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郭憲鈴專欄】漫談徐佳青的營造業捐錢案

春節期間前民進黨發言人徐佳青應邀赴美演講,談到阿扁總統找十幾位大營造商關在一間房間內,每人三千萬、五千萬蒐集了幾十億元;除非徐佳青能提出明確的證據,否則就是徐佳青被呼弄了;不足為信,徐佳青最好去搞清楚否則就向民進黨道歉,蓋他去美國演講時還有民進黨中央發言人身分,這金口一開就是代表黨中央、代表黨主席,所以應該向全黨道歉,若能拿出證據當然就另當別論了。

本人先講一個故事來讓讀著大人思考一下;本人離開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職務後應聘到黃政哲(前台聯黨兩任立委、曾經是國會首富)的營造公司擔任顧問,黃董的公司在營造業應是十大之列,也就是徐佳青所說的營造業大老闆,那時許信良擔任民進黨主席開了一個小型的募款餐會(斯時尚無政府公費補助政黨制度,而民進黨窮得比鬼還窮),這個募款餐會當然也是以企業界為對象、其中很多是營建業者;因為同是桃園人,許信良也知道黃政哲和他父親黃崇鵬老先生都是樂善好施之營造商,就不客氣的要黃政哲多捐一點;黃政哲也很不客氣地說:「信良兄,我上次餐會給你五十萬,這次再給你五十萬,這是最高了,我人情做給你沒什麼用,你怎麼不叫你們尤清(當時的台北縣長)和陳水扁(當時的台北市長)出來,我幾百萬都可以捐給你」(黃董一次叫我去看一部全新福斯七人座廂型車還加裝前後安全桿共約八十萬捐給桃園縣家扶中心搶救受虐兒童,所以他這些話應非空談),這件事說明營造業界會捐錢幫助人的很多,但要捐大錢而無對價關係的除了殷琪小姐的老太爺殷之浩和黃政哲老太爺黃崇鵬之外還未有聞;所以說陳水扁向每家營造業募三、五千萬,可能性實在不高,總統又不經手管重大工程,營造商最喜歡找的是部會局處和縣市首長,不管發包工程或領工程款都要找這些關鍵人物;趙藤雄為何要找葉世文而不找內政部長或桃園縣長,這個關鍵點就很夠清楚了。

筆者擔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八年,時正值六年國建如火如荼的發包期,親眼觀察到很多營建業者扮豬吃老虎,只花一百萬的交際費會吹牛到一千萬甚至二千萬;很多營建商都喜歡坐三B驕車、甚至「凱特」「勞斯萊斯」,這很多不是真有錢而是擺譜(銀行貸款買的),坐這種高級車去看土地、看房子較有看頭,否則坐一部裕隆或福特去看土地,地主可能連理都不理,這是社會風氣使然,也不能全然怪這些營建商膨風、擺闊;所以徐佳青講的大營造業每家認捐三、五千萬,筆者真的很懷疑,不是懷疑她而是懷疑講給她聽的營造商;徐佳青太年輕了,社會經驗太不足了;空有口才不足以成大事的。

再來,幾十億元有多大的體積呢?本人服預官役時在桃園內壢收支組擔任出納預財官,整個桃園縣除了大漢營區「陸軍總部」之外、所有的薪餉、業務費、退伍金和婚喪補助都由本出納櫃台收支,將近四十年前每月收支金額將近三億元,我們的金庫約有六張榻榻米大、三公尺高,大概放了一半(面積和高度都一半),那間金庫若放十億元大概就放不下了,所以徐佳青講的幾十億要如何搬如何放就無法理解了,還是驕車屁股對屁股嗎?若是用匯款就簡單了,阿扁的所有海內外帳戶還能有落網之魚嗎?,那就要追查扁案的所有檢調人員了。

故以筆者之經驗及對營建業之了解,徐佳青應該是被騙了,不然就把證據搬出來,也讓筆者多長一分智慧和見識,拜託。

八年多來,吾人一直相信陳水扁的案子是政治案,阿扁向大財團募款是為了台灣之獨立建國運動籌款,是想在台灣政壇永遠做老大,他擔任黨主席或擔任總統幫民進黨或民進黨候選人募款,而事實上也只有二位候選人沒拿過他的錢,連中國民運人士王丹和前主席施明德女兒開刀都拿過陳水扁接濟的錢,所以吾人相信陳水扁到處向大財團募款是為台灣的民主運動而募的,也只有總統的身分才能叫這些大財團拿錢出來幫助民進黨人選舉,尤其是一些初次競選的平民候選人(指非政壇第二代或家有恆產的候選人),想要募得一些競選經費是比登天還難的,陳水扁適時給他們伸出援手也算是對台灣民主政治的一大貢獻,否則要對付財大勢大黨產又大得離譜大得不像話的國民黨候選人,則台灣民主政治至少要倒退三十年,哪能有今天民主政治之局面;台灣人民也只能眼睜睜的看國民黨黨庫通國庫、黨庫通私庫,不管通到基金會或公司企業或自家私庫就是不會通到人民的褲袋;所以台灣人民今天可以享受第一級的民主政治生活,陳水扁是功不可沒的、是功在鄉梓、功在黨國的,至少是比徐佳青對台灣民主運動之貢獻大很多的,陳水扁一生背負著台灣民主運動的十字架從「蓬萊島文字獄」到吳淑珍的重傷害車禍到世界各國史無前例的卸任總統坐黑牢做到剩下半條命,陳水扁大力衝撞「台灣獨立」的禁臠是不見容於中國共產黨的、當然更不容於怕中共怕得只剩半條命的國民黨,不把陳水扁關個半死是無法向老共交代的,要不是去年1129九合一地方大選讓國民黨再吃到1949年以來得第一大敗仗,今天阿扁還是在黑牢中等死,所以台灣人民一定要團結、團結才有力量;徐佳青也是台灣民主政治發展的很大受益人,也是對台灣民主運動發展尚無很大貢獻之人,至少比起陳致中姊弟從小在警總虎視眈眈之環境下成長幸福太多了;吾人同意徐佳青的「守住價值」的人生觀,但每人都有各人的人生觀,但不要互相攻擊,除非那人的人生價值觀念會危害到他人的權益或身體之安危;吾人雖非民進黨員但很欣賞民進黨的「民主進步」之價值,包括其發展過程及結果,所以對所有曾和國民黨威權體制下奮鬥過的民進黨先進包括「黨外時期」提著腦袋和國民黨在街頭衝撞的民主人士和他的家人都由衷的尊敬,希望大家一定要珍惜並努力維護這個民主成果,尤其是民進黨年輕一代的公職人員更要飲水思源,吃果子要記得拜樹頭。

【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大成報立場】

2015-03-11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