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接見林奏延並稱讚 中華台北蔡總統:稱謂沒矮化

衛福部長林奏延上午返國後表示,這次參與世界衛生大會(WHA),提出「專業」與「貢獻」,沒有提到「尊嚴」,但只要有專業,並做出貢獻,就是有自信的參與,也就是「有尊嚴的參與」;中華台北蔡英文總統接見林奏延時表示,關關難過,關關過,在大家努力之下,不僅順利成行,稱謂沒有被矮化,沒有受到政治框架的限制,無負所望完成任務。

中華台北蔡總統說,新政府剛上任,在很短的時間內,完成這麼多不容易的外交任務,更透過這次的國際參與跟合作,促進公共衛生的實質進展,正是參與WHA最重要的目的。

中華台北蔡總統表示,沒有任何一個人該被遺漏,是WHA的重要主題,更凸顯台灣參與的必要,台灣絕對不能在世界衛生體系缺席。

中華台北行政院長林全後來接見林奏延時,對他完成艱鉅任務感到欣慰,也勉勵衛福部未來多元積極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行政院將積極協助。

林奏延說,「中華台北」是我參與WHA的正式名稱,他也遞了抗議函,表明不接受大會給予的政治框架,對這次延遲收到邀請函也提出抗議,抗議函已遞交給世衛法律顧問,對方說一定會轉交世衛幹事長陳馮富珍。

林奏延不敢替自己表現評分,表示要留給人民、或長官評斷。他說,這次由於適逢政黨交接之際,可以準備時間比較倉促,他準備在衛福部成立世衛「顧問團」,結合學界、醫療界,因為參加世衛不是只有一周,應當整年都要參加,相關會議與活動都要盡量參加,要有整年度的準備。

林奏延說,他以部長身分率團參加大會,以國家最大利益為戰略目標,秉持「專業、務實、有貢獻」三原則下與會,和中國代表團雖沒有會談,但與其衛生及生育計畫委員會主任李斌走廊上彼此問候、握手,也向李斌表示以後繼續合作。

2016-05-27

昔抗議葉金川 今稱「好歹他提Taiwan」

註:此聯合聲明由2009年於日內瓦抗議葉金川賣台的人所撰寫,委託基進黨刊登。
 
【WHA馬規蔡隨,今夕是何夕?——2009年於日內瓦抗議葉金川行動者的聯合聲明】
 
2009年5月,馬政府衛生署長葉金川出席WHA,在日內瓦被一群台灣人抗議。
 
那是台灣第一次受邀為WHA觀察員。依據2005年WHO秘書處與中國簽訂的備忘錄(MOU),WHO必須以「台灣屬於中國的一部份」為原則處理涉台事務。所以2009年時,我們對於馬英九政府接受WHA的邀請,深感疑慮:是否是以接受「一中原則下的Chinese Taipei」為前提,獲得與會許可?
 
Chinese Taipei有兩種。奧運模式的Chinese Taipei,儘管壓迫著台灣主權,但至少保留了台灣不屬於PRC的意義。但WHA模式的Chinese Taipei,則是內嵌於「一中原則」的稱謂:台灣在此被視為PRC轄下的非政府組織。
 
在這脈絡下,加上對馬政府與葉金川無法信賴,我們決定赴日內瓦示威。關於我們的抗議行動,詳情請見〈日內瓦事件:留學生與葉金川互嗆全紀錄〉(http://goo.gl/28zhht)。
 
2016年的今日,WHO秘書處依然以「一中原則」處理台灣事務。我們彈性地期待:蔡英文政府在循例赴會時,應適度地表達不滿被矮化,全程以台灣自稱,更要積極尋求各國支持,爭取以主權國家的身份成為WHO會員。畢竟,蔡英文是背負著台灣認同的期許而勝選的。
 
但非常令人遺憾,在有友邦代表以Taiwan稱呼我們的狀況下,台灣衛福部長林奏延於WHA的演說,卻只見以Chinese Taipei自稱,全程規避Taiwan一詞。對我們而言最感諷刺的是,當年抗議之後,葉金川於WHA的演說中,好歹曾提及Taiwan這個字眼。
 
蔡英文總統,你的權力不是天命,而是千千萬萬以台灣為生命共同體的囑託。儘管國際政治因為中國因素而讓台灣舉步艱難,但國民對你的期待,不正是在中國的壓力下能多一點堅持、多一點不妥協嗎?如果政黨輪替只是「換個政府來踐踏台灣主權」——都接受一中原則、都堅持中國台北,則是對民意的背叛。
 
當年為了抗議國民黨政府賣台,我們的行動除了遭受台灣媒體鋪天蓋地的抹黑外,有人被瑞士警察暴力相待、上銬後拖走拘留偵訊,有人被國民黨立委出言羞辱,有人因此丟了在駐外單位的打工機會,更有數人後來收到瑞士警方開立的高額罰單。我們追撫那時所製作的標語:「台灣的健康,不用中國監護人」、「入世衛,不是去開會」,不禁升起今夕是何夕的錯愕。
 
 
連署人:王興煥、史惟筑、沈倖如、林玉芳、林莉菁、黃建龍、張恩齊、黎慕嫻、蔡潔妮、魏聰洲
 
新聞聯絡人:黃建龍(0938772282)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