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從「白目」進階到「文盲」的台北市長

◎ 楊憲宏

柯文哲要抓違規停車,「又不想浪費警力」,於是希望能透過監視器來取締,還拿國道拍超速做例子打定主意抓違停。只是這種作法讓社會一片譁然,還有法官跳出來說這樣的方式,「根本於法無據,而且侵害隱私」。更嚴重的是柯先生滿口法西斯急著想搞「警察國家」的嘴臉,令人吐血。

柯文哲的白目說法是:「那種(違停)熱點,如果要講警察去當稻草人,那我寧可用那個監視器,擺一個監視器在那裡看。」監視器拍下來的影片,還不是要「浪費警力」去逐一辨認車牌,還得要有員警去開罰單,還得有人去寄發,用的人力不是更多嗎? 這樣的市長真的是浪費大家時間,跟他討論這個小學生都知道的常識。

柯文哲要用監視器取代交警站崗,但是監視器依照交通管理要點,本來是用來維持治安,拿來取締交通違規是有問題的,有法官直接開嗆,用監視器取締違停根本沒有法源依據,違反《憲法》所保障的隱私權,但柯文哲繼續白目,說「我們不是高速公路,都用攝影機在拍超速了嗎?你怎麼不去講那個,不要每天想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好不好。」這真是不倫不類的對比,超速不用具測速功能的自動攝影機如何留下証據?事實上,這是有安全考慮的科學作法,因為超速是動態的,很危險,如果警方要「欄檢」可能還要在高速公路上演出追逐,更是險象環生,有可能危及其他用路人。而且現在取締超速也不是光用攝影機,還是有員警在路上巡邏。「每天想那些奇奇怪怪的東西」製造笑話的是「柯文盲」自己。

司改會執行長高榮志說:「他必須要修法必須要有法律的授權,第一個他必須通得過比例原則的衡量,比例原則的衡量就是,你不能用大砲打小鳥,如果柯P這種作法行得通的話,接下來他可以做很多的事情,他想要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一針見血指出了柯先生的無知與狂妄。

更嚴重的是,這種鬼主意,以前就發生過。前台北市政府法規會主委葉慶元曝料,「其實柯文哲的想法可不是首創,早在2012年郝龍斌擔任市長的時候,也曾提出卻被市議員痛批警察國家」。律師葉慶元說:「包含了現在的觀傳局局長簡余晏,簡議員當時就非常不予苟同,郝市府當時就把這樣的行為暫緩。」

要用監視器解決違停問題,不是市長一聲令下就能直接做。柯先生應就近問一問簡余晏局長的意見,再出來嚷嚷。這件事,浮現台北市府兩大缺失,第一,決策品質低劣,第二,胡鬧惡搞亂來。罷免這個白目市長恐怕是遲早的事。

〔民報〕2015-04-30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