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立場和角度

◎ 江百顯

看到一份陳嘉副會長在看到我發表的「長輩會『告』之後續」後,寫給朋友們的Email。上面寫著:
「請注意,李建一不曾當過正牌的長輩會會長。他的副會長還是蔡會長讓給他的,他仍然不滿足, 自己亂搞,將王會長罷免。後,自己稱呼會長又印了很多名片到處分發,自稱為會長。現在法官裁定:罷免王會長不成立;我們罷免他們十位理事是成立的。所以李建一是被長輩會罷免的理事, 不是曾經當過會長(原文沒有標點符號)。」隱隱的不快,昭然若揭。

詮釋歷史有主觀和客觀,因為立場而有不同的結果,這是可以理解的。

就長輩會而言,過去組織是屬於大家的。後來分成游瑞祥和李建一的長輩會(TASA-1)及蔡漢成和陳嘉的長輩會(TASA-A)。一度台灣會館兩邊都「不承認」;「經文處」兩邊都「承認」;部份會員僅「承認」其中的「TASA-1」;部份會員則只「承認」其中的「TASA- A」。當然,也有一些會員兩邊都「不理」,更有一些會員兩邊跑。等到八月十四日法院判決,長輩會又變成「大家的」,這就是歷史,赤裸裸的歷史,否定不了的歷史。

為了更清楚的表達主題,我指出李建一尷尬的處境,世事的滄桑變幻,在文章中借用他的歷史記憶,說明他過去和如今的落差。完全沒有我個人的價值判斷,更無關個人恩怨。陳嘉要我「注意」李建一「不是曾經當過會長」,我認為這只是立場問題,與我想要表達的主題無關。我寫了那麼多文章,他還會質疑我的「立場」,說實話,我是很感意外的。

由於關心「長輩會」,我寫了十幾篇文章,原來的目的只是打算與朋友們分享個人的意見。

當初,「兩邊」常有人打電話指派對方的不是,也有一些人希望大家出面促成和解。我在多方理解以後,寫了「日子多灰塵」,清楚的表示「很希望以往那美好的日子重新到來。不要有兩個『會長』、兩群『理事』、兩處集會場所。就不知當權派誰能放下勾心鬥角的本事,多替我們一般會員著想?」

做為「一般會員」,我對當權派的角色和立場毫無興趣。我只是就事論事,站的角度不敢偏離。假如連這點起碼的堅持都守不住,寫出來的東西還有人看嗎?

2015-09-24

 

長輩會「告」之後續   -◎江百顯 -台灣e新聞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