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台灣主權」與「忍辱負重」

◎ 彭明敏

「台灣主權」與「忍辱負重」,孰重孰輕?孰先孰後?如有平衡點又在哪裡?

其間矛盾在台灣參加WHA時,幾近於發生公開衝突。一切都是那WHO中國籍幹事長搞的鬼。她偷偷陰毒地把台灣參加WHA做區區「觀察員」與「一個中國」連結起來,台灣聽之,舉國騷動,無不憤慨,但民間與政府的反應,顯然不同。民間不分藍綠「嚴重抗議」,政府則僅說「中國無必要如此做」(有犬儒把後者反應的優雅比擬女人作態嬌嗔「你不要這樣子好嗎?」)。衛福部長在WHA做五分鐘發言,事後備受國內媒體圍攻,實在天大的冤枉。該演講稿全由別人一手起草,他不過奉命一字一句以生硬的英語照稿背念而已。他開頭不但沒有對那惡毒的幹事長抗議,還向她大表感謝(不知道道謝啥?),還滿口「中華台北」。

更莫名其妙的,他回國舉行記者會竟說「台灣人民的委屈,感同身受」,好像與此無關的第三者似的。聽說他也向WHO幹事長遞交「抗議書」,其內容到底如何應該公開,看看是否有真的「嚴重抗議」,或是不過與上述一般發發「嬌嗔」而已。

蔡英文在競選時所說的,使選民感覺她有意修改馬的「傾中」、「媚中」政策,要建立「台灣人民的主體性」,因此獲得多數人民的支持。林部長在WHA演講中一再地提及「中華台北」極力避免提到「台灣」,事後還理直氣壯地辯解「中華台北才是台灣在國際上的正式名稱」,大家只有啞口無言。確有不少人聽他演講,說到「中華台北」的人口二千三百萬,實在聽不下去而掩耳了。

每次政府「媚中」,人民即被告知應該「忍辱負重」,最新例子:六四事件紀念追悼,人家不請,主動輸誠;儀式儘量低調,不敢稱「中國」而稱「大陸」,以免刺激「中國」阻擋小英六月赴巴拿馬。有必要做到這樣嗎?這與國民黨何異?人民已開始感覺正在一步一步踏入「一中統一」的陷阱中,恐怕一旦驚醒,已落入深淵,身不由已,爬不上來了。

(作者為前總統府資政)

2016-06-07

台灣e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