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鄭正煜老師追思會致詞

鄭老師家屬,各位貴賓,各位好友,今天請允許我只表達鄭老師和我,以及陳總統之間的故事。

2008年8月爆發扁案,幾天後我在自由廣場發表了一篇文章『台灣社辦公室的故事』,鄭老師讀完後打電話告訴我,這篇文章對他有非常深遠的影響。這篇文章同時也說服了當時的客社社長張葉森醫師,在陳總統落難初期,我們三人一起開始救扁活動,社團朋友稱我們是救扁鐵三角。

2008年12月29日早上11點,鄭老師和我同時抵達台北地方法院,排隊領取下午兩點的旁聽證。那天是先前兩次陳總統被周占春法官判無保交釋後,馬政府公然將法官換為蔡守訓的第一次開庭。當天開庭從下午兩點到半夜兩點,我們三人在法庭中,聆聽特偵組檢察官的指控,律師的辯護,以及陳總統的答辯。由於法庭內不准交談,鄭老師寫了一張紙條給我『聽了陳總統的辯詞後,我決定用一生的力量來救出陳總統』。

2009年開始,鄭老師和我定期去探視陳總統,當時我們是申請一般會客,必須隔著鐵欄杆厚玻璃用電話交談,三十分鐘後電話自動切斷。鄭老師和我約好,每次總統進來,我們都先向陳總統鞠躬行禮,然後將雙手貼在玻璃上。我們兩人在陳總統擔任總統時,從未向他敬禮,但是當他被關入黑牢後,我們希望他知道,我們永遠尊敬他為台灣總統。當我們兩人雙手貼玻璃時,陳總統也會伸出雙手,隔著玻璃與我們握手。那時候,記者們都守候在看守所門口,會面結束後,鄭老師會與我討論如何分題分工,如何回應記者。

陳總統無法回家的第一個過年,我們兩人徵求總統同意,到總統家探望吳淑珍夫人,隨行還有幾位社團朋友。當總統女兒陳幸妤的大兒子,在上小學前受到學校家長言語歧視,鄭老師也找我一起去幸妤家給她溫暖幫她打氣。

因為鄭老師長期對本土教育與本土社團的貢獻,獄中的陳總統在健康尚可時,曾經寫了五十封信,其中一封就是對鄭老師的肯定與感恩。那時候鄭老師已經罹患肝癌多年,日夜都在對抗病魔,但是對於推行本土教育與救援陳總統這兩個他人生的重大目標,從來沒有停止,我們還多次一起去拜會具有影響力的人士,包括政治人物與媒體經營者。期間,鄭老師一直讓我知道他的身體狀況,我也多次與他討論肝炎與肝癌的治療用藥。漸漸的,他的體力再也無法負荷從南部北上去探視總統,他要我向總統道歉致意。

九合一選前一個多月,他打話給我,想要舉行記者會,呼籲民進黨禮讓陳致中選立委。我告訴他,只要民進黨允許陳致中恢復黨籍參加初選就可以了,他說這兩件事不違背。當時我認為記者會時機太早,但是鄭老師,我錯了,等我忙完選舉後的第一天去看您,已是您離世前十天了。那天,鄭老師還在提救陳總統的事。我告訴他,陳總統執政時期,鄭老師與杜正勝部長合力促成的台灣史單獨成冊,對太陽花學運的孩子的本土意識,有非常重大的影響,他今生做的已經很多了,剩下的我們來做。

鄭老師,我們已經救出陳總統了,接下來還有司法平反的工作。有關陳總統的健康與復健,在座的陳順勝教授勇敢承擔了很大的責任。鄭老師,您我都是佛教徒,我相信您此刻已經往生淨土,而我也將努力修行,期待未來與您繼續這世的緣份。想念您,祝福您。

一邉一國行動聯盟理事長 陳昭姿

205-01-25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