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歷史終會過往精神卻會永遠存在

◎ 陳順勝醫師

今天我應高雄長庚醫院外科部之邀,在7:30~8:30的晨會,演講「我的醫療人生與退休生涯」。

首先談到一生的規畫本來想在六十二歲退休換跑道,想不到十五年前重回長庚醫院,打亂自己原來的軌跡。其實再回長庚恰似提前退休了。我提醒自己退休不是我自己的事,還牽涉到別人的權利義務。慢慢的,對「退休學」漸漸入門。

為調適萬一發生適應問題,退休一年前就刻意安排退休前後讓自己忙碌,像齒輪不停在轉一樣,不要空下來,就不會亂想,也自我覺得還有用。所以刻意規劃:在本行神經醫學科學研究申請到國科會三年的研究計畫,申請院內CMRP進行三年醫療史料教育研究計畫,接受屏東縣府文化局三年屏東縣誌醫療與健康篇撰寫計畫,也答應了跨校跨領域研究生的指導。一切以跨越退休川流不息為目標。

我繼續名譽副院長之職。剩下的,就是對社會交待我要退休了。因而一年前安排,完成一系列退休演講,主題包括:一、原住民與原住民醫療史、二、台灣戰後成長醫師的時代宿命-胡椒鹽罐裡、三、醫療博物館的魅力、四、見證戰後台灣醫療發展史-施與受、五、醫師的社會責任-從參與、改革到革命、與六、退休感言──人生要有轉型的彈性。

我訴說個人在教學與研究的適應性蛻變,希望可以結論為一個模式,供別人指正,也正式結束世俗的退休儀式。

退休後我橫跨高長與高醫的神經醫學研究團隊,繼續神經神經危害的研究。研究重點包括塑化劑、萊克多巴胺與異常普利昂蛋白質對人體的危害。

我們團隊研究發現塑化劑DEHP 會抑制人類神經細胞的增殖與產生凋零死亡;神經細胞基因會斷裂、粒線體功能降低、存活率也下降,這些危害與暴露的劑量有相關。

利用流式細胞儀,我們發現人類的神經細胞會因塑化劑斷裂 DNA 與基因,使它們無法修復,進而影響細胞週期,使神經細胞滯留在細胞分裂的第二期,而無法成長為成熟的神經細胞。此一現象若發生於胚胎發育時期,胎兒腦部神經細胞會因基因受損,細胞週期修復能力受到阻礙,影響腦細胞正常發展。因而我們有興趣做接下來的研究工作。骨骼肌的特性與運動表現受到睪固酮的強烈影響。幼兒發育階段暴露於塑化劑,會擾亂生殖系統的發育以及損害其功能。哺育期的塑化劑暴露會造成嬰幼兒成長的體重較輕。然而幼兒發育階段暴露於塑化劑會是否會影響骨骼肌的發育,目前尚未有文獻的探討。

十五年前團隊移民到長庚醫院,個人與團隊在服教研的生活都需要立即面臨必要的轉型。智慧、人和、恆心與毅力都是要素。個人在臨床、教學與研究的適應性蛻變,希望可以結論為一個模式,供別人指正。

退休後,教學上已幾乎全部傳承年輕人,兩年前指導的博、碩士研究生全部畢業,只擔任研究共同主持人,或提供研究資源給年輕人。

自己只留下在癌症中心的一個教學門診,每週一個上午帶實習或住院醫師。退休以後,我繼續為最弱勢的神經罕見疾病奉獻,我必須到各科說明,請各科主治醫師協助幫忙,因為以目前的進步篩檢出來的病人是有藥物把他們治療好,希望自己的計畫如期完美的完成。

協助醫療上最弱勢的人,是我秉持公平正義的理念。2012年9月17日挺身出來志願義務為阿扁總統看病。我的鑑定判定,依本國或歐美先進國家的神經醫學或其他醫學診療準則,同時做風險評估與管理,與各鑑定結論科學證據的證據力,供法院參考。

想到總統的處境,想到台灣為此事件風風雨雨不能停歇,再想到法官為此案絞盡腦筋在法理與人權間頭痛,我就覺得一定要把這件事做好。

最後因病情如我所料惡化,病程依我兩年前預估的一樣,症狀逐一出現,而獲保外就醫,離開監獄回家就醫與養病。後續還有很多壓力與處理,對我都是很大的學習與考驗。

我的醫療與研究領域歷程,沒有因退休而改變了主軸與理念,最後得到的一個結論:歷史終會過往精神卻會永遠存在!

原載: 2015-07-23 台灣守護周刊第184期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