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從趙天麟訪中看中共對綠營的統戰

◎郭寶勝

4月8日,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趙天麟以海基會董事身份到北京訪問,他可能是第一位現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訪中,行程還安排會見大陸海協會長陳德銘。當日,中國國臺辦發言人馬曉光表示,趙天麟是以海基會董監事參訪團成員身份來大陸訪問的,與民共交流毫無關系。並說只要民進黨不放棄「一邊一國」的「臺獨」分裂立場,就不會與其進行黨對黨交流。然而,政治的微妙就在於,許多做了的事情,不說出來;而許多說了的事,並不去做。就如美國口口聲聲不介入臺灣總統大選,但卻采用各種方法影響大選以達成美國的利益,又例如退休官員名義上已不代表政府,但實際上替政府表態、辦事、發出某種信號卻是常有的事情。

所以盡管中共否認是民共交流,但在中共緊鑼密鼓的大選前統戰背景下,並以趙天麟的三種身份:海基會董事、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謝長廷系立委來看,趙的此舉不僅應該看為民共在大選前的實質交流,更應該看為中共對臺灣綠營進行統戰的一大勝利。

1939年10月,毛澤東在《共產黨人》發刊詞中指出︰「統一戰線、武裝鬥爭、黨的建設,是中國共產黨人在中國革命中戰勝敵人的三個法寶。」 「統一戰線」被中共列為三大法寶之首,足見其重要性,中共就靠這個法寶把國民黨趕出大陸的。統一戰線是上兵伐謀、不戰而屈人之兵的非暴力戰爭。軟化敵人、化敵為友;聯合次要敵人對付主要敵人;先從敵人鏈條最薄弱環節找到突破口,最後徹底消滅敵人等等統戰手段,都被中共運用在一統兩岸的非暴力統戰中。

針對2016年大選,習近平在年初就提出兩岸必須堅持「一個中國、九二共識」,否則地動山搖。以這個武力威脅墊底,中共軟性的統戰針對藍綠陣營同時展開。經過統戰,國民黨系的朱立倫首先表態會延續馬英九兩岸政策、擁護「九二共識」,並希望進行朱習會。中共在臺主要統戰對象、朱立倫的嶽父高育仁更提出超越九二共識、馬上進入政治談判的「急統」主張。針對國民黨其他派系和整個藍營,中共正在以“亞投行”的經濟統戰、國共交流論壇的政治統戰等形式進行著統戰工作,藍營只會更加地對共俯首帖耳、俯首稱臣。如果2016年朱立倫之流當選,那麼在其任期內臺灣被中共「一國兩制」化也不是沒有可能。

針對綠營,中共的統戰由來已久,以各種方法一直在迫使綠營放棄「一邊一國」、支持「一個中國及九二共識」。謝長廷訪中,提出「憲法共識」,與國民黨的「一中各表」已經非常接近。難怪世人驚呼:「國民黨共產黨化、民進黨國民黨化」。今年以來的最新形勢表明,中共對綠營的統戰,已經從綠營鏈條最薄弱的環節開始突破了。這個薄弱環節及突破口,就是柯文哲及謝長廷系民進黨人。

正如我在前文《柯文哲的兩岸論述讓人失望》中認為的,柯文哲自認為超越藍綠政黨、是務實的醫生風格、不受黨派意識形態羈絆的「白色力量」,但這恰恰構成了柯文哲的弱點,就是很容易由於現實利益而放棄原則和理想。他無疑成為中共瞄準的最容易被軟化的目標,是綠營鏈條中最容易被突破的薄弱環節。中共通過其在臺代理人蘇起和眾多智囊統戰柯文哲,被統戰了的柯文哲正式在CCTV前表態承認一個中國,「一個中國不是問題」,不否認九二共識即承認兩岸既有的協議和互動歷史,重申「兩岸一家親」。柯文哲從「兩國一制」突變為「兩岸一家親、一個中國不是問題」,讓人瞠目結舌,足見中共統戰臺灣綠營之威力。

也有對柯善意的臺灣人認為「世界上沒有兩個中國,一個中國不是問題」的意思是一個中國指中華人民共和國,而臺灣是臺灣國。但柯文哲既然是中華民國臺北市市長,他在目前就不能不承認中華民國的存在,所以他說一個中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可能的。連主張兩個中國、一邊一國的勇氣都沒有,更何況主張一中一臺呢?!一個中國的說法或是一中各表,或是一國兩制。前者是國民黨說法,後者是共產黨說法。綠營如果說一個中國,而且後面不加另有一個臺灣國的表述,就和國共兩黨一樣了。一個中國不僅否定臺灣獨立,而且否定中華民國在臺灣,實質就是否定「一邊一國」論。總之,被統戰了的柯文哲已經變成主張「一中各表」的國民黨了!

如同潰堤的螞蟻洞穴,柯文哲此口一開、綠營決堤就在眼前。在柯被統戰後,中共的下一個目標就針對了民進黨及蔡英文。無疑,柯的言論對蔡英文及民進黨造成了巨大的壓力,民進黨在友軍「背叛」、美國退休高官壓力等等情況下,不得不派中國事務部負責人趙天麟到中國去會談、溝通兩岸關系。

趙天麟被認為是主張與中共政權積極互動甚至談判的謝長廷系人員。謝的所謂「憲法共識」雖然連其自己都沒有徹底講清楚,但他們承認目前兩岸依各自憲法實行分治、兩岸要通過談判來解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系問題,則是謝長廷一貫的主張和實踐。但問題是與中共政權的互動、溝通不僅對臺灣來說毫無結果,而且往往成為中共統戰臺灣、分化瓦解臺灣的途徑。中國是共產黨專制國家,並非正常的自由民主國家,跟它的任何接觸,都有可能帶來慘痛的結果。所謂「近墨者黑、近朱者赤」。綠營跟其互動,不僅會很快喪失掉自己立場,而且會導致綠營內部的紛爭和混亂,最終讓國共兩黨漁利。

正如臺灣歷史學家李筱峰針對謝長廷說到的:「謝(長廷)的憲法各表與馬(英九)的憲法一中,完全是如出一轍的一個中國原則。……謝長廷這次的憲法各表,不僅透過中華民國憲法向中國國民黨示好,也透過一中原則向中國北京輸誠,卻大大讓綠營難堪,更大大傷害臺灣獨立建國運動的進行!」。中共政權已經在泛綠陣營中統戰了極具影響的柯文哲,那麼繼續分化綠營各派別,並積極拉攏謝長廷系,就成為它今後的主要統戰手段。

中共對待臺灣的所謂一個中國政策(一個中華人民共和國、臺灣是中國一部分)、兩岸必須統一的政策是從來沒有改變的,除非共產黨垮臺,該政策就沒有改變的可能性。所以,企圖通過交流溝通,讓中共有所改變和妥協,那真是緣木求魚、異想天開。面對強大的中共政權,綠營應該依托臺灣民意並積極尋求美、日等國支持,而對於毫無誠意和頑固不化的中共政權,不接觸、不談判才是上策。

中共對綠營統戰咄咄逼人,從謝長廷、柯文哲到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下一步就是最大目標蔡英文了。臺灣的危機在加重,臺灣成為香港的可能性在一天天大增,善良的人們啊,臺灣已經非常危險了!我們要高度警惕局勢的進一步惡化。

民報 2015-04-09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