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阿扁的社區復健醫療申請與在民間的地位

◎高雄長庚醫院名譽副院長 陳順勝醫師

這幾天很熱,從清晨旭日到黃昏夕陽都是火熱的,也讓人煩躁,莫名焦慮不安!幸好看到農夫稻子收割了,紅荷花也連開三個荷苞,帶來無比的欣喜!

今天早上完成陳前總統參加6月4日凱達格蘭基金會餐宴,整個醫療預定行程表,完全以病人為中心的思考,建立在安全環境的要求,細膩而完整。

也親自在早上居家診療時與陳前總統說明討論,箭在弦上,整軍待發,希望對陳前總統的治療有所突破。

64後兩三天內,一位國際有名的腦神經退化疾病專家來高雄,我們會把結果列入議程,一併提出與國外專家討論。阿扁總統同意,國外的專家可以參與討論他的病。

為了64準備完成的自我成就感,我今早去整理頭髮還染黑,看起來精神抖擻,意志力高昂。

但是幾天來立法院與街頭不是很寧靜,在野黨的招數是用亂的。影響所及,阿扁總統依醫療計畫提出的申請,我想表面上執政黨一定只好會扮演不是很客氣的角色,不可能歡歡喜喜照單同意,不是技術性延擱就是附帶條件,這樣阿扁又要受點苦,也是一種凌虐,就在DPP執政之後。真希望DPP收回照顧他們前黨主席的醫療責任,因為我也老了也受不了這樣長期的挫折!

DPP大人的角力就像奧林柏斯山上的眾神,衪們在雲端爾虞我詐,我們只能再等待受苦。

如果像傳聞一樣,要阿扁總統只能會客不准參加宴會,也應該到典華房間會客,否則我們無法測試。

為何國宴都邀請了,民間餐宴不行?只許州官放火 不許百姓點燈!我是笨醫師想不懂?

想起陳明章「祭孤魂」有一段歌詞「... 廟庭前咱的婦女不知要跑叨位去,他們只能來問神....」,所以今晚為調整緊繃的情緒,臨時答應參加社區廟會吃鄕下桌菜、看野台布袋戲。

我居住的鳥松區夢𥚃里,過去是平埔部落,後來為漢人侵佔或同化,許多廟接續佬祖,佬君廟。請參考我寫過的文章:「鳥松區夢裡里」:http://famousblog.cna.com.tw/index.php…

我是新住民1998年搬入,但對地方史有興趣,地方人仕也敬重我的考證與文章。如果過去台灣新住民可以像金老師與我一樣,對居住的土地認同,都會受到原來居民的尊重。

今天是鳥松區夢裡里琅環宮神農大帝千秋,每年農歷四月二十六日,是神農大帝誕辰,奉祀神農大帝的廟宇,都有隆重的祭禮,香火鼎盛,年年祭典,因為農民、藥商、醫師等,都尊奉他為保護神。

在形塑神農大帝之神像造型、神職、神格等均非常類似。從神像造型來看,多以黑、紅、粉等面色為主,穿著打扮多為打赤膊赤腳的原始樣貌,頭角崢嶸,手持穀物或草藥,亦有持刀者,均與傳說事蹟有關,民間信仰中唯一不作帝王冠服打扮的帝級神明;然而高雄縣內少數幾間廟宇有以帝冠龍袍等裝扮來雕塑,以此來凸顯其為開天炎帝的地位。

今天在琅環宮神農廟,也刻意再來看廟大堂內阿扁這匾額,還是鄉下人可愛,把阿扁的匾額「宗關偉聖」放在本廟最崇高位置,比照神農大帝,可見阿扁在台灣人之地位。

 

 

原載: 台灣守護周刊 第229期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