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頁
回首頁
 

一個泛藍青年的思想轉變
Ron 給曹長青的一封信

曹長青先生您好,我是大學剛畢業的社會新鮮人,我的名字是〇〇〇(尊重作者所囑,公開發表時隱去其姓名)。

我剛剛(五月二十九日)在「正晶限時批」對您的專訪節目中第一次認識您。

我很少像這樣發信給不熟識的長輩,因此如果有失禮、文句不通順之處,還請您見諒。

我受節目中您講述您在中國實際遇到的經歷所吸引,坐下來觀看這次「正晶限時批」對您的專訪。

在觀看的過程中,我非常驚訝您對台灣的認識之深、對台灣情勢分析之透徹。

就像大部分台灣的年輕一代,我曾經也對政治十分失望,並且認為一切都不可能改變。

因為家族政治傾向偏藍,我一直記得當初在綠營執政時,對民進黨、陳水扁所做的一切都深惡痛絕,覺得綠營就是邪惡的、他們就是地方流氓、土霸主。

馬英九參選,就像一場國民黨對民進黨發動的聖戰,他當選時,我覺得邪惡終於被擊敗,歡欣鼓舞的慶祝。

甚至在四年後,我還在他第二次參選時,將第一張總統選票投給了他。

但最後,馬英九、國民黨卻只為我們帶來更悲慘的未來。

房價居高不下、工作薪資不曾調漲、民生物價不斷飆升,就算我還不需要肩負家庭的經濟壓力,也已經看得頭皮發麻了。

與此相對的,政客在上位吃香喝辣、酬庸、利益交換不曾停止,直到今天,議員以考察的名義花公帑出國玩的新聞仍層出不窮。

因此,我對政治徹底失望,覺得藍綠都是一樣的,而我們的選票也不能改變任何事。

在這樣的狀態下,於上一屆台北市長的選舉中,我既不想投柯文哲,也不想投連勝文。在大學討論到投票的事時,因為根深蒂固的觀念,就算不投票,我仍偏向支持連勝文。

非常感謝當時有一位朋友嚴厲的指責我的愚蠢,並且在不久後就發生太陽花學運,我才能真正看清楚事情的真相。

從那個時刻起,我才在真正的意義上開始關心政治。

真正要改變現狀的重點不是藍綠的好壞、不是短時間一切是否改變,而是人民要以客觀理性的角度審視事情,在必要時像洪仲丘事件、像太陽花學運一樣站出來對政府的行為抗議,才能將一切逐步導向正軌。

改變是很困難的,像我在今天看到您的專訪前,雖然知道陳水扁被判刑的事國民黨有介入其中,但因為長期對民進黨的反對,讓我心中仍留有他是活該的心態。

但,就像您所說的,真正該檢討的不是他貪污與否,而是國民黨以執政者的身份行使違反程序正義、違反憲法的行為。

感謝您對台灣政治的熱誠,讓我能再將一項自身的錯誤改正,對台灣也有更深一層的認識。

也感謝您與其他為民主自由發聲的人們能像這樣在節目上傳達訊息,因為有像你們這樣的人,才能讓我這種資質不夠聰穎、無法統整出一套自己觀念的人也能知道事情應該怎麼去看、怎麼去想,謝謝您。

另外,也希望能多在節目上看到您的出現,告訴我及所有台灣人民,我們應該要知道的知識,謝謝。

2016年5月30日於台北

 

曹長青給該讀者的回信:

〇〇〇:謝謝你如此坦率和真誠地告訴你的這些思想轉變,你是一個用自己頭腦思考的人,而不是讓先入之見禁錮自己的大腦。西方有一句話:人的頭腦就像降落傘,只有在開放的狀態下才運作。所以你的開放的頭腦會促你迅速擁抱真實、真理!我覺得你的信對年輕人有啟發意義,可以在《長青論壇》發表嗎?署名隨你,請告知,當然真名最好!謝謝來信。曹長青

青年回函:

曹先生,您好,謝謝您的回信。雖然文筆、邏輯實難稱完善,不過歡迎您使用這封信。屬名的部分希望您以「Ron」代替,其他節錄、轉發都沒有問題。之後我會在空閒時間拜讀您的著作,如有機會希望能與您連絡,詢問、討論台灣的各種政治現況、問題,謝謝。 〇〇〇

台灣e新聞