得是外交科班出身的。但柯P當選後,已在數件重要巿政上一再重覆「一切以數據為準」、「専業交給專家處理」,可見這兩原則已成為他心目中以後判定抉擇方案的不二法門。此二原則乍看十分符合邏輯理則,其實並不是那麼「絕對」,有時還會反其道而行,故柯P若執著以此二原則,做為他市政施政的「優先」法則,恐怕會弊大於利。

我們所了解柯P的「數據決定論」,大概來自他數十年的醫學訓練和經驗。沒錯,西醫是十足建立在數據上的一門科學,尤其血壓、血液成分的數據,是西醫診斷病情的重要參考依據,有人笑稱有部份科別的醫生,若無血壓數字和驗血結果報告,可能就不會看診了,更遑論更精密的醫學數據,可說是現代醫學不可或缺「資料」和「工具」。柯P以「數據會說話」當施政準則,其來有自。

但走出醫學之門,所謂「數據」並不如量血壓、驗血液內容的那麼單純和「定於一」的合乎科學定律。太空科學可以在幾十萬公里外,計算得分毫不差,但就算不出火箭某個套環品質不合標準而致點火爆炸,犧牲無辜太空人。社會科學更是如此,像國民生產毛額、經濟成長率、失業率、生育率......都不像驗血、驗尿或量血壓那般大致齊一。像筆者在大選前,收到一份國民黨台中市黨部所具名「中國與韓國簽訂FTA衝擊」的統計表,光對台中巿面板、鋼鐵、工具機、汽車、紡織等五大産業,初估直接影響產值達6109億,影響近7萬的就業人口。末尾,用大字標明「林佳龍,你支持繼續杯葛嗎?」

這份「初估衝撃表」是份實實在在的「數據」,但從那裡來?巿黨部嗎?經濟部嗎?還是中國?天曉得。正確嗎?相信的人大概會投給胡志強,投給林佳龍的選民應是不相信或不予理會。選舉結果,林佳龍大贏21萬票,創台中巿長選舉之最,那這份「數據」應如何看待?幸好沒有被柯P拿去做投票根據,否則理智上他應會選胡棄林。而中央部會對此「衝擊」,也有三個相差很大的版本,你要採那個數據來決定呢?

還有,在立法院爭議不斷的兩岸服貿協議、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等法案,其實癥結並不在於「利損數據」的計較,而在於政治、社會的高層次考量,遠大於金錢利損多少,這是極具敏感政治性的法案,不同於和一般正常國家所簽的FTA等協議,「數據」幾乎沾不上邊,而草擬、談判和簽訂這些協議的,不就是政府的「精英」專家嗎?讓他們「專業」處理就好了嗎?危殆!

柯P在北宜直鐡還以穿過翡翠水庫集水區的方案,可較目前主流方案省八分鐘,而大大發揮他數學計算的「特異功能」,據說還計算到五十年後大家一共可以節省多少時間?此為見樹不見林,筆者舉英、法聯合開發的「協和式」2倍音速的客機而言,商業飛行於巴黎、倫敦和紐約之間,一般波音747航程需7.5小時,協和號只要3小時,可節省一半的時間,但它油耗大,「吃油如喝水」,載客量少至一百人,成本高,紐約倫敦機票將近一萬美金;噪音特大,有違環保,許多國家不讓其飛越領空。2000年在巴黎機場起飛不幸空難,經一年調查改進,翌年復飛,但已江河日下,虧損累累,英、法忍痛於2003年10月全部停飛。

協和式是迄今唯一兩倍音速的超音速客機,停飛後再也沒有飛機製造商去研發類似的超音速客機了,非不能,而是不為也。它兩倍音速的數據夠亮麗吧,但終抵不過「成本過高」-----包括油耗太大、噪音太吵、載人太少、票價太高而全部停飛。製造協和式超音速客機的專家無疑是個中高手,但專家並非神仙,而且事情常是利弊相倚,很難雙全。更何況,數據是冷冰冰的東西,也可隨人腦之變化而差異,並非定於一尊的,否則用一台超級電腦,豈不就可以有條不紊治理全世界?不要忘記電腦是人操作的。

柯P是政治素人,正如他的犀利人妻陳佩琪說得好:還有很多需了解學習的地方。他應該「少說多研究」,勿太過自我膨脹。虛心謙遜,是基本的修為,否則縱是閃亮明星,也易殞落。

2014-12-12

作者: 王伯仁為資深記者。主跑省議會及省政新聞廿餘年,對台灣地方自治的演進發展與關鍵人物均有深刻觀察,著有「看千帆過盡~一位省政記者的憶往」一書;退休後仍筆耕不輟,目前亦經常於報端發表精闢評論文章。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