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第三勢力是把民進黨當尿壺膩?!

◎ 李柏璋 (台獨機關槍)

夜深了睡不著, 所以一定要來吃個泡麵、發個廢文。

先說我知道我身邊有很多在第三勢力工作或者本身是參選人的朋友,這篇文絕對不是在指你們,所以請帶著理性的心情來看這篇文,不爽的不需要來跟我說,直接砍我好友就好。

林義雄說要挺施明德引起身邊諸多朋友的不爽及不滿,但我的重點完全是放在民進黨是否禮讓席次給第三勢力的這個問題?

依民進黨中央的標準,2012立委選舉得票率未達42.5%的區域就是艱困選區。

講到這就先來介紹一下,我現在工作的這個選區給大家知道一下好了,魯洨弟服務的選區為台北市第五選區(中正、萬華),也是民進黨2012在台北市輸得最少的一區,得票率剛好42.4%為民進黨中央認定的艱困選區,但因為有機會贏,所以民進黨該區這次表明不禮讓。

但有趣的是,該區的第三勢力真的是玲琅滿目,樹黨推人、時代力量推人、蔡學良的媽媽要選、連國民黨的樁腳也說他是第三勢力也要用無黨選、甚至連進步(在哪?)連線的某名嘴都有意來該區選。

一次來了至少四個第三勢力要來選,就算民進黨這區要讓給第三勢力選,阿是要讓給哪個第三勢力?哪個才是大家所認定的第三勢力?怎麼認定?第三勢力參選人說的算?蔡英文說的算?民進黨選對會召集人說的算?

好啦,就算到最後民進黨在不做民調的情況下,無條件禮讓給這些第三勢力選,當地的議員、民代會服氣嗎?

你黨中央找了一個連地方的路都不認得的阿貓阿狗來,還不是自己黨內的同志,這些民進黨的民代真的會心服口服盡心盡力地幫你嗎?

你們每個都很清高,堵爛這些做選民服務的地方民代、甚至把去菜市場拜票的候選人當白癡。

但你們知道什麼叫選服嗎?關說?銷罰單?用特權?喝酒交陪感情?

別人怎樣做選服我不知道,但上述這些我們都沒提供就是了,我們平常比較常做的就是提供免費的律師給有需要的鄉親,幫弱勢學童、或者家庭有困境者提供協助爭取補助、幫殘障者爭取無障礙建設等等之類的。

你可能覺得上述這些沒什麼,但地方鄉親可能就因為你幫他這一次,他家之後的票全都是你的,我就有認識很多那種一輩子只投國民黨的人,因為我們提供他協助後,他轉而來支持我們,但僅限於議員票,市長及總統票他還是給國民黨就是了。

像上述這位大哥的選民其實真的不少,你會認為這種票是你一個阿貓阿狗能夠拿到的嗎?選民普遍都很現實的,你沒為他做過事,他憑什麼要支持投你一票。

嘴泡支持投票手誠實的選民,我也看不少了,真正會支持的你不是只會打嘴泡,而是真的會帶你去拓展人脈,例如她的左鄰右舍、國小、國中、高中在地的同學啊,因為有人脈就有選票,沒人脈沒組織是要選個屌。

像2012的松山信義就是一個例子,民進黨禮讓給綠黨選,最後拿到多少?23%,民進黨在該區大概有35上下的實力好嗎?民進黨地方組織民代有沒有認真幫你助選就差了10%左右了,你知道嗎?

還有不要嘴巴罵著人家烙跑議員,自己又想要一步登天,來進入國會殿堂,嘴巴講得冠冕堂皇,罵民進黨黑箱喬事的這些人,你捫心自問,你有沒有私底下去逼退其他第三勢力的人,叫人家讓給你選?

不是罵別人就會顯得自己清高,看了就噁心,罵人家見情勢大好就投機烙跑,那你們呢?

講白一點我想說的是:如果大家大目標都一樣,那就用民調來決勝負,無論你是第幾勢力還什麼顏色的力量跟民進黨的參選人都一樣,選出一個最有機會打敗國民黨的候選人出來跟國民黨戰,而不是大家都想分一杯羹,到最後讓漁翁得利罷了。

你不跟人家做民調,又要叫民進黨讓給你選,又要民進黨經營的組織票、又要罵民進黨,幹把民進黨當你自己的尿壺膩,需要的時候拿來用一下,不需要的時候就嫌他臭把他踢的遠遠的,那乾脆民進黨收一收都給你們玩就好了啊,當人家在地經營幾十年都假的就對了,媽的。

就算你是柯文哲,也要剛好你的對手是連勝文好嗎?

一堆連轎都沒抬過了人,紛紛想著要去坐轎,你們在我這個魯蛇的眼裡可能連抬轎的資格都沒有你知道嗎?

柯文哲當初可是囊括了九成綠營選票才贏的,別忘記他跟姚文智做民調時,柯文哲可是說如果他民調只贏姚5%內,他就退出給姚文智選,你第三勢力敢讓民進黨的參選人5%嗎?

不敢就跟著遊戲規則走,不要在那邊三砲兩砲,看了就噁心,我不是要坦民進黨,而是我想集中選票讓國民黨輸到脫褲子游回中國。

(李柏璋外號台獨機關槍、台南人,經作者同意轉貼自臉書

《自由開講》2015-05-22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